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把你的心脏捐出来”看中共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报导了一个迫害案例,讲的是辽宁省本溪市大法弟子信淑华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到的非人摧残。在她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期间,她几乎是天天被恶警们折磨、殴打。有一次,恶警对她说:你不是修善吗?把你的心脏捐出来,挽救别人。信淑华说:我还要活着修炼。恶警们就说:由不得你,把你送医院去。

恶警当时就给沈阳某医院打电话,叫医院来接人。医院的人说晚上九点来车接人,结果没来。第二天,恶警又打电话给医院。医院说下午来,又没来。第三天,恶警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来,就这样没送成,而不了了之了。

警察说的“把你的心脏捐出来”这句话让我们看到中共是何等的邪恶。有捐献心脏的吗?修善就得捐献心脏?从中可以看出中共邪党对生命的蔑视、对好人的仇恨。而且既然是捐献,为何又说“由不得你”?警察还说什么“挽救别人”,难道“挽救别人”就要杀害无辜的好人?可见中共邪党一贯在动听的借口下进行邪恶的犯罪。中共警察的邪恶可不全是这几句话,他还多次打电话叫医院接人呢。

也许有人会说,警察只是说说而已,吓唬吓唬人罢了,哪能真把人送医院去?医院不是没来吗?可是您要是听了追查国际最近发布的一位匿名人士揭露的自己亲自见证的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原声录音,您就不会坚持这种看法了。

这位匿名人士证实:“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是一个中学的老师,被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被强迫灌食,已经是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军医,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将该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名匿名人士还说:“这个人身份是一个老师啊,是一个老师,在中学教书的老师,她的儿子今年可能十二岁了吧。她的老公是个没什么能耐的一个,也是一个工人吧。在这之前,她受过的羞辱更大。我们的民警有不少就是变态的那种……反正我都亲眼所见,我当时没照照片就是遗憾,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太多了。”

这位匿名人士指证:被摘取的地点是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时间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历时三个多小时。这位匿名人士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睹了整个活摘过程。

这位匿名人士的真实描述,和最初揭露出来的中共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相一致,同时也印证了全面论证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血腥的器官摘取》。这一惨绝人寰的罪恶虽然被中共层层包裹,但总有知情者有意无意地透露出来。那么,今天看来,那个警察的话语能是随便说的吗?医院没来,可能是一时没有需要换取心脏的病人,也可能是病人已经在其他的大法弟子身上找到了更为匹配的心脏。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无疆界”主任威利·福泰于十二月十七日表示:“这种行径(指活摘器官)是没有人性的,是国际人权宣言所禁止的。针对中共的迫害和其实施的酷刑,我们可以与苏联在七八十年代的做法相比较。当时苏共也是开始用一种新的酷刑方式,包括将异议人士送入精神病院。开始时,没有人能相信是真的。但到后来,在搜集到的证据面前,每个人都不得不承认那是个可悲的事实。同样是对于法轮功学员,在开始时,当他们讲述自己是受害者,是器官摘取的受害者时,没有人能相信,我们缺乏证据。但是现在,我认为,对这一点已经没有疑义。法轮功学员是这种非人性的酷刑的‘特别’受害者。”

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这一罪恶都有一定认识了,作为我们中国人自己,我们不是更应该关注和谴责这一反人类的暴行吗?虽然由于中共的封锁,我们还得不到全面的资讯,可是当大法弟子向您讲述这一事实时,希望您能正视起来,真正的关注那些正处在魔难中的法轮功修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