坚信师父 走正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九月得法的弟子。在我没修炼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医院确诊小脑长瘤,犯病时头痛欲裂,生不如死。精神状态也不好。对人生、对周围的一切有一种无聊、无奈,说不出来的厌恶感觉。就在身心疲惫到一定程度时我喜得大法。那时每天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精神状态从低谷一跃到顶峰,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清楚。内心世界的巨大变化,真有了悟人生真谛的那种感受,从那时起每天都是忙于洪扬大法、修炼、学法,忙的不亦乐乎,虽然时间上很紧张,但是精神状态特别好,人也活的年轻了,走多么远的路也不觉累,干很多活也感到很轻松。孩子说:妈妈真年轻啊,法轮功让我妈换了个人一样,脾气也好了,总是笑容满面的。那时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

证实法

从我的整个人的变化中,家人、朋友、邻居都说大法好,使我感到自己整个身心都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之中。

就在这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利用中共邪党的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打压法轮功,给我的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因为我是县法轮功辅导站的辅导员,县政保科找到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又问我你师父好不好?我回答:“好。”这一下他们就炸了营了,一下子围上来七、八个人,一起冲我喊:你敢说你师父好,你是想让我们把你抓起来是吧。当时我说;人得有良心,我得说真话,我是通过学大法我的病才好的,我原来是小脑长瘤,医院判死刑的人。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他们看我这样就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们说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要不就连累你家人、孩子、你的工作。当时我心想:不管你说什么,我心中只有师父。我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我身心的变化大家都看到了。后来他们把我放了。

为大法讨回公道

为了让邪恶停止迫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为大法讨回一个公道,还我师父的清白,我和丈夫同修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四),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盘问: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没有回答他,他又问:法轮功好不好?我大声说;好!就这样我们被非法抓捕。劫持到前门派出所。由县公安局驻京办事处恶警押回农安拘留所,关押半个月,后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坚信师父,无所不能

二零零四年初我从劳教所出来,协调人找到我商量建资料点,因为当时我们这里的资料点被破坏了。已有一个多月没有周刊和资料了。经过商量决定马上建立资料点,这样我和甲、乙两同修去市里购买设备和耗材。我们一边求师尊加持,一边发正念,在没有经验不懂技术的情况下,只有靠正念往前走。我们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在师尊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很顺利的建成了一个资料点。当时我们自己还不能上网,只能靠外地传来一些资料,我们再复印。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外地会电脑的同修来我地做上网下载的工作。师尊安排了外地同修来帮助我们。这样我们就不用从外地取资料了。我们完全可以自己正常运作了。

信师信法,有惊无险

记的一次我和一同修去市里买耗材,当时是雇车往回运耗材,当车行驶一多半路程时,司机提醒我说:“大姐,后面有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我回头一看是有一辆出租车在后边跟着。我问司机是从什么地方发现的?司机说是从××地发现的。我算了一下里程已经跟了二十多公里了。这时我瞅了一眼同修,我的意思是快发正念,我赶紧求师父加持弟子,彻底解体所有一切邪恶及邪恶因素,决不允许邪恶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这样在师尊洪大的慈悲加持下,在我们正念的作用下,我们安全返回。这些年来,在反迫害、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我真的体会到:没有师尊的呵护,真的是寸步难行!

还有一次,那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下旬一天,下午四点多钟,资料点一同修骑自行车回家,被绑架,我听到这消息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我的第一念是资料点的设备。我立即用电话与另一同修约好分头去资料点抢机器。就这样我坐出租车一边走一边求师父加持弟子,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所有的一切邪恶及邪恶因素。

当我来到资料点,用钥匙打开房门时,眼前站着三个人,说他们是公安局的。这时我看到屋子里已被翻得乱七八糟,当时我的心态很稳,心里非常平静,脑子急速的想怎么办,得赶快通知那个同修别上楼。也就是二、三分钟时间我开始往下闯,他们从五楼往下拖我,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大家都出来看哪,警察抓好人了,法轮大法好!”我喊到楼下院子里,我站在院里又喊,他们好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我弄到车里。在车里我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到了公安局,我发正念,彻底铲除迫害我的邪恶,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谁也别想动我。我就闭着眼睛背《论语》,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打出来,师父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当晚,恶徒将我和先绑架的那个男同修一起送到了看守所。

在这期间从我被邪恶绑架一直没進食進水,到了第四天,他们把我拉到了医院准备灌食。一進医院的大门车就停下来,他们把我从车上弄下来,我戴着手铐把手举到头顶使劲喊:“法轮大法好,我不是罪犯,我是大法弟子。”就这样从医院大门一直喊到诊室,所有就诊的和医护人员都过来看我,他们几个人架着我往前走,我就边走边喊,整个医院一楼门诊都听到了,他们又把我弄到CT科,我还是喊。接着又把我弄到急诊室我还是喊,这时急诊室里有六、七个便衣,又進来四个医务人员,把我按倒。当时心里跟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决不配合,不能让他们得逞。他们费了好大劲,也没得逞。他们把我送回看守所。这样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于第六天下午,我正念闯出看守所。当时在审问的时候,他们说:别看你一个字不说照样判你十年、八年。我当时心里回答他,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你不配和我对话。我是在做最神圣的事,在救度众生,在证实法,在跟随师父开辟新的宇宙,谁也不配来阻挡,我只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我决不能承认邪恶的那一套。

