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不好意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有两句关于中共的网络流行语,一句是“你是站在党的立场上说话,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说话”,一句是“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这两句话能够在网上风行,除表现老百姓对中共的调侃嘲弄和鄙夷外,还表现了一种普通民众与中共正在渐行渐远的事实。

这两句话有一个共性,就是共同表现了中共当政官员的傲慢。作为普通的党员,他们还真的没有说这句话的资格。如果他们被上级问到自己是不是党员时,说不定还会有“不好意思”的愧疚呢,不过在现今的大陆社会中,他们绝大多数是不会有被上级问到自己“你是不是党员”的机会的。问他们干什么,这些普通党员和不是党员的老百姓有什么区别?不都是一样的吗?

其实有很多事情因为环境的不同,人们的认识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有些竟然是截然相反的。特别是在中国大陆中共独裁的环境中,和人们在正常社会中对事物的认识就有更大的差异。比如对于是不是中共党员的问话和回答,环境一变,内涵也就全然的不一样了。我们举个例子吧。

在胡锦涛到澳门前夕,澳门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时,曾遇到一位大陆来的党员,学员刚开始问他:“先生应该参加过共青团吧?”对方回答说:“不好意思,我还是党员。”经过大法弟子的讲真相,他随即用化名退出了中共。

这位大陆来的人士为什么在别人问他是不是团员时,他在如实回答自己是党员时还“不好意思”呢?道理很简单,看看周围的中国人,虽然生活在澳门,可是哪有一个是中共党员的?特别是在现今世界,国际社会对共产党及共产主义都极为排斥的情况下,人们对中共都有点避之唯恐不及呢,这时,那些身为中共党徒者又有几个不为自己党员的身份感到可耻呢?要知道,“中共党员”的称呼在国际社会几乎就是“邪恶”的代名词,所以他才有“不好意思”的感受。

可是在大陆,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就不太容易“不好意思”,因为这个变异情感的形成已经有相当长的历史了。上小学时,教师让学习好的入少先队,戴红领巾,逐渐的越入越多。对于孩子来讲,没有被允许加入少先队的,看看同学越来越多的戴上红领巾时,自己就会“不好意思”起来。即使在后来,所有的小学生都让加入少先队时,偶尔忘记戴红领巾,自己也感觉“不好意思”呢。那么,这个“不好意思”正常吗?看看其他国家的少年儿童,没有一个象大陆这样在孩子脖子上系上一片红布的。只有在独裁的中国,从少年起就给孩子强行套上了中共的缰索,而且是使用了这样一种卑鄙的引诱和欺骗方式。而年龄稍大后的入团、入党,也无不是采用这种阴险的诓骗方式。

中共的信息封锁,使人们对本性邪恶的中共被它所自我标榜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假相所迷惑,对自己被欺骗后可耻的选择而习以为常。可是当他们到了自由的环境中,接触到真正自由的资讯时,就一下子为自己加入过的中共组织“不好意思”起来。这才是人正常的思想感情。

从上述两句网络流行语的广泛流传已经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国民众对中共的态度了。有相当一部份人已经为自己曾经加入过的中共组织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了,更有相当一部份人做出了明智的选择,退出了中共及其相关组织。目前“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经逼近六千五百万。这个数字就是中国人民对中共暴政最有力的回应。三退数字的日益增长,就是中共政权日益解体的标志。

那些被欺骗加入过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的中国人,您现在有没有点“不好意思”呢?要等到中共解体后再“不好意思”,那可真是晚了,还是在中共解体前退出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