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天使的修炼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

一、天使不变的面孔

今年八月,我回家参加一位亲人的葬礼,很多亲朋好友都对我说:“你工作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多大改变,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类似的话平时在医院工作中我就听到不少。有个新来的同事把我当成同龄人,问我报名入编考试没有,他还以为我刚参加工作一、两年,是编外人员呢。其实我已经工作八年了,在世间度过了三十二个春秋。曾经有一次,一个新来的护士无意中得知我的年龄,当时我正好在她旁边,她吃惊的看着我,令她吃惊是我的容貌和年龄竟然相差这么大。有时也遇到病人家属和实习生好奇的问我多大了,因为他们注意到我佩带的胸卡上印着“主治医师”,又觉的我年轻了点,好象还达不到那个职称。我没想到的是,居然碰到两三次医院女同事问我是不是涂了口红。天哪!我一听就笑了:“我一个大男人用什么口红?你仔细看看吧!”师父讲过:“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转法轮》

不仅如此,自修炼大法以来我觉的一身轻,平时走路健步如飞,表面看我没有四肢发达的肌肉,但同事们都说我气色很好,说起话来声音铿锵有力,从中医的角度讲,认为是中气很足的表现。他们几乎看不到我得什么大小病,但又几乎看不到我去参加打球、健身之类的体育锻炼。很多人会自然的从我的职业考虑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养生之道。我哪里有什么养生之道,只是别人不知道才那么认为,我心里明白这是修炼大法给我带来的,我的生活也谈不上养生。工作的缘故我吃午饭的时间从来不固定,经常是拖延的。平时过着单身生活,几年来我都是吃最便宜的快餐饭,回到租住的房间,口渴的时候直接就喝自来水。工作以外的时间我忙着学法、炼功、上网、刻光盘和发真相资料。夏天出去买耗材,很多时候我是顶着烈日,踩自行车往返四、五十分钟,脸也会晒的黑红黑红的,我也不在乎这些,过一、两天自然就看不到了。

二、心性的升华改变了环境

我是上大学时开始修炼的,毕业后来到现在工作的医院。当地大法弟子很少,也没有人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工作环境给我提供了许多魔炼心性的机会。两年前医院新院长上任,管理层和中层干部相应出现一些变动,我所在的科室将会由一个新的负责人,也就是新的中层干部管理。很早就有同事向我透露:“老板看上你了,中层干部的名单上有你。”老板就是院长,现在医院职工私下都习惯这样称呼。这位同事是医院一个老领导的儿子,对于他的话我有理由相信。因为我知道有些原因造成年资比我高的同事不可能成为科室负责人。而我自己在科室是一个有份量的骨干,毕业于外省的重点医大,工作后以全市西医类最高分通过了当年的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五年后顺利通过了主治医师职称考试,工作中独当一面,连续三、四年来每年都获得一个荣誉,不是“先進工作者”就是“优秀医生”、“医德医风先進个人”。上一届院长曾经要我负责科室的管理,我当时一口拒绝了,觉的自己已经很忙了,不愿再去承担更多的责任。这回听同事一说,心里有点飘飘然,感觉自己还不错嘛,看看如果现在的老板通情达理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过后我仔细想了几次,还是当普通职工为好,做好份内的事就完了;负责人要管的事太多,经常还要开会、总结、汇报等等,我适应不了,又容易得罪人,内心难以接受。

将要上任的中层干部老板都会找本人谈话,我琢磨不知老板什么时候找我去,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动静。有一天,老板打电话到科室找一个同事,同事出去后,我的心咯噔一下,难道老板选上他了?疑问中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怎么有这么强的妒嫉心,白白修炼这么多年,太差劲了。我自责的同时深感内疚,师父讲过的有关妒嫉心的法理不断打入我的思想,我剖析自己的妒嫉心,那就是:哪怕我不愿当负责人,也不希望看到别人占这个位置!真是很可怕。其实那次老板找同事是为了别的事,并没有叫他作负责人。不过后来老板提拔的也是这位同事,在正式文件下发之前,这位同事告诉了我。因为我们平时相处挺好的,当初他刚到科室工作,我曾经作为他的带教老师一年多,几个月前他在外院進修结束后回来。他并不情愿接受这份差事,我清楚他的难处:毕竟他经验有限,处理某些专业技术问题有困难,有时还要找别人,而且年资低,有的人不见的服从你,要摆平这些“老油条”和需要合作的科室也不容易。他告诉我,他的当选是管理层权力斗争的结果,有领导为了自己今后好办事把他推到那个位置,目地是:这次是我帮你的,以后你要买我的账。我平静的听着,已不再象上次那样心生妒嫉,不再去想明明我比你强……如何如何,没有了这种妒嫉心态和思维方式。

记的走入修炼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太清楚怎样才算放下执著心,也不懂的如何使劲,尽快提高上来。现在我体会到,真正放下一种执著后,思考问题的方法、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会发生改变。同样的事情,作为一个修炼者抱着执著心去想,就会象常人一样觉的不公、痛苦,尽管有时能控制自己,也不过是强为;而放下执著心去想,就能够坦然面对,根本不需要强忍,也不会觉的痛苦。

除了同事说的之外,我知道老板最终没有选上我还有一个原因。我常和同事讲真相,揭露中共邪党,找机会给他们“三退”,介绍破网软件,播放新唐人电视节目。也有人说我“反动”,传来传去,个别领导对我会有看法。但领导层没有人当面说过我什么。我也不在乎,医院需要我这样的技术人员,只要不影响正常的工作,他们是不愿得罪我的。这是从表面上看,其实我知道自己是在救人,我走的正,有师在,有法在,邪恶就动不了。在政治思想方面,领导层认为那位新上任的同事比我可靠多了,还想发展他入党。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那位同事早就让我给退团了,对中共很反感,根本不可能再入这个邪党,只是在公开场合不敢说而已。我们科室的人员普遍是这种情况。

在后来的工作中,科室负责人有时会遇到技术困难,需要我的时候我都尽力帮助,替他分担压力,而不是笑话他。他也更加信任我,有些非技术性的问题也征求我的意见。有一次他私下问我可不可以收取药品和材料的回扣,上任后有不少药商、代理商找过他。他想收下,但心里有点不踏实;不收嘛,这批钱也就是代理商自己要了,觉的收不收反正病人都是受害者,因为药价是定好了的,而且一些有回扣的药是必用药。我对他说:“还是不收为好。你看上一届老板受贿三十万就给抓走了,人民医院那些领导受贿上百万都不止,我们卫生系统干这一行的哪个不知道,但人家受贿就没事。为什么?不在于你拿多少,中共根本不讲法律,没有原则的找出个替罪羊来杀鸡给猴看。领导虽然也有份拿回扣,以后要出了事,往下推责任可都是一个人扛。你想想看吧。”对一个常人,又是我的上级,我只能从这些角度说。虽然最终的选择由他说了算,但我的话对他还是有影响的,包括我的人品、作风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所带的能量场都会在他的取舍中起着正面作用。他接受了我的意见,一直到现在,我们科室都没有收回扣。这在当今世风日下,医生吃回扣在每个医院都不例外的中国社会实在少见。大法弟子的言行在改变着环境,“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

中共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已经十年了,每次看到有同修因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剥夺公职,失去工作机会,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我就感到难过。我坚守着一念:我就要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中走出一条路来,正常工作、生活、证实法,留给历史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