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每个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都可以写一本书,我也一样。它记载着我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慈悲的师父对我一步一步一点一滴的呵护……

得法与修炼初期

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因学法少,虽知大法好却不怎么精進,直到九六年才慢慢溶入正轨的修炼。修炼初期因心态纯净有许多神奇的事情,当时自己也觉的很自然,也没放在心上,多年后回想起来才觉的神奇极了。

我是一个很好玩的人,爱好广泛却没有很精通的,不是有恒心的那种人。我的一个同学曾说:和你在一起永远不愁怎么玩。气功热时,我知道许多气功,但就是不炼,要说我炼气功,了解我的人一个都不会相信。但我却炼起了法轮功,而且一炼就是十几年,一炼到底。多年后我才明白:我就是为法而来!在大学时期我就潜意识的知道自己天上有个师父,经常在日记中、在心里对师父诉说许许多多对人生、对生命迷惑的问题,经常在心里对天呼唤着师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了师父在武汉的热线广播并让母亲去学,但自己却因缘份未到迟母亲两年才开始修炼。

开始到炼功场炼功时,我孩子才一两岁,我打坐,她就自己在旁边玩,一次(傍晚)她一下从台阶上头朝下摔下来,就听“咚”的一声摔在水泥台阶上,我忙去抱她,而她却好象啥事没有,没哭、头上也没包,她接着玩,我也接着炼功。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次,早上五点左右我和妈妈准备去炼功场炼功,这时我丈夫也醒了,拉着我的手示意我留下,我轻轻拉开他的手去了炼功场,走在路上就感觉小腹部位一揪,觉的一种类似色欲的东西被师父去掉了……

有次吃饭被鱼刺卡住了,弄了半天也没弄出来,我边走向台灯边想,再不出来就求师父。还没等我走过去,就已经好了,神极了。

在单位里,我有时利用午休的时间炼功。一次,单位领导让人把一台报废的大钻床用两个大枕木架着放在我的工作间里,我那本来就只空了那么一块地方,一放完就很挤了,等人走后,我心里想着:这么挤怎么炼功呢?边想边用脚把钻床往后蹬了半米多远,空出来了一点地方。当时也没多想。第二天,来了四个单位里的大力士,准备把钻床弄出去,各种办法都用了,钻床却纹丝不动,我心里一惊:昨天我没用多大劲就把它推到后面去了呀,我还是个女的呢。我又用昨天的方法试了一下,钻床却再也不动了。

还有一次,在单位接插座,同事接完后,我去插上试一试,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电光一闪,我虽愣了一下,却没怎么害怕,自己的右手已变的象锅底一样黑,同事惊叫着,我用另只手在手心里一撮,手白白的好好的,同事简直不相信,拿着我的手看了半天,我说:多亏是我试的,我炼法轮功有师父保护。象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迫害

九九年中共邪党无理镇压法轮功,全国一片红色恐怖。电视滚动播放着欺人的谎言,我流着泪回忆着自己从得法到当时的一点一滴:我是被师父慈悲温暖的大手一步一步呵护着走过来的,没有师父就没有我的一切!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悟到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只身一人去了北京。很少出远门的我,带着上访信顺利的到达北京找到了信访办。期间也有许多奇迹:我先到老家看望我那患直肠癌晚期、孤寡独居的叔叔,因我的到来,叔叔的痛苦减轻了许多,并安详的离世了,乡亲们都说:你赶的真巧,能给叔叔送终。(爸爸的家族里就我一个独生女)料理完叔叔的后事,我就赶往北京。在北京我碰到了一个东北男人,他自称是个老访民并领我住到了一家地下旅社,由于师父的呵护没有发生任何危险,而且使我在所有旅社都贴着不许法轮功入内、发现就举报的北京找到了住处。之后,他骗我信访办有熟人帮我递上访信,又想骗我把钱财放在他那保管,并阻止我找同修,我却如愿以偿的“碰”到了同修,摆脱了他的纠缠,顺利的進到了信访办里面,完成了自己的心愿。没有师父的呵护,我简直寸步难行,平时我可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的。

