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面对退休警察(故事两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正念面对退休警察

  • 正念显神奇小故事(两则)

  • 正念面对退休警察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不久后的一天晚上,我到一个菜市场去贴真相粘贴。就在我刚贴完一张粘贴准备离开的时候,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突然出手抓住我的一只手腕,并说:“你贴反动标语跟我走,到派出所去。”我想是我贴粘贴的行动被他发现了。

    由于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平常和人说话的时候明知对方在造谣狡辩却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而且我刚走出来没多少面对面讲真相的经验。所以当时我想我可不能到派出所去,那的警察社会经验多能言善辩,他们人数又多,我说不过他们怎么办,反而弄的好象我犯了什么错误似的,可事实上我讲真话并没有做坏事呀!

    我马上下定决心不能跟他走。于是我对那个老头大声说:“我没杀人放火,没干坏事,我不能跟你走。”老头见我不走,一边说我反动反党一边使劲把我往派出所方向拉,而且力量还很大。我则想尽力摆脱他,就继续对那个老头大声说:“我没杀人放火,没干坏事,我不能跟你走。”并与他互相拉扯起来。那老头拉了一会儿也没把我拉走几步,便停下来用另一只手往我衣服兜里摸,竟然把我的身份证掏了出来,我这才想起来前一天考试用身份证把身份证放兜里忘了拿出来。现在想起来这又是一个大漏洞。老头拿着身份证看了看说:“我记住你了。”

    此时周围已围过来七八个人看热闹,其中一人指着那老头对我说:“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退休警察。”我听了并没有害怕,只觉得警察也得讲理不应该胡作非为。这时那退休警察见周围来了这么多人,怕态度再蛮横下去有损自己形像,态度便缓和下来。但仍然抓住我的手腕不放,他想了想说:“这样吧,只要你说今后不练了我就放了你。”我当时想让我放弃大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却想要不要说谎骗他,以便脱身。我认真的想了想,感觉应该按大法的要求做不能说谎。于是对周围所有人说:“法轮功确实好,我还炼。”老警察不说话了,又过了一会儿,竟然把身份证还给了我,说了一句你走吧。现在悟到一定是旧势力没有了迫害我的借口,师父用无边法力使老警察把身份证还给了我。

    这件事已过去多年了当时并未悟到是怎么回事。最近看到有很多同修鼓励未写文章的同修向明慧网投稿,我才想起这件事并想把它写出来。通过写文章发现了很多漏洞与私心。首先是对安全的不重视,做事前没有了解一下周围情况,被人抓住,人家说到派出所去才想起在不远处有一个派出所。没有先检查一下自己身上有没有不安全的地方,竟然把身份证带在身上。其次,现在感觉到当时证实法讲真相时的心态不纯,不完全是为了证实法,也有一些证实自己的心。

    而我感触最深的就是师父的那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尽管有这么多漏洞与私心,以至被邪恶抓住。但只要没有怕心正念足,不向邪恶妥协,它们真的不能把大法弟子怎样。

    写此文的目地除了想提醒同修不要重蹈覆辙外,主要想鼓励同修只要弟子正念足没有怕心,坚决的否定旧势力,师父就能保护弟子。在这件事上如果还有什么执着没发现,法理没悟到,请同修慈悲指正。


    正念显神奇小故事(两则)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在十四个年头的修炼中,经过许多惊心动魄的事件。关键时刻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正行,都能顺利闯关,下边将二、三件修炼中正念正行出现的神奇写出来,为了证实大法。

    记的得法的第二年(一九九六年)夏季里的一个傍晚,我扛着一把新买来的拖布往炼功点走,刚上大道见对面飞速行驶一辆解放汽车向行人奔来,不知司机喝醉了酒还是方向盘失灵,左右摇晃,车速越来越快,路上的行人吓的不知所措。这时车子象长了眼睛似的又向我奔来,我拿拖布指向车头,大喝一声:定在那里,不许动。话声一落,车子咔嚓一声急刹车,定在那里,避免了一起交通事故。事后我悟到是伟大的师尊保护了路上的众生和我,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更坚信师父,相信神迹,时刻正念正行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记的二零零零年我去四川在北京换八次列车时,当时是中共打压法轮功高峰,北京车站如临大敌。我把大法书,录音带,收音机,装了鼓鼓一包,尤其北京车站对过往的行人,几乎一个一个的翻包、搜身、照像、一步一关、一步一卡。送我上车的儿子都吓坏了,面如土色,说:“爸爸咱还是别往前走吧!”到了车上,一排车警全副武装,别着手枪。一个不落的让旅客拿出身份证登记。走到我跟前,我心里说:“我不归你们管,别检查我。”警察立刻绕弯离我而去,都没有查我,一路运用神通,正念正行,安全往返多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