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人生能有几次欢宴呢?隔开了尘世的喧嚣,远离了名利的纷扰,我们几个姐妹同居一室,天地变小了,我们的心拉近了。我们常来这个小店聚一聚,用姐妹们的话说,就是享受享受快乐,放松放松心情。

菜上来了,小清和小灵首先朝我举起了杯子:“前阵子有伤害你的地方,请多多原谅啊!来,我们敬你一杯。”我连忙起身笑道:“无论你们对我好还是不好,都是为了我好,谢谢你们了,我只有一个愿望,希望你们全家平安、吉祥。”

“对!是我们帮你提高心性呢。”在一片笑声中我们高高举杯,让那甜甜的水冲淡了生活中所有的烦恼和愁怨。

我来这个小厂上班已经快两年了,这里工作看似简单,可是要干起来也很不易,所以工人走马灯似的换了一个又一个,让我接触了许多有缘人。记得我刚来这里第一天,老板娘就听说我是修大法的,她虽然有些顾虑,开始很反对我讲真相,但后来相处时间长了,渐渐了解我了,就没再为难过我。她是个信佛的人,她了解一些真相,也不反对大法,一家人也都“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在奥运期间,我也受到干扰,监视,她们还鼓励我不要怕,该干啥干啥,从这抓人她们都不答应。人心出一念,天地尽皆知,这两年她们家的买卖越做越红火。

记得开始的时候,这里的环境还很好,干什么工作都很礼让,互相之间都挺和气,可是自从这几个姐妹出现,一出又一出戏就开始上演了,但都与我的心性有关,我渐渐悟懂了师父“修内而安外”(《精進要旨》)的这层法理,修自己,走正了,那一件件事情也就摆平了。

比如有一件事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由于我们这里是记件活儿,她们每当来了苦活儿就推,见了甜活儿就抢,现在的人就是极端自私,根本不顾及别人,当然抢不到活儿或干得少一些的人就不干了,就到老板娘那去告状,老板娘说:“你们也学学人家炼法轮功的心性,从来不弄这事,工作让干啥干啥,不拣不挑,赶明个找工人就找这样的。”小玉的丈夫也常说;“瞧炼大法的机器从来不坏,你们快点念大法好吧!”其实他说的没错,有一次,我的机器被人弄出故障,别人修了半天都不行,我上班听说后没动心,说没事,结果什么事都没有。真是好坏出自一念呀!

我有时见她们那么自私,把伤害别人当作乐趣心里很难过,我曾经付出那么多但没能使她们人心向善,反而纵容了她们的自私心理,我要正这个场、纠正这不正确状态,唤醒良知这才是真正的善。

正念一出,不久这里果然发生了变化,由于矛盾越来越激化,老板娘开始管理此事,什么工作大家平分,谁再抢话儿不给算钱充公,后来渐渐的,来了什么工作各人都自觉分配好,环境变得平和了。

我们几个姐妹都是家庭妇女,由于平时我能够善待她们,所以没费什么劲就帮她们及家人做了三退,她们很支持我证实法。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时我不好意思讲,她们就给我提醒,帮我找话题,看见被别人扔的大法资料也经常捡回来给我,我送她们的护身符她们和家人都常常带在身上,遇到敏感日还常提醒我注意点。有一次我们去理发,我留后了,由于有急活儿,她们先走了,见我老不回来,担心我出事,干完活儿马上又返回来找我,她们对我的一片真诚让我非常感动。

因为她们能够善待大法,每个家庭几乎都得到了相应的福报,有的骑车摔了一跤没事儿,有的在工地遇到危险安然无恙,有的疾病减轻,能够上班了。特别是小玉家,她们全家都很拥护大法,常常热心帮助我,婆婆和丈夫常带孩子来这里玩,十分珍惜我送的护身符,尤其是小玉那个不到两周岁的儿子,他不爱说话,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告诉人们他心里挺有数,小玉说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对护身符感兴趣,对着护身符一个劲儿的亲个不停。我知道他虽然年纪小,可元神不小,他明白的一面已经在为自己摆放好了位置。不久,孩子在院里水缸旁玩不慎落入缸里,幸好被急忙冲过来的家人捞了上来,那么小的生命从水中打个滚却什么事都没有,真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呀!

但是,世风日下,物欲横流,这个小小的角落里的人也不能幸免,几个姐妹不知不觉迷上了上网,整天张口就是那些谈情说爱的话题,由于长期落入邪党文化的污染,争斗心特别强,特别是看了十月一日邪党阅兵,就象充了电一样,爱党热情特别高涨,每次谈到退党她们总是群起攻击我,在工作中的矛盾也越来越尖锐,有时还在我耳边长期播放别的门派的音乐。更让我心里难过的是小清,小清有一次竟然说出对师父不敬的话,这让我心如刀割一样难以忍受,我流着泪向他们抗争,请她们尊重我的信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如果有人指着骂你的父母,你会怎样,说完失声痛哭,我恨自己没修好,让众生蒙受了损失。

我开始向内找,这些日子太忙,天天加班、学法少,说话不在法上,对她们人情太重,有争斗心,特别是对她们上网说的那些话很反感,以为她们变坏了,很难救了,邪恶就演化出这种假相。“其实在常人中讲真相也是这样,不管他持什么态度,你们都是抱着一个慈悲的心对他,他心灵的深处、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都懂。如果你们敷衍了事,甚至于被常人心带动了,那一定不会收到好效果的。那么神圣的事情,决定一个生命未来的事情,怎么能那么随便呢?”(《曼哈顿讲法》)

我确实没有揭露邪党的本质,怕触及党文化在她们头脑中形成的强硬观念,她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应该扩大内心的容量,慈悲对待她们,在生活和工作中时时严格要求自己,只有自己做正做好才能救得了她们。我开始发正念铲除干扰她们得救的一切邪灵、烂鬼、情魔,并且找机会讲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是参与政治,更不是要打倒谁,我们是揭去蒙住人双眼的那层黑布,让人停止脚步别再朝危险的地方走,一面残墙要倒了,只有远离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我讲文革、三反、五反、“六•四” 、“七•二零” ,讲亡共石、讲退党大潮,讲困扰世界的这场瘟疫,讲预言,渐渐的,和谐、快乐又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身边。

人世间真是一场戏,是大法让我们从这场戏中醒悟,如果我松懈了,不能担当主角,把这场戏演好,怎么对的起苦度我们的恩师,怎么对的起苦苦等待了我们多少生生世世的众生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