在看守所的几天,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都静静的查找我自己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年初我从劳教所出来到现在,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回来之后,马上投入到讲真相,证实法上。学法时间较少,做事时的心态还是有干事心,在和同修一起做事时有不同意见时没能很好的查找自己,而是心里怨同修,做事时有急躁心理,有时把握不好,没有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那种慈悲、祥和、大忍,没有达到高境界行为。静心查找,找到很多不足。在看守所的几天里,我每天发正念、背法和监号里的人讲真相。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失去了师父叫做的三件事的环境,那种痛彻心肺的感受不是人人都能体悟得到的。我不能承认这一切。师父没有给我安排在监狱里,我必须出去,我有那么多应该做的事要做。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我决不能在这里受迫害,我必须出去,我坚信师父的教导:“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我回来的当天,外地同修打电话让我到她那去,第三天到了外地,当天晚上我就和同修学电脑。在看守所这几天里,我动了一念,我要学电脑。因为当时我不懂电脑,不知道电脑是个什么样,我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文化也不高,但是我有一念,只要是正法需要,救度众生需要,再难我也要做,因为我有师父在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样在师父的点化下,在外地同修的无私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电脑。

三个月后我回到了家乡,到家乡后我们又成立了资料点,负责我地区的资料、周刊、经文、卡片、发声明等。从此我和丈夫同修默默的承担着我们在助师正法中的这一重大使命。在邪恶嚣张以及邪党阴森的红色恐怖下,我们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承担起上网下载的重任,这是师尊的安排,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是师尊选择了我。每当看到自己做出的资料,那精美的卡片、护身符等,我就受到很大鼓舞,觉的非常欣慰。

放下人心,修出大自在

因邪恶经常上家干扰,我和丈夫同修就租房做资料,二零零零年我就被邪党单位开除了,只靠丈夫同修的每月一千二百元钱退休工资,连租房带生活费,还得挤出钱来用在法上,买电脑、打印机等大部份是我们自己的钱。我把自己的金项链、戒指都卖了,用在了救度众生上。初期因没有钱交取暖费,我们有两年冬天是在没有暖气的冷屋子里做资料,东北的天气冬天是很冷的,穿上羽绒服,铺上电褥子,围上棉被都冻得直发抖。吃饭的时候做一碗热汤面条暖暖身子。尽管这样,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苦,也不觉得累。反倒觉的心里特别的踏实。因为师父就在身边,能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真是非常的快乐幸福。真有一种大自在的感觉。

学好法,向内找,才是修

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作为一个正法弟子无论多么忙,都不能忽视学法、发正念,三件事必须同时做好,才能达到大法对我们在不同层次的要求,否则就很难保证不出问题。

记得那是零五年的五月末的一天,下午两点多钟。我正在上网,突然有人按门铃,丈夫同修到窗户那一看有三个人在按门铃,按了半天我们也不理他,接着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我看到这一男一女是零四年参与绑架我的恶人。我马上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彻底解体一切邪恶生命及一切邪恶因素。同时查找这漏在哪?怎么能把邪恶招来?他们按了很长时间的门铃,也没开,他们就到门卫,在那他们安排了人在门卫。这一切透过窗户能看到门卫的情况,看得很清楚。怎么办?当时我们也没有做到全盘否定邪恶的迫害,还是有怕心。我和丈夫同修一商量,求师尊加持把机器和人先撤出,其它东西以后再说。这样我给一同修打电话,帮我们把设备撤出来了。在这过程中我们发出强大正念求师尊加持、众神帮忙。决不允许邪恶得逞。设备是撤出来了。这时已是晚间八点多了,到哪去?我们把设备放到一同修家。第二天我们又分头租房子,找了一上午,也没找到。我和丈夫说:我们先回家,先静心学三天法再说。这样打车回家,到家属区我们没有先到家,想看一下情况,就到邻居家下车了。这时邻居同修看到我们,招呼我们上楼,见到我们后很紧张说:你们怎么回来了?公安局的车在你家楼门前停了很长时间,又到门卫停半天,刚走。我一看这是邪恶有备而来呀。我们马上离开了家属区。

我们暂时去了外地。到了外地我静心查找自己,这么大的漏,错在那呢?通过学法我找到了,要想走好证实法的路,必须得学好法,要有坚实的学法基础,这才是我们正法修炼的最大保障,这才能走好师尊给安排的路。几年来,在腥风血雨中走过来的资料点,我想同修们都能认识到这一点。

通过向内找,找到了是我自己这颗心促成的。在师父的呵护下,虽然这事有惊无险,却失去了稳定的环境,说明我肯定是有漏的,后来与同修们交流,找到了这件事的根源,找到了自己的漏。一是干事心,二是有证实自己的心,三是没有做到彻底否定邪恶,还有怕心。问题找到了,通过学法,正念也强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回到家乡。继续作着我们应该做的那一切。

回想起这些年来我所走过来的路,每一步都是慈悲的师尊呵护着走过来的。几年过去了,通过扎实的学法、修心、遇事向内找,正念正行,觉的自己越来越成熟了。比其他的同修,我很汗颜。我摔过跟头,在修炼的路上走的磕磕绊绊的。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最值得庆幸的是跌倒我能够爬起来,继续前行。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做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