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关于活摘器官证词后面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国际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此证人曾在辽宁省公安系统工作,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在辽宁省沈阳军区总医院手术室现场目击两名军医活体摘取女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过程。

这位证人的证词在活摘器官案曝光中是一个全新的进展,从器官摘取主刀医生的前妻安妮、记者皮特、沈阳老军医提供的证词,到中国大陆各医院和医生有据可查的录音,大量的间接证据已经串成一条链条,证明了中国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位现场目击者是直接的相关证人──现场参与操作的保安人员,其证词是活摘器官案中的第一个直接证据。

中国《刑事诉讼法》中,直接证据是能够独立地、直接地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直接证据经过查证属实后,就不必经过推理过程即可对案件主要事实作出肯定或否定的结论。这个直接证据不但证实了中共活摘器官,而且肯定了从2006年至今全世界范围内得到的间接证据的真实性。

活摘器官的直接证据只可能来自在场的人,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全部被中共灭口;接受器官的病人绝大多数没有目击供体的手术过程;活摘器官的医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难主动作证;证人证词中提到,实施不打麻药活摘的是两名军医,是因为要用医生代替手术台上递刀子的器械护士,以便精简手术流程,快速训练出一批有移植经验的医生以进行大量的器官移植,因此没有护士和麻醉师在场,而这两类人是医院中人多嘴杂、容易传播消息的群体;而在公安系统中担任现场保安,不受部队系统控制可以与外界接触,又因为大量接触法轮功学员而良心发现的人就成了目前直接证词的唯一来源。

活摘器官案发生的大时间

本起活摘器官案发生在2002年4月9日,其发生前后,正是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新一轮高潮期。2001年底政府官员内部秘密传达通知,针对法轮功学员频频讲清真相活动,计划2002年初“将更进一步加大力度打压法轮功”。2002年2月9日零时,江集团开始再一次行动,对大陆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迫害,为期2到3个月。

此项迫害指令由中国公安部下发至各市公安局并转到县一级,题目是《关于切实加强打击和防范……非法活动工作的紧急通知》。此迫害行动由公安部、各省厅及市委“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统一部署,由各警种参加,对城乡结合部、郊县区、出租民房、中小旅馆、单位内部招待所、网吧进行搜查,在各地设置卡点,安全监察部门还图谋密切监视网络,并利用形象比对、指纹等手段扩大迫害。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播出了《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播放了四、五十分钟,观众近百万人,在大陆民间和国际上引起了很大震动。插播发生后,江泽民下达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的命令,在东北三省各地立即掀起抓人潮,有数千法轮功学员被捕,多人被秘密杀害。经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证实及报导的各地镇压指令还有:“610”头目罗干4月亲自下令黑龙江省要在4、5、6三个月抓捕6000名法轮功学员;长春四月份成立“法轮功专项斗争委员会”,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升级为“坚决、彻底”的“进攻性专项斗争”;辽宁省公安系统四月开会部署进一步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措施,指示警察可不用任何理由及手续,肆意抓捕学员。2002年5月初,还证实了一项由海外媒体透露的中共秘密文件,该文件指示,“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先行抓捕,再补办手续”,并明确此项授权直至2007年底。

2002年中国新年前夕,中央“610办公室”的头目刘京在长春南湖宾馆召开部署镇压法轮功的会议。会议中刘京暴跳如雷地批评了吉林省工作不力,并下达了“彻底铲除”的死命令,“可以开枪打死”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次会议上部署的。

于是,长春市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接连几天夜里进行大搜捕,当时下达的命令是:发现法轮功人员贴标语、挂条幅,可以开枪打死。2002年2月16日(正月初五),辽宁鞍山市警察在非法抓捕三位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使用手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枪击,一警察连开了四枪并击中了一学员的腿部。而黑龙江省密山市警察杜永山在大年初一早上两点钟左右,只因法轮功学员姜洪禄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竟开枪将其腿打断。

