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体的环境中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接触法轮大法的,那时只知道大法好,不懂得实修。九九年迫害开始后,几乎就混同于常人了。下面交流的是我如何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的包容中,在集体的环境里比学比修,走上一条实修的路、救度众生的路。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集体学法让我坚定实修

二零零六年,我遇到了当地的老学员,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迷失多年的我从新找到了回家的路。在听同修的交流中,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就和老学员说“想集体学法”。同修很快就帮我找来几位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建议每次学法之前都背几页《转法轮》,大家觉的好,都同意了并坚持至今。

第一次背法时,我背了一个小时,却一句也没背下来。想到集体学法时,七十岁的同修都能背下来,自己背不下来怎么办?我想起同修说的发正念,就盘腿清除一切干扰我静心背法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让它们全解体。就这样,在集体学法之前,终于背下了三页《转法轮》。在小组里背的时候,同修在旁边帮助提示、纠正。集体学法一段时间后,我和小组的一位同修说:“我现在背法记的挺快的”。同修说:“既然你记忆力这么好,那以后就争取背的更好,做到不丢字、不错字,因为这是法。”

听同修这么一说,我再背法的时候我就特别注意了,放下观念,看书上每个字是怎么说的,不按照自己的观念和想象背,这样就准确多了。在同修的促進下,我们学法小组一直坚持背法,现在感到背法真的不难了,可以达到准确、流利,同修说我進步很大。我也知道了,其实当初我背的并不好,是同修根据我的承受能力,善意的引导和鼓励,让我树立了信心和正念,最后终于一步步的走正了。

在背法过程中,我去掉了完成任务的心,看到了法中许多过去没体会到的内涵,同时我也用法对照着自己,心性在升华。

以前我只知道自己不对,却不知道是针对什么心,下次还是那样做,特别是一到社会上、工作中就混同常人了。同修说是法学的少,建议我利用一切空闲时间背法。我就用走路、坐车等这些时间背《洪吟》,背短的经文,背“主意识要强”(《转法轮》)。坚持一段时间后很充实,有了溶入法中的感觉。

我从小被家长娇惯(因为和哥姐年龄相差十几、二十岁),养成了缺少承受力、说不得的性格,一说就炸。以前在学校、在家里,如果谁说我一句不爱听的,我立刻就不高兴,抬腿就离开。这个心在修炼中再次暴露出来。

一天晚上,我到同修家集体学法,一進屋我说:“外边太冷了”,一个老同修随口说“我还热呢”。那几天我和这位老同修有些心性问题没解决,同修这一说我心里就不太高兴,想“你修的好,不冷”;我又说了一句话,一个男同修说:“你小点声”。我立刻就受不了,想“你们都看不起我”。那时我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管大家要学法了,转身就从同修家走了。到楼下时清醒了:这不是自己“说不得的心”在被邪恶利用、干扰集体学法吗?不行,那颗心不是我,一定要回去学法。

我又上了楼,可是举手敲门时,人心又起来了:“怎么好意思敲门哪?刚走又回来了,同修会怎么看我?”敲不下去。转念一想,这思想不是我,我现在就是要去学法,心一横,就敲了门。同修开了门,大家都在学法,可是坐在那我的脸就红了,忍不住小声说:“我这是干什么呢?”旁边的老年同修和蔼的低声说“没事没事”,示意我赶快学法吧,其他同修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我很快就溶入学法中了。学完后,大家交流时,都在找自己的不足,一个年轻的同修还对我说:“你能分清自我、放下自我、不被干扰。要是我,还不一定能回来这么快呢。”

同修的表现让我很感动,我做的这么差,可是大家都在找自己,没有埋怨,没有指责,这么宽容。在学法小组这个纯净的环境中,每个同修都激励着我,增强了我向内找、实修的决心,更知道了修炼的严肃。

二、在做真相资料中升华

参加集体学法不久,记的是二零零七年过年,同修说急需《九评》光盘,问我是否能帮助做,我很高兴的答应了,把刻录机拿回家,就和一位同修开始做。大约一周时间,四箱光盘全部刻录完了。就在第二天同修要送走的时候,另一位同修来了,说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被邪恶发现了。那时我正要吃饭,一听这话,饭也吃下去了,不知如何是好。后来听同修说我当时脸都变色了。

