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整体配合事事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我和三位同修在等A同修去农村发神韵光盘,A同修上车一见我,就质问我“某片同修的旧《转法轮》书都换新书了,是你给他们的吗?都反映到我这来了。”

我刚要争辩,师父讲的法理在脑海中不断翻出来,但心里还嘀咕:去发光盘问我这事,今晚去的那地方多危险,多少同修到那儿出了事。同修换新书,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换书事反映到你那,就是你该修的,你不修还反映到我这来,你为什么不给同修指出呢,今晚发光盘你不好好配合,还干扰我,心里有点闹心。其实同修每次配合的都相当好。

有证实自我一念,心里不服,想和他理论,这时师尊对澳洲学员的一段讲法又浮现在脑海,这回我一下平静了:是呀,看到同修的心,正是我自己的执著心呀!比如我知道有些同修的不足,就和别的同修背后议论同修的不足,有时还说同修的坏话,这不就是在间隔整体吗?更达不到圆容配合了。有时还在同修之间传播不良信息,更没有当时善意指出同修的不足,还助长同修的执著。这些不就是邪恶最高兴的事吗?找出这些不足,我悟到任何事都应向内找,把心找出来之后,善意的再帮助同修指出不足,而不是把自己看到听到的事再传播出去,这事就是自己修自己悟的,到自己这就终止,不要再传播出去了。

心找出来了,我们场一下祥和了,同修也笑了。

中秋节的月光照着我们来到指定地点,同修们在发放过程中配合的非常默契。我心中一点也没有危险的念头,思想深处众生跪地迎接我们的到来。我们顺利发完了光盘,同修还看到光盘金光闪闪。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切磋交流了一下,几个人出乎意料的是在做的过程中,都是在想怎么样配合好别人,怎么样更方便众生接到光盘,怎么样更周全的考虑同修与众生。每个人都是在为别人着想,所以我们这次配合上出现了奇迹。发的村屯多,时间还比以往短。

一位同修在看守所被迫害的住院,邪恶也不放人,同修们和我商量把同修营救出来。

第一次去营救同修,怕心不断问我:公检法司、六一零看守所的人都认识你,你去了他们不得把你抓起来?心里一个劲打退堂鼓。但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不去谁去,怕啥,师尊苦度我,不计我的过往之过。我修的是啥,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一路我心里背着《洪吟》〈大觉〉来到法院。

这时外面一百多名同修配合发正念,铲除阻碍营救同修的一切邪恶,我见到负责此案庭长,说明来意要求放人。他说不放人,跟他没关系。我义正辞严的说,你不放人,出了事我就找你,我家亲戚只不过就是想做个好人,看你们给弄成这样,你们不放人我就跟你们没完,这时师尊鼓励加持我。我整个人被强大能量吸起,我的正念更加十足,不断的侧面给他们讲着真相。

庭长一看我坚定不可动摇的态度,他一下变了,马上给我出主意,只要你把看守所、公安局、六一零的一切手续办好,他马上放人,他还亲自打电话和六一零交涉要放了此同修。

在两天内一百多名同修发着正念,我走到哪个部门,一百多名同修的正念就发到哪里。我也理智的给各个部门讲着真相,讲亲戚学大法后是怎样受益的,怎样成为一个好人的。同时也在用大法中修出的威严一面震慑邪恶。正念清除所有被邪恶操纵众生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如我来到看守所要病历,他们就是不给出,这时师尊的一段法反映到我的脑海里:“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的正念更强了,我说你们看守所不给出手续,出事你们谁的责任我就找谁负责,我可是懂法律的。狱医吓坏了,急忙给我出了病历,还歉意的安慰我,他说他和看守所长都同意放人。

来到六一零,六一零的头和我打着官腔,我说人已经不行了,各部门都说你不放人,如果有事,就是你的责任了,你说这事怎么办吧?他们看我丝毫都不退让,还理直气壮,正气十足,他们态度马上变了,说马上开会研究放人。开会时间正是休息日,六一零头特别通知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看守所长从各地打车回来参加开会放人。这在他们来说是历史的头一次。在休息日回来开会研究放人。

在整体圆容配合下,一百多名同修发出强大的正念,成功的在两天之内营救出同修。

通过这件事,更明白了师尊讲的整体圆容配合的力量。

有三位外地大法弟子,我们都不认识,其中有两位多年在外流离的,在我们从看守所里把他们营救出来时,三位大法弟子向我双手合十,眼神中充满坚韧与感激,又有一种大法中造就的威严,我被三位大法弟子坚信大法的态度而落泪了,三位同修也落泪了。

一位同修半夜被外地巡警非法在家中绑架到外地,早晨我听到此事,二话没说来到这位同修家里,了解一下情况。对悲伤的同修母亲说,您放心吧,今天人就能够回来,来到外地关押同修的地点,这时已通知外地和本地同修为我配合发正念,邪恶封锁说没有抓这人,这个事三个巡警大队都不知道。我要进去查看,他们阻止我不让我进,还说没有抓人,你快回去吧,我想不能相信邪恶的话,我又接着给他们打电话,对接电话的人说,你们抓了人怎么害怕家属找啊?你们抓人的时候把我们家属给吓坏了,我要上告你们。如果不想把事情闹大,你们可以和我商量。接电话的那个人听我这么一说,态度马上变了,巡警队长接见了我,在交谈中我始终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给人带来的美好,他明白的一面觉醒,兴奋的和我谈起对法轮功的态度,还说出在七二零期间保护了两位大法弟子,这次抓人他说我没打他一下,一会把人送回当地处理,还答应亲自和当地主管此案的人员说把抓的同修给放了。我要求见同修,他亲自领我见的同修,还向我说同修脚上穿的鞋是他给的,还告诉同修吃完饭在这里好好炼功,手也跟着比划着动作,她笑着把我送下巡警队的大楼。

