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有惊无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几次想提笔投稿,把自己在修炼路上悟到的法理,大法展现的神迹,及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经历写出来,由于思想业在作怪,总也没有投稿。看到明慧编辑部鼓励大家要踊跃投稿,故排除干扰,坚定投稿,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下午,同修约我们到甲同修家,一是帮助一位从北京劳教所释放不久的年轻女同修发表严正声明,发正念清理她的空间场,让她及时认清并跟上正法形势;二是拿真相资料。不知什么原因,从甲同修家刚出门,我们就被警察堵在屋里(这在她家是从来没有的事)。

有同修上厕所,恶警不让动,还打她。我们五个女的被戴上手铐送進派出所分开提审。我们没有因为他们所认为的证据而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由于我们当时非常理智,法理清晰,意识到我们整体有漏让邪恶钻了空子,要及时补漏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大家要及时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但不管怎样,邪恶烂鬼不配来考验我们。我们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我们不停的发正念铲除派出所另外层层空间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请求师父加持!

突然恶警们一阵惊慌,把我们全部领到派出所大门外,让我们面墙而站,有的人戴口罩给派出所内消毒,有的人给我们量体温,结果我们五个人全体发高烧,恶警谁也不敢靠近我们,离我们远,但把我们包围起来。

大约晚上七八点钟,一二零救护车把我们五个人送到一个“非典”指定医院要隔离检查,医生让我们填表(姓名、地址、电话),我抵制迫害,拒绝填写。派出所副所长急眼了,又打又骂。其他同修异口同声的说:“不许打人。”这一声震慑了邪恶之徒。我们被带進了隔离室,恶警在大门外候着,不敢靠近我们,所以我们有机会切磋。我们一起背法,发正念,找自己的不足,瞅准机会,我们分别各自跑掉了。

我晚上十点多回家,学法、发正念直至半夜二点,院子里有叫嚷砸门声,我悟到不能开门,我若开门是我主动配合邪恶来迫害我,谁动我谁是罪。我是大法弟子,旧势力不配来考验我。

我住的是平房,我想从后窗跑,后窗也有恶警,恶警把铁栏杆整弯了,進来十多个警察,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警察执法犯法,夜闯民宅,我要报警。”恶警奸笑说:你去打“一一零”,正好再抓你一次。由此可见它们对法轮功学员从来没讲过法律。他们把我和我的小孩又抓回医院检查,有两个同修不知去向。

第三天是复诊的时间,早晨六点发现有八个便衣在我家院里监控我,八点左右,一个自称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姓杨的队长跟我商量,要求四个人在我屋里等待,到下午一点去复诊,说一是因为外面太阳晒,二是让邻居看到对我影响不好。实际上是它们怕我跑掉,我坚决不同意。我是修大法的,邻居都知道我是个好人,堂堂正正。邪恶是最怕曝光的。迫害到我家门口来了,还不让我声张,多邪恶呀!正好让老百姓看看这些警察一天都干些什么,放着杀人放火偷、抢、贪污、腐败不管,专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最后他们没有得逞。去医院复诊后,我们三个同修分别回家了。

所属分局的副局长伪善的向我们解释说:“这次叫你们来是因为你们发烧,怕是“非典”,不是为法轮功。再说你跑什么?”我说:“你们警察又打又骂的,我怎么不跑!”打我的副所长一听低着头。多可笑啊!此地无银三百两,它们能自圆其说吗?我们在自己家里切磋,谁也不发烧,偏偏给他们抓走了,恶人们没法收场只好说是非典的原因。最后它们把非法没收我们的一切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炼功带、真相资料都归还给我们了。

在此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使我们有惊无险,真正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殊胜!写出这件事情是想和同修们一起分享师父的慈悲,鼓励那些对师父对大法还迷惑的同修赶快把思想扭转过来,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