从北京被非法关押迫害遣送回来后,当地公安分局又把我非法关到武汉妇教所迫害了十五天,之后在单位又被非法办了一个多月的学习班。

二零零一年自焚伪案使邪党开始了又一轮的疯狂镇压,我被所在单位无理迫害,办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学习班、遭下岗威胁、并被逼迫写所谓的认识,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遗憾,之后,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分别给派出所、保卫科、公安分局写了严正声明,向他们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转法轮》是一本宝书。随后又遭到了更严酷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我被邪恶的公安分局从上班地点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武汉汤逊湖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期间因自己人心重、执着亲情写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写的东西,给修炼留下了污点,我真是追悔莫及、痛心疾首!这里再次向师父谢罪!声明所说、所写、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

证实法救度众生

从得法修炼、到无理镇压、到非人的迫害,一路走来,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和同修们变的成熟了,成长为一名大法弟子。好象是二零零一年年底我和母亲及同修开始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我在同修引领下从一张开始,克服怕心走街串巷发放真相资料,救度这一方众生。我们发过单张、贴过不粘胶、也发过光盘、挂过真相气球、小条幅、发过小册子、《九评》……。在初期资料缺乏时,我把看过的明慧周刊中适合常人看的文章裁剪下来,贴在外面让众生看;带着孩子(小弟子)到公园用油笔写真相标语;和同修、孩子一起喷写真相标语;在圣诞及节日里买来贺卡、小礼物,写上真相扔到校园里、送到世人门口。据孩子说他们班的一个同学捡到写有真相顺口溜的小圣诞老人后,在班里唱了一个下午(下午自习)。我们把写有真相的小圣诞树挂到世人门口、公园的树上,收到了好的效果。因为有法的指导我们的智慧越来越多、怕心越来越少,师父说过让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二零零三年我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开始制作真相光盘,并很快学会了编辑软件的应用,与同修分工协作制作适合各类人群的真相光盘,送给同事、朋友。零八年前后又有同修加入進来制作真相光盘,同修也新买了托机(可以将一台电脑变成多台使用),效率提高了许多,我不象以前那样忙了,现在我主要负责刻录师父的讲法光盘。二零零九年四月在明慧文章的启发下,我开始用手机发真相短信,我按网上的介绍买了一款群发手机,参考同修的经验编写真相短信,积累发短信的经验。我收到许多回信,有常人的、有恶警的、有感谢的、有谩骂的、有把我当作朋友的、也有无聊想聊天的……。我把明慧每日文章上恶警的号码抄下来,有针对性的发短信,不方便按号码发的时候,我就随机输入电话号码,随机输入的号码回信的也非常多,我想这是师父鼓励我,让我确信短信也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刚开始发短信的时候,由于便宜的卡不太容易买到,也不太懂,我就往里充值,结果刚充了三十元,卡就被封了,可后来我用另一张卡时,又多出来三十元。真是大法的资源谁都别想拿走。

在大法中修炼,我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师父的呵护,也感到师父在推着我们向前走,现在连常人都在寻真相,我们更要加快救度众生。一次,一个听过真相并已三退的同事找到我,让我帮人三退,之后还慎重的确认了两回,让我感到自身责任的重大,我们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

修炼的不足

我们一步步往前修着,师父一步步指引着我们,修正着我们修炼的路。我觉的自己的慈悲不够,没有把“他的事当作我的事”,还没有完全溶入整体当中,还有怕心,还有安逸心,在带好小弟子方面做的不好,没有督促她学法、修心……。我离法对我们的要求还很远,还要不断的努力精進。

上次法会,我错误的认为写出自己救度众生的事好象有点证实自己,这次我悟到:我们是从大法中修出来的,我们能做成了这些事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和大法在指引着我们,没有师父和大法,没有师父对我们的呵护,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磕磕绊绊溶入了师父多少心血多少期盼,我们只有精進再精進才能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