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的观念 走出家庭魔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得法的,得法半年后的七月二十日邪党就开始疯狂的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半年的修炼基础使我一直凭着在感性上的认识向前迈進着,认为大法是正的,师父是正的,学大法没有错。短短的半年时间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我是一个性格很内向的人,心胸特别小,有一点小烦恼就能使我彻夜难眠,学大法后,大法的法理让我懂得了业力轮报的因缘关系,一切的痛苦、一切的魔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促成的,因果报应的结果。从此以后,我象换个人似的,精神愉快,心情舒畅,真是神清气爽,心态怡然。

闯出家庭魔难

邪党打压后的日子,使我在家庭饱受凄苦、饱受人间的苦难,使我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精神与肉体的巨大打击,写到这里,此时的我尽管觉得自己早已把那不堪回首的日子忘却了,然而,心酸的泪水顺着脸颊澘然而下,曾经的过去,有修炼中的心酸与坎坷,更有对师尊慈悲的呵护的感恩。

婆家是一个大家庭,丈夫是老小,他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均是社会中有职业的工薪阶层,而且他们的子女有上大学的,有上高中的,由于我对修炼的不放弃,本来利益之心很重的他们被邪党的所谓的“株连罪”给吓坏了,于是,丈夫的时常打骂,哥姐们非但不制止,而且还帮助弟弟说话,群起而攻之,象邪党搞的批斗会一样,轮流向我发难,那些长期浸泡在邪党的党文化中的变异思想、变异的观念有了用武之地。

有一次,同修打电话叫我去同修家有事,是让我看看MP3是否有问题了,我看了看只是MP3没电了,充上电就可以用了,于是我在同修家与同修多呆了一会儿,回家后,他大哥、他二姐在家正在做饭呢,谁也没理我。晚上他二姐向醉醺醺的丈夫告了我一状,打完牌的丈夫气势汹汹的向正在睡觉的我横眉立目,质问我白天都去了哪里,都干些什么了,我据理力争:“我去哪儿还有罪吗?”随后他就向我大打出手,象摔皮球一样捶打我的脑袋,这下把公公、婆婆、他大哥都惊动起来了,公公大吵大嚷向我怒吼:“你看你把这个家给弄得成了什么样,你炼功能当饭吃吗?不炼就不能活吗?明天叫你娘家人都来,咱们说说你炼功对不对……。”他非但不说儿子对我无理,却对我吼了一通,他大哥也帮腔问我:“你到底是去某某(同修)家了吗?”意思是我去就有错。第二天把我们家大姐、姐夫、弟弟、弟媳等全找来了,结果是婆家、娘家轮番的问我:问还炼不炼,不炼就接着过日子,炼就离婚。

那个时候我深知就是另外空间的邪灵操控这些被谎言欺骗不明真相的亲人对我進行迫害,当然我的回答是:我既要炼功,又不离婚。娘家大姐眼看着我亲手建造的楼房就快不属于我了,因为她从我婆家的态度上已经看出:只要我仍然还炼法轮功,就要我离婚,房子、财产一切都不属于我的了(当然我是不承认的,也是不可能的)。当时把她气得背过气去了,我当时特别平静,心里不断的发着正念,背着师父的法,同时一边劝着大姐,面对大姐可怜巴巴的央求,姐夫的指责,从来温顺的弟弟这次也要伸手打我,矛盾空前的激化,当时我出奇的平静,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我就是坚修大法到底,后来大姐把我带回娘家……。

在家住了三天,公公打电话叫我回去,就在丈夫生日的那天我回去了,想用大法弟子的善改变他。回来后,公公毫无情面的在院子里数落我一通,然后就搬出我们的住处,丈夫就又摔盆子又摔碗的闹了一通。一同修看到我在家庭中的魔难,不忍心告诉我又想告诉我一个消息:听说丈夫在外面有外遇了。当时我并没有感到太吃惊,因为那时似乎再大的魔难我一定能闯过去,这就是我要闯的关,走出来的路。这一关就这样在剜心透骨的磨砺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与点悟下左一跤右一跤的走过来了。

走入集体学法的环境

集体学法是我必须要做到的,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参加了集体学法,可是,就是这样在别人看来很容易的事,对我来说能走進学法小组是那么的难。

