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正念脱险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为了救度众生,我和甲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因乡干部报警诬陷被抓,而后我们在师父的保护下,讲真相、发正念,在同修们发正念支持下,闯过了难关,于晚上十一点半回到家中。

一、赴乡场发真相救众生

我是贵州大法弟子,为了救度农村众生,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早晨和甲同修一起去鸡场乡发真相资料,这一天正是鸡场乡赶场的日子。开始发时街上人比较少,后来赶场的人多了起来,并且发生堵车,就很方便我们发资料,我和甲同修就一直发。后来我看到有很多警察在街上转,我就转移到其它菜场去把资料发完。我心里还惦记甲同修,就去找他,他还没发完,我们就一起往回家的路上发,总想把资料发完。没想到便衣警察开一辆小车和摩托车追来。

二、乡干部构陷 恶警绑架

这些恶警来后就叫我们上车,还问我们篮子里装什么。我们不上车,他们就强拉硬扯。我就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叫他们不要做坏事。这些恶警就打我,我就喊:警察打人了。许多老百姓就围上来看,恶警想把他们赶走,不让听。三、四个恶警拉我上车,但拉不上,就叫围观民众帮拉,我叫民众不要听恶警的,帮了就是干坏事,同时要他们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灭邪党,赶快“三退”保平安,民众没帮恶警,恶警罗某某就打我耳光。我叫他不要受江泽民、罗干等的欺骗迫害法轮功,江、罗等人已被西班牙国家法庭起诉,大审判就要开始。最后这些警察硬把我们拉上车。后来知道是被一个乡干部诬陷,警察才来绑架我们的。

三、正念正行否定迫害

我们被拉上车后,就一直讲真相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要坚定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任何邪魔烂鬼都没有资格管我,只有师父能管我,我们要兑现与师父的誓约,去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到派出所后,我还是一直讲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打我,我还是讲,他们就把一种药水挤在我的脸、眼、嘴上,又辣又麻,我就说不出话来,我就发正念,背师父《洪吟二》〈师徒恩〉、〈怕啥〉、〈见真性〉等加强正念。

过一阵他们开始问姓名,问是哪里人,我们概不配合。最后他们打电话给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黄华红,黄来后说要拘留我们,我说你讲的不算,我们师父讲的才算,我们今天一定要回家。罗某某、孔林又叫我到另一地方审问,我不按他们的意思回答,只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迫害大法会遭恶报。他们说他们是讲法律的,我说共产党从来没讲什么法律,共产党做错事从来都不承认,法律规定信仰自由,我们信仰“真善忍”没有错,现在至少有一百一十四个国家有人修炼法轮功,只有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

他们一看没法记录,就叫我下楼。等了好一阵,他们拿来一张打印好的纸叫我签名,一看上边写着光碟、资料什么的,我不签。最后他们叫我们上车回家,我说我们要自己回家,不坐你们的车,他们硬把我们拉上车。上车后我和甲同修就一直发正念,请师父救我们回家。到了县公安局门边,恶警黄华红、孔林就去找局长签字,想送我们到市里迫害。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开车门叫我们下车回家。

我们当时就谢谢师父,让师父操心了。到家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半了。回家就知道同修们发正念加持我们,让我们今天一定回家。在此谢谢同修。

四、找执著查漏洞努力精進

回来后我就想,这次去讲真相出了问题,一定是有执著心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向内找,发现有很多执著心:前一天讲真相顺利起了欢喜心,最近学法不入心,喜欢听别人赞美、喜欢穿着的求名心、虚荣心,还有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发正念打困,炼静功入睡。在与同修相处时,发现别人的想法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时就要讲,有时还在背后提到同修的不足,和同修有间隔,看不到同修的闪光点,没有修好口。这一大堆执著,我真是惭愧啊。

对照师父讲的法,我真是差的太远了。唯有以法为师,向修的好的同修学习,赶快精進实修,才能很好的救度众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