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北农村大法弟子,九八年三月十六日经同修引导有幸得法,现把自己的亲身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和同修切磋一下。

得法前后

我走進大法修炼是抱着祛病健身,试试看的想法走進来的。因为二十年的劳伤折磨的我没有一点好的地方,还染上了打麻将的恶习,有时连饭都忘做,自己也感觉不对,干活的回来了,上学的回来了,可我这做饭的还没回家,他们准得发脾气,但是我不给他们时间,進门我先闹他们。多么肮脏的一颗心,连家人都算计。

我第一天从炼功点回家,晚上就睡了一个安稳觉,这种感觉已经二十年没有过了,我发自内心的说了一句:我找到了真正能救我的师父,这条路我走定了。把所有的药全部扔掉,戒掉打麻将,逐渐把所有大法书请到家,当看书时又有了困难,我只上过一年半学,书上的字认识不了几个。师父给了我智慧,生字越来越少,法理越看越明,身体变化越来越大,信师信法也越来越坚定。后来同修推荐我当辅导员。

坚信师父坚信法 正念显神威

“七·二零”后,我和同修联系上,把师父的经文送到每一位同修手上,并告诉我周围的同修从明天开始谁都不去报到了,我们没有错。那天我在村边干活,大喇叭就叫,我心想,不用叫,今天一个都不去,大喇叭叫了一会儿就停电了。

有一位同修遭到迫害,从二楼跳下来不能动了,我听说后就去看她。她婆婆和我说:这人永远站不起来了,神经线摔坏了。我说:没事,她能好,因为她是大法弟子,师父一定管她。我鼓励同修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别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同修的丈夫听见了,用手指着我说:“你给我走,你怎么那么讨厌,你以后别来了,我一听那个就来气,你还老来”。我说:“你怎么和我说话呢?连个做人的标准都不懂,不用说我是你的长辈,要是个过路的还怎么着,我们不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吗?我们错了吗?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来不是为了给你找麻烦,因为我们是同修,她离不了我,我也离不了她。现在你比我更了解她的情况,说是摔坏了神经线,不管怎样,在我们修炼人面前什么也不是,你也不要失望,我们要配合好,不要冷言冷语对待她,给她增加压力,我这是为你好,她要恢复不过来,受害的是你家,现在是十月,头过年我想让她站起来,过个痛快年。你现在的付出不会白承受,以后你就知道了,你做饭吧,孩子们回来就饿了,我也该回去做饭了”。他把我送出了大门。

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忆事情的经过,为什么说了句头过年让她站起来,其实是师父利用我的嘴在告诉他们,做什么事情我们只是有这样一个愿望,都是师父在做。同修一个多月就能扶着椅子走路,两个多月也就是头过年,完全恢复好,也能干活了,她的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修又加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之中。

助师正法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在零八年阳历一月,听外村同修说:有一批挂历印的都是邪党魔头,发给了我乡各村党员,说是你们村印的,是村支书家印的。他们家串门的又多,又打麻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到位,干脆写封劝善信说的更全一些,告诉他不要再印大魔头挂历了,现在全世界都在搞退党团队大潮,这是天意,解体邪党是天定的,也是历史的定数,你这么做是逆天意而行,无知中在犯罪,是在散布邪灵害众生,做了好事得善报,做了坏事得恶报,我是真心为你好。装了两张真相材料,告诉他按上面的网址用电脑把党退掉,自救保平安。刚过完年,他们家两位老人岁数都不大,煤气中毒,先后都去世了,闹的一个大家族,一个正月都没安宁。

在邪党开奥运前几天,乡村干部到我家对我迫害,要身份证,一千元押金,报到签字。因为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说我顽固,把我和另两位同修列为重点。在奥运开始的那天都不叫回家,让送饭,我说不是我做的饭都不吃,我家有的是活儿,我还要抱孙子呢,没时间在这陪你们。说完我就走,他们说:你真走啊,查岗来怎么办。我头也没回就走了,刚到家就打电话,说你快回来吧,查岗来了,支书到家去找我,我边走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院子里有两辆车,满屋的人,我一進门,找我的那个乡成员就说,这是书记(我知道这是警告我),我没说话,邪党书记马上问我:还炼没炼功。我笑着说:我没见过这场合,不知道怎么说。村支书说不知道怎么说上里屋呆着去,以下的问话他们就回答了。

他们走后,找我的那两个乡里的人就叫我,他说,你刚才多玄吧,你说句不炼不就得了吗,要把你带走,你把大家都连累了。我说别怕,这不躲过了一劫吗?他心情好是我对他没恶意,我谁都不恨,包括你们,你上报给我们掩盖那是你在选择美好未来,会得福报,所有替我担心的人,美好的未来属于你们,大家都笑了。

在回家的路上,同修说:“你没说‘不炼了’是屋里乱,不然不会放过你”。我笑着说:“我觉的这话没在法上,师父不是时刻在我们身边吗?师父见我真的不想说不炼了。师父能叫邪恶把我带走吗?我们不是光喊口号,关键时刻师父就看我们的心”。

我们也有许多不足,尤其是农活一忙,四个整点发正念都保证不了,稍一放松就赶不上晨炼,学法也少,三件事就做不好,尤其是到现在,我们还没有集体学法。我在遇事过关中也能想起师父的法,但写的时候又不知道是在哪讲的,所以很少引用师父的讲法,这是最大的缺点,早就想写就是下不了决心。后来一想,修炼十二、三年了,就没有向师父汇报的?写文章的过程就是去掉人心,纯净自己的过程。利用好师父给我们延续的时间,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因悟性差,文化低,认识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