丈夫是一个性情暴躁的人,尤其是对我参加集体学法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了(当然是背后邪灵操控),甚至看到同修都不顺眼,我去学法小组学法他就闹,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不是用正念全是用人心,把他对我的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一度积怨很深(这是情),有一次,我仍然去同修家学法,他就气势汹汹的去找我,闯進同修家,揪住我的头发,因同修甲制止他不让打我,抱着他的腿不放,他却毫无理性的踹了她一脚,另一位同修乙在劝阻他的过程中,被他从炕上掀到地上,脚摔得好几天不能走路,(后来同修们悟到,这种局面的出现是因为整体针对这件事动了人心,操控他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钻了空子造成的)。当时我那个气呀,拿起同修地上的鞋就朝他打去(全是人心没有正念),可我怎么打得过他呀,这样他又把我按到回家的路上打一顿,此时的我只有怨只有气:不但打我还把同修打了,在心里骂个不停,我没脸见这些曾经帮助过我,鼓励我的同修。

每当我遇到魔难过不去的时候,同修们特别是甲同修总是经常的与我在法理上切磋:如何向内找,放下人的执著与观念,摆正家庭的关系,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可是,由于我法学的不扎实,与丈夫的关系处理不好,没有把他当作众生来对待,认为是他干扰我学大法。我不停的在心里骂他、恨他,这个怨恨心形成了密度很大的物质场,又形成了一种怕他打怕他骂怕他到炼功点上去闹而干扰其他的同修。结果又导致了之后的又一次的对我的更严重的毒打。

今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晚上八点多,同修甲说:咱们今晚把这一讲学完,得九点多回家,这时,我心就不稳了:我是到九点回家还是学完法和同修一起走?就这一念,加上前面说的那些怕心,又被邪恶钻了空子,不长时间丈夫又闯入了炼功点,進门拿起我的那本《转法轮》就撕,然后就大骂我。这时一老年同修平静而又威严的说:“你不要这样对待你的妻子,有什么话可以讲。”可是被邪恶操控的丈夫又毫无理性的恶语相向,说了很多难听话。之后我无颜面对所有的同修,两天没去学法点。第三天早晨我与老年同修儿子(同修丙),同修笑着鼓励我,可是同修乙告诉我说这位老年同修在我丈夫闹事的第二天在外面干活儿时,突然昏过去了,结果很严重,三天没吃進一点东西,我听说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深知自己人的观念不去给同修造成的极大的痛苦(无论同修是否有漏,都不允许旧势力的迫害,有待于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同时我也无限的感激同修丙那为同修的提高而表现出来的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崇高的境界,看望老同修后,给我的感触太大了,我只有修去人的观念,去掉人的执著,多学法,向内找,不断的归正自己,才能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在同修们的帮助下,这一天晚上我就去了炼功点,而且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范围内的怕被迫害的心、面子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不平衡心,同时清除另外空间操控丈夫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从那天起,我也堂堂正正的参加集体学法了,一直到现在。

现在家庭环境宽松了,一家人都支持我学大法了,尤其是我的婆婆总是帮助我看点儿发正念,有时赶上整点发正念时就主动错过这个时间吃饭,丈夫也有意无意的提醒我,哥姐们看到我修大法后的变化也不再干扰我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不断的去掉那些人的观念,怕这怕那的人心,能够更好的做着证实法的事情了,与同修配合着负责下载《明慧周刊》、《明慧周报》等,上网三退以及装MP3讲法,外出时总不忘带真相资料,随时救度有缘人,目前为止记得经我三退的已有二百多人,但距修的好的同修差的太远了。

结语

想想自己也实在是不够大法弟子的资格,从迫害开始到二零零三年以前我不在家看书炼功,只是在单位空闲时间学法炼功,在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八年五年的家庭魔难中,尽管做了一些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但是,同修们都能想象的到,一个家庭环境不宽松的大法修炼者又怎么能做到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呢?使救度众生的效果大打折扣。

在这里我说的最多的是没走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路的教训,长期人的观念不去,就会经受不该有的魔难,给救度众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没写过心得,不管能不能发表此文,我觉得在写稿的过程中,又明晰了一些法理,去了一些人心,有悟的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