中午时分,同修被送回当地,我们早已准备好,把同修接送回家,这次极大影响到世人的态度,很多世人都说法轮功要平反了,省里来抓人都放了,看来法轮功还是好。因为被抓的同修是被当地恶人举报的,这次极大的震慑当地被邪恶操控的恶人。又一次整体配合发正念的威力。

陆续的在同修配合下,营救出二十几位非法被关押的同修,有认识的又有不认识的,有的连名字都不知道,有的是邪恶网上重点追查的,有的是在外流离的,只要我们知道是大法弟子,就一个想法“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和公安人员接触多了,讲真相的机会也多了,记的有一次在餐桌上和四个分局和看守所的人,还有一位研究生讲真相,由于过份执着自我、证实自我的人心暴露出来。以前主管迫害法轮功分局领导和我僵起来了。还好心态稳下来了,把执著自我的心找到,事情也就平和了,其中有三位听明白了。散席的时候,分局的领导非常尊敬我,所有在场的人员都依依不舍的和我握手告别。

虽然没有达到最佳效果,但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公安人员讲真相。当晚做了一个梦,师父鼓励我,有许多众生在一个深渊中煎熬着,有三个人听我讲真相。俩人起化名要退党,还有一人向我这边奔跑,意思是快把我也捎上。我也不断的向台阶上走,走到顶点时有一个非常小的门,我心想快把门打开,只看那门一下变得宽宽的敞开了,我一步迈向了另外的天地。

以同修被迫害为理由讲真相。有一乡派出所迫害大法弟子多名。我和几位同修商量好,借前几天被他们派出所人迫害两位大法弟子的事,去和他们讲真相,解体背后操纵他们的邪恶因素。

来到所长办公室,我们和所长交谈起来,不断的给他讲真相,也针对他前几天手下抓了两位发光盘的大法弟子他没给凑材料对他表示感谢。在同修们的正念配合下,两位大法弟子早已平安回家。所长很惊讶的看着我们五位大法弟子,问其中刚被放回来的两位大法弟子:“你们不恨我们吗?”同修慈悲的看着所长说:“我们不恨你,你也是被蒙蔽的人,我们学法轮功的只不过是为了做好人,不会恨你们的。”在交谈中,所长说:“嗨,以后我可不扯这事了,我们什么也捞不着,还无端迫害这些好人,真是犯不上。上面都放人,我们派出所还管啥?”所长笑着商量我们说:“你们别晚上来发东西,因为民兵下面巡逻抓住你们,我这不好办。”同修们笑了,说:“他抓你就放呗”。所长也笑了,他还把大法弟子被扣留手机到谁那要一一的告诉我。

临走时,我到各个屋发放了喜糖,表示我们同修放回来是个喜事,借此给他们讲真相,才是我们的目地。听完真相的,有人说:“我们不迫害法轮功的人”,有的说:“我才不管炼法轮功的呢”。临行时所长送我们时还风趣的说:“我会告诉我们手下的所有的人,法轮功的人来看我们了!”出大门时有个人走到我面前说,晚上发资料不方便,你们白天来发吧!还安全,还快,省得有误解。

结束了这处派出所讲真相后,同修没有了对此镇管辖区邪恶的观念。真的象师父讲的,今天的社会形势,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渐渐的对公安人员的怒、不理解、指责、憎恨转变了,对他们的理解和同情转为可怜,更能平和对待这一方的众生了。不认识的警察见到我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认识我的警察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头。有的国保公安和我商量,你们可别在十月一(也就是邪党六十年大庆)给我们惹祸呀。他还有意透露给我十一他们的行动和内部情况。我笑着说,你们退休了也来修炼法轮功吧。

某派出所警察难为一名大法弟子,不给办身份证。我去找包片民警,他说你得到劳教所开一个证明我才给办。我去了劳教所找到管理科长,他死活不给补办手续,说是当地派出所的事。我让劳教所和派出所通话,双方还是你推我,我推你的。

回来静心向内找,在证实法时我也有推诿心,不能为他人真正的实实在在的着想的心。

第二次我想算了,直接找所长给办了,殊不知教导员还把我原有的一份手续抢走,所长也说他是炼法轮功的重要人物,不能给出手续。

回来静心向内找,要面子心、目中无人的心、私自为人做主助长他人依赖心。

第三次我找到主管包片民警,民警大喊大叫说,我也是人,好事找不着我!

回来静心向内找,根子到底在哪呢?到底是什么堵住我办这事呢?耳边响起警察的声音——我也是人,好事找不着我!

咦,他不也是众生吗!他是要想得救呀!我拿起电话和他智慧的讲起真相。这个民警要打完电话时说,明天你来,我给你办手续。

我又一次见证了师父讲的法,讲真相是一把万能钥匙。

在我们单位里三十多员工,就剩下三、四个人没三退了。其中有一对老年夫妇,被邪党灌输的邪恶因素太多,非常顽固。讲真相一次不行,两次、三次,终于老俩口笑着对我说,谢谢你给我俩都退了,我俩都给自己起好了名字。老头叫泰山,老太太叫北斗。

还有一次在路上偶遇一位老大爷给他讲真相,开始他有些紧张,我不断的发着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慢慢听明白了,高兴的说到我家吃完饭再走。

大法弟子互相给世人讲真相,加正念,做铺垫。有一对中医大夫,夫妻俩是从南京来的,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在南京就有大法弟子给他们讲三退,但没退,听你这一讲,你快给我们退了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