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甲流症状”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前天,我有点“甲流症状”,我就想:为什么我出现了这个症状呢?因为修炼后很少有感冒的症状。我就向内找,究竟是哪些人心引起的这些假相呢?

一是这些天,看到办公室很多同事得了“甲流感”,潜意识里有一丝幸灾乐祸的感觉。心想:谁让你们不从内心认同大法?(同事大部份都三退了,但我讲的还不透)这哪象修炼人想的呀?不仅不可怜众生,不慈悲众生,还看热闹,原来是妒嫉心,我既然认清了它,就要解体它。

二是前几天单位组织打甲流预防针(疫苗),从内心深处不是想让大家知道我是因修大法了,不用打针,也没事儿。而是脑子里总想找各种借口(对药物过敏哪,感冒啦)不打针。虽然意识到这样想不对,也没有这样做。但毕竟闪过这样的念头。其实是不敢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有很强的自我保护的心。也有怕常人误解大法弟子,怕给大法抹黑的心。

三是前几天听本单位的同修说,他们办公室所有人都有过“甲流”症状,就她没事儿,曾经和我说了两次。我嘴上附和着,潜意识却有一念:这有啥说的?其实是自己有一颗看不起同修的心,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的心。而且在我深知这位同修各方面修的很扎实的情况下,还这样不自觉的想同修,说明我这颗心很顽固,已经形成了自然。在打这篇文章时,才想起了这一点。

四是上周和同修集体学法时,有一同修出现很严重的“感冒”症状,我当时想到可能是干扰,但并没有给她指出来。因为我想:自己修的不好,到现在连资料也不敢发。而这位同修天天上午发资料,下午学法。其实是自己对同修不负责任的心在作怪,还有邪党文化的毒害。修的不好,能帮同修的你就不帮了吗?看到同修的不足,你就不圆容了吗?

正是这些人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才造成了“甲流”假相。面对这假相,我是如何做的呢?

首先从心里真把它看作假相,我就相信大法弟子根本不会得“甲流”。同事得了“甲流”,都请假,都上报。我不能请假,而且还不能在同事面前表现出来,否则会给大法抹黑。

其次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想如果是我自己的病业,我就承受;如果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一点也不能承受,而且一点也不能让我师父承受,全都打到旧势力那儿去,让它们承受。

昨天上午,我较难受,偶尔咳嗽一声,脑袋钻心的痛,我立即想起了师父的讲法:“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众笑,鼓掌)说你叫我热,反过来我叫你热,我把你热的受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你让我疼,我就让你疼,结果真不怎么疼了。

得过甲流的同事前天在我们办公室说:甲流咳嗽和其他感冒不一样,一咳嗽,心肺部都刺疼。好象故意说给我听的。我就是不承认它,既然它已经停留在我嗓子这儿了,那我正好在这儿解体它,绝不能让它再往下发展,从我这儿出去的甲流灵体,立即解体,决不让它再毒害他人。

修炼人的一思一念真的有能量,别人家都是一家一家的传染,而我也没计较过这些,丈夫和孩子却好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