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滦南县恶警靳淑敏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河北唐山市滦南县恶警靳淑敏多年来一直在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绑架勒索。以下是靳淑敏等恶警对我的迫害。

我是唐山市滦南县大法弟子,在2003年五月正是农活大忙季节,有一天宋道口镇派出所来了两个人,说让我到镇里去一趟。我说现在农活很忙,还等着种地呢!那两个人互相看了看,说那就过几天再说吧!第二天我正在地里种玉米,县公安局以靳淑敏为首的几个公安人员开车到我家里无故抓人,我从地里就走开了。他们没有找到人就天天到我家来骚扰,家里老人、孩子整日提心吊胆吃不好、睡不着。我在外面躲了几天,便回来赶紧种地。刚一到家,靳淑敏带着一伙人就闯入家门,连拉带拽强行把我塞到车里,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在没有任何凭证和手续的情况下,把我直接送到了唐山第一看守所(靳淑敏一贯的想抓谁就抓谁,抓的人越多,他向上请“功”就越大)。

我在唐山第一看守所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指使着犯人整天折磨我,绝食10多天后,恶警还让我干活,如果不干,十几个犯人就一哄而上来顿毒打。我一炼功恶人就把我绑到铁椅子上,一坐就是几天几夜不能动。好几个犯人轮流看着不让睡觉,一闭眼就用冰凉的水泼我,往脖子里注凉水,在我绝食期间,恶人对我强行野蛮灌食,插胃管,鼻子都插出血来还是灌不进去。恶警就让几个犯人掰开嘴,捏着鼻子往嘴里灌,呛得昏死过去,嘴里肿得直流血,每次灌食都是生不如死。恶警为了折磨我,把我抬到太阳地里毒晒,眼看不行了就用凉水泼,整整折磨了15天,人瘦得皮包骨。

恶警不但不放人,又把我送到滦南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又绝食12天,恶警们一看人快不行了,靳从我家强行要走了2000元,才把我放回家。

靳淑敏趁机敲诈大法弟子的钱财,每次要钱从不给手续,连个白条都不给,从每个大法弟子身上索要的钱2000-5000元不等。靳在十年的迫害大法弟子中,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大法是以慈悲挽救众生,奉劝靳淑敏等对大法弟子行恶之人,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弃暗投明。现在全世界都在声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被绳之以法的日子为期不远了,靳之流不要替江××卖命了,给自己留条后路,选择光明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