第二天,我忐忑不安的和同修说了这事,同修说,做证实法的事是要多发正念,但要按法去修、否定迫害,不能按梦和旧势力安排的去修。通过这第一次做资料,我知道了做真相资料不是单纯的干事,是修炼。我看到了自身的怕心,看到了在干扰面前,如果法理不清就不知如何去做。那天,同修如期把光盘运走了,我和另一位同修在家发正念,一切顺利。

后来,我上班时间紧了,学法修炼有些放松。同修研究,怕我压力大,一天晚上突然到我家来取走刻录机。同修临走时说:“其实你能做好。”同修拿走刻录机后,我有些失落。但是我知道同修们是为整体安排考虑,而我看问题的角度肯定不全面,要无条件配合整体,这样一想,心就平静了。可是还有一些空荡荡的感觉,大家都在证实法,自己也不能总是等着同修告诉做什么。和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们周围已经有了刻光盘的,缺少印刷的资料,我说那我就买电脑和打印机,打印明慧真相资料。同修很快就帮助买来了,并教会了相关技术。

开始时打印机总出毛病,每次我都找同修维修,不知不觉习以为常了,一出毛病就想“让同修给解决吧”。有一段时间,今天修好了机器,明天用时又坏了,同修也很忙,开始时随叫随到,后来就来不了了,有时来了也修不好。那时我每周要打印明慧小册子给同修,怎么办?自己修理,弄的满手墨水也没修好,急哭了,什么方法都想了。学法时,明白了修炼不能这样依赖别人,更不能不修自己、为了解决矛盾而求师父。认识到这些,在同修的帮助下,打印机修好了,我也知道了要在修自己上下功夫。之后一年多时间,打印机再也没有出过毛病。

有一天,打印机突然不运转了,我第一念想:明天集体学法时就能看到同修了,等同修帮助修理吧。可是马上想到一篇明慧交流文章,说先修自己、后修机器。我向内找,看到了顽固的依赖心和私心。我心里坚定的说:今天我就不依赖别人,就正视这些执著心,今天我一定做好,现在正是去你们这些执著、清除干扰的好机会!这时打印机“咔”的一声,自己就运转、正常打印了!这次神奇的经历更增加了我向内找、坚定正念的信心。

在学法中,我以前遇到矛盾爱指责,现在我想矛盾的对方就是一面镜子,要先看自己,遇到的坏事、好事都是好事。随着坚持学法,我基本能做到以整体为重,遇事向内找到自己的问题,现在正在向“做到是修”上努力。

三、讲真相从亲属讲到陌生人

我身边的老学员每天遇到人就讲真相,正念强,很少有怕心,救了很多人。一天我和学法小组一个同修说:“我现在不敢和外面的人讲,只敢和家里人、熟悉的人讲。”没想到同修肯定的说:“这就不错了。”我受到鼓励,就想开始和亲戚讲了。

很快,侄女到我家来,我就把法轮功好、中共邪党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告诉她,讲的过程中,侄女被感动的哭了。我又给侄女讲了一个《明慧周报》上的故事“方舟就在你身边”:

“有个牧师,发大水时,人们都惊惶的奔逃,牧师却安然自如,相信上帝会保佑他。大水涨到齐腰深了,人们劝他也避一避吧。他说不用,上帝会照顾他的。大水涨到脖颈了,一个小船上的人邀他上船,他拒绝了,他相信上帝会保佑他。水继续上涨,他不得已爬到房顶,这时一架救援飞机放下梯子让他上来,他还是拒绝了,说相信上帝会救他的。水越涨越高,最后牧师被淹死了。牧师死后见到上帝,很不服气的问,我一生为您服务,您为什么在危难中不救我?”

我问侄女为什么呢?侄女很清醒的说:“神已经一次次的给他机会了呀”。

我继续按照真相资料说:“有人说我没做什么坏事,即使有难,神也会保佑我的,所以不用走退党的形式。其实如果你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也许退党就是老天保佑你的一只救命方舟啊!”

侄女明白了,让我帮助退出了团和队。讲的过程中,屋里的老舅、老舅妈也听到了,他们也声明了“三退”。我很高兴,三个生命就这样得救了。谢谢师父,也感谢同修的帮助和鼓励。

有一次,当地有同修被绑架,同修和我一起去近距离发正念,返回时,一个男的过来问“几点了”,然后就走了。这时我们当中的一位老年同修说:“呀,刚才怎么没和他讲真相呢?”这话让我很受触动,同修都在抓紧时机讲真相,不错过一个有缘人。看着这些精進的同修,我也想象他们那样和陌生人讲。有了这一念,师父就帮助创造了机会。

一天晚上,我出去办事,一个女大学生问:“附近哪有发廊?”我一边告诉她,一边想学法小组的同修说主动来问话的可能都是有缘人,不要错过让他们得救的机会。我说:“你不是本地的吧?”“河北的”,“河北离北京近,消息灵通”,我从北京发生的“六四”,讲到法轮功,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又问她“你入过党吗?”她说“入过团和队”,我说:“退了吧,顺应天意,有个美好的未来。给你起个名叫美丽”,女孩点点头,我们就告别了。我信心大增:原来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挺容易、不难啊!