证人证词中披露:“当时王立军,现在的重庆公安局长,下死命令「必须赶尽杀绝」。”


王立军

这正好和当时的迫害形势丝丝入扣地对应起来,王立军的命令不是个人的心血来潮,而是和大气候、大背景相吻合的,是对中共迫害政策的执行。王立军现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配合现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所谓的打黑名义下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薄熙来2001年1月任辽宁省副省长、代省长。2001年2月当上辽宁省省长,同年10月当上第九届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副书记。2003年1月再次当上辽宁省省长。而在活摘器官发生的2002年,辽宁省省长正是薄熙来,薄熙来和王立军早在东北就已经成为搭档。

在这个时间段里,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的操作从2001年就开始了,2002年达到高峰。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脏器移植科在2002年一跃变成了器官移植研究所,且被批准为沈阳市多器官技术研究中心,辽宁省器官移植重点实验室。2003年成立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网页里以日中英三种语言推出的承诺:“肾移植等一周至一月,肝脏移植最多等两个月”,该中心的地点就设立在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研究所。

活摘器官案发生的小时间

活体摘取器官开始于2002年4月9日下午五点,时间进行了三个小时。大陆医院手术室护士交接班的时间一般是四点半到五点左右,(比较典型的是白班:早上7:30-8:00;夜班:16:30-17:00~次日7:30-8:00)。白天手术室人多眼杂、普外、骨科、泌尿、妇产科等各科人员都在,而活摘器官选在手术室交班,白天的手术室人员离开之后进行手术,因为此时白天手术的各科人员已经下班回家,没有其他科室的人在场,而夜班手术室仅在紧急手术时才开放,手术室人去楼空。虽然陆军总院的手术室所在楼层有警卫把守,闲杂人等没有通行证或胸牌不得进入,但是为了保密,摘器官的手术室里还是有拿手枪的警卫。避免其他手术科室的医生、护士、麻醉师偶然误闯手术室,走漏风声。

证人证词中提到“对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开始解剖,时间进行了三个小时。”专业的心外科医生进行心脏摘除只需要15-20分钟,移植外科医生进行不用腹腔镜的简单肾摘除也一般不超过20分钟,就算是没有助手造成时间加倍,也不需要三个小时。而证人用“解剖”这个词,正是进行三个小时的关键:这台手术带有教学性质,年长的军医在现场指导年轻军医进行活体胸腹器官逐次摘除的实习。

《中华医药杂志》2003年11月第3卷第11期刊登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邮编510515)的两个叫付绍杰和于立新医生的一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在肾移植临床工作中指导研究生实习的体会》。而提高这些年轻医师的关键环节是在“培养诊疗操作技术”阶段。文章写道:“开始时由指导教师带教手术,实习后期可让研究生作为术者而指导教师作为助手完成手术。供肾的切取技术是肾移植工作的重要一环,供肾的切取要求熟悉解剖层次,动作要快,尽量减少热缺血时间,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能受损伤,因此对术者的技术水平要求极高。首先让他们参与手术的暴露工作和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每次手术前指导教师都要给学生讲解操作要点,手术后讲解术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是如何解决的,随着研究生参加取肾工作的增多,逐步让他们参与更多的手术操作,根据每个人的掌握技术情况,在实习后期可让研究生作为一助跟随指导教师完成供肾的切取工作。关于受者的肾移植手术操作遵照循序渐进的原则适当让研究生参与具体步骤,让他们逐步体会,以待毕业后逐步完善。”「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能受损伤」——不在军方集中营里,没有麻醉,供体完全清醒,这就是「复杂环境」的一种。

中国大陆参与过活摘器官的移植医生们,人人都知道这份证词的真实性,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被中共送进这套活摘器官的系统培养,辽宁公安的良心和勇气已经给你们开了一个好头,用良心和智慧通过不同渠道讲出活摘器官真相,帮助更多人知道中共的罪恶,能减轻甚至抵消你过去有意无意间所犯下的罪恶,不用每天在面对良心的谴责中生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