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涌滔在广州四会监狱被殴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广州报导)近期,陈涌滔在广东省四会监狱遭犯人殴打。监狱为强制“转化”陈涌滔——迫使陈涌滔放弃对法轮功修炼,指使刑事犯人“管教”陈涌滔,一次犯人借口陈涌滔坐的不好,先给扇了一个耳光,然后用膝盖猛烈顶他的腰,致使他腰长时间疼痛。

陈涌滔家人知道情况后,马上向四会监狱“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组织)提出质问,要求处理这件事情,给出合理交待。几天后,再去交涉时,“610”办公室人员竟一口否认打人事件,还扬言陈涌滔家人讲话不利于他“转化”,以后不准接见。陈涌滔家人先后向四会监狱监狱长、肇庆检察院,广东省检察院等反映情况后,四会监狱 “610”人员的态度才明显收敛。

陈涌滔夫妇都是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广州市当局所谓“保障奥运火炬的传递”的大搜捕中都遭绑架,后都被非法判刑三年,陈涌滔妻子邹丹予被劫持到广州女子监狱,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陈涌滔被秘密转押到广东省四会监狱。陈涌滔夫妇从被绑架到非法判刑、下狱,一切都不是公开的,恶党人员不告诉家人,只是事情已成定局时,才告诉家人,有时根本不说,在家人一再追问下,才含糊其辞地说一些。

陈涌滔因坚持信仰,在四会监狱里遭受迫害。警察用暴力和谎言来所谓的“执法”,妄图利用犯人来整得陈涌滔“转化”。

陈涌滔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他以“真、善、忍”为指导,处处为别人着想,做事先考虑别人的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爆发后,陈涌滔坚持真理,优越的工作被当局剥夺了。他曾自己找了一份某建筑公司办公室主任的工作,可“610”一句话,工作又丢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陈涌滔、邹丹予夫妇双双遭国安绑架,当时的罪名是“里通外国”,六天后被否定,本应释放回家,陈涌滔、邹丹予却分别被劫持到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和广州市洗脑班(“广州市法制学校”)迫害,时间长达近一年。

陈涌滔和邹丹予本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可是自从父母出事后,孩子变得烦躁不安了,也不爱学习了,说自己好痛苦,不如死了算了,小小年纪说出这样的话,大人听了不知说什么好?这场迫害真邪恶啊!

陈涌滔出身于军干高知家庭,他参军五年,当兵时曾被推荐为军区新兵代表、优秀战士,历任上士班长、连队宣传书记员等,参加过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中越战争,蹲过最艰苦的“猫耳洞”。转业后,在外轮供应公司任宣传干事,一年后任公司中层领导干部,二年后外派到澳门中旅社人事部任处级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