有一次,亲戚住院了,我去看望,和亲戚讲了真相,同病房有一个癌症患者,听到我这边讲法轮功好,他的媳妇问:“真的?”我说“真的,你家大哥是党员吗?”她说“是”,我告诉她丈夫退党保平安。他正吸着氧,一听退党,使劲摇头。我一边发正念清除阻碍他得救的共产邪灵,一边想他是看人多害怕了,就俯身到他耳边说:“你心里明白了,用化名声明退出就行,上天看人心,谁也不知道。”他点了点头。她的媳妇什么也没入过,我就给她一本真相小册子,她高兴的当场看了起来,他们的女儿正巧来了,也声明退了团。我刚讲完真相,医生就让我的亲戚换了病房。一切都是师父慈悲的安排。临走时我说:“大哥,祝你有个美好的未来!”他高兴的说:“谢谢!”

四、佛光普照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让我身体健康(以前的腰间盘突出病不药而愈),人们常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大法修炼使我顽固的脾性也改变了,让我从一个自私的人变成一个为他人着想的人。

我本性很善良,但是后天的魔性大,还有色欲之心,这些都在学法、实修中渐渐的归正了。以前我不干家务,还经常对丈夫魔性大发,甚至要打他几下,魔性难以控制。我很想做好,平时就背经文《佛性与魔性》,决心要去除魔性、充实佛性。但是有时还做不好,冷静下来时,很懊悔,哭着对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错了。怎么总是去不掉魔性呢?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叫“王阳”的人,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只要按照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能修去魔性。

在学法实修中,魔性真的渐渐消除了,家里变的祥和了。现在我做好证实法的事的同时,也能为丈夫着想,洗衣、做饭等家务也都一一做好。丈夫下班时天下雨了,就给他送去雨伞,早上看到他的鞋脏了,就帮助擦干净。丈夫很欢迎同修到我家集体学法,支持我做真相资料,还提醒我午夜十二点发正念,他看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认为同修到我家集体学法是天经地义的事,尽管大陆的迫害严酷,可是他经常告诉我说“不用怕”。

八旬的母亲得了子宫癌,每天肚子痛,流血不止。到权威大医院检查,说是晚期,大夫看着化验单说“快,那还不快呀”(指活不了多久了)。我听了很焦虑,就在集体学法后和同修说了。同修说:情要是不放,就可能演化出许多干扰。我就想:我要放下这个心,母亲明白真相,支持大法,平时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切都有大法管。我每天都悉心照料母亲,但是焦虑的心态变为了平静。几天后,母亲上厕所,排出两个肉球;第二天又排出一个。从此肚子不疼了,也不流血了。

现在母亲身体很好,除了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还感恩李洪志师父的慈悲,把“李老师好”说成“李老恩师好”,每天都在心里和师父问候。母亲还看了师父的《洪吟》等著作,看完后,她说:“写的太好了,看了法轮功的书,我的心里太敞亮了!”她从心里觉的法轮大法好,有时早上三点多起来后,就不睡觉了,等叫醒我三点五十晨炼后才睡,还对我说:“别睡了,一鼓作气,有功夫多学学大法。”母亲年轻时就五音不全,唱歌跑调,可是八十多岁的她唱有关大法的歌曲却不跑调,如今母亲经常高歌一曲《法轮大法好》。

一天我梦见自己在地上睡觉,周围有很多蟑螂,这时一只大手一拂,蟑螂都没有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炼人只要在法中精進,周围的一切就会“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回顾这几年的修炼路,我是在集体的环境中熔炼提高的,接触的每位同修都对我有很大帮助。感谢师父的看护,让我在同修之间的包容中,在比学比修中奋起直追,走向成熟。一切都在大法中,我常常提醒自己要学好法,实修自己,不要让大法的神圣和救人的慈悲在我这里受到阻碍。

愿和同修一起坚定实修,更多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