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解体邪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奥火传至我市的头一天下午两点多钟,当地片警、社区,分局四人来到我家楼下。当着二十多名正在树下乘凉的常人,一个恶警从车上下来,走到我跟前,张口便说:“你骂人了”。我说:“我怎么会骂人呢?”随后从车上又下来一个人和躲在楼旁边的一个人,边说了解情况边让我上车,我说有什么事可以在这说非上车干什么?我不上,他们就把我抬上车。在车上,一警察心虚的说:“让你上车你还不上,也得给我们点面子,那么多人看着呢,多不好看。”我说:“有什么不好看的,光天化日之下,让众人看看谁在犯法。”一路上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

到公安分局后,一个自称局长的人说:“你骂人了,把钥匙给他拿下来。”他们把我家的钥匙给抢走了。又返回我家,据当时在场的人说,他们带着录像机、照相机在我家一通拍照。我知道他们想找到所谓的证据,结果一无所获。那个局长说你们家什么也没有,然后就在对面坐下问我,你们为什么把奥运叫邪火,等等。我当时想这回我不会上你们的当,绝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心想你们怎么把我抓来的,就怎么给我送回去。谁也不配迫害我,你们说的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挽救这些生命不能让他们对大法犯罪,不迫害大法弟子少造业,好让他们得救。

无论他问我什么,我就一言不发,两眼直盯着对面的局长发正念。半个小时后,局长呆不住了,什么也问不出来,站起来出去了。又進来一个胖警察软硬兼施的说这说那。我不管你是谁你说啥,我就是心不动,一句话不说很坦然,没有怕,有师父在身边,怕啥。还是两眼直盯着这个人发正念,呆了一阵他又出去了。局长又進来了,这回他不敢正面看我,侧身跟我问话,我就转过身,还是直盯着他,就是发正念。最后一个片警开始侧身对面朝我坐着,一会脑袋慢慢往下耷拉,后来干脆两手捧着脑袋耷拉着,也不吱声了。

不管谁在屋里,我就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坚信师父就在身边。到了下午五点多钟,那个局长進来说:“你回去吧,给你们单位打电话了一会来车接你。”五点五十回到家,正赶上全球整点发正念。

我当时被绑架上车后,在场的一位同修立即通知其他同修,消息立刻传开,大家发出强大的正念营救,同时揭露邪恶的粘贴粘满了大街小巷和公园。我这次正念闯关是源于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同修的整体配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