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

一、修去“怕”心

二零零二年从劳教所“黑窝”受迫害出来,丈夫已被恶警迫害残疾后,要送進劳教所。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但是“610”、居委会假惺惺的说:“有困难找我们”,然而他们根本就不会真心帮助你的。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黑窝”里出来仅一个月,就找到了满意的工作,收入也不错。但受迫害的阴影在心里怎么也挥不去,除了学法、炼功,根本不能做到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而且不敢开口讲真相,在整个一年中没有讲过真相,也不敢让人知道自己修炼大法,更不敢主动和同修接触。甚至有一次,在离家很远很远的街上放了一张护身符,心里还后怕了一个星期。

随着慢慢与同修接触,心里的“怕”的物质也在一点一点的去,同修给了我一些不干胶真相贴,自己也开始去张贴了,由此走出了第一步,跟着不断的学法,也明白了师父在讲法中说的“三件事”对我们来说就是重大的责任。胆子也就大起来了,但还是开不了口直接向人讲真相。没有打印好的真相贴就自己去买粘贴手写,写上大法洪传和恶人受审等各种信息,走到哪,贴到哪。

包里也放上真相资料,随时准备发放。正法走到需要讲“三退”救人了,自己不会讲怎么办?就和会讲的同修结伴出去,看看同修是怎么讲的。开始也是“怕”的不得了,同修在那里讲,自己离的远远的,心里还“咚!咚”跳不停,和同修一起出去了几次,自己的“怕”心也就少了。记的一次下午,我自己出去,看见路边一个人正在晒豆荚,搭上话就聊了起来,我问他知道“三退”吗?知道法轮功吗?而他却滔滔不绝的给我讲,他的同学就是炼功的,他同学给他讲过真相,他什么都知道,也知道邪党坏等等。我和他聊了很久,他还嘱咐我要注意安全,也很谢谢我。第一次的开口,也增强了我的信心。离开那个人后,走过去看见一个人在采草籽,我就去帮他采,边采边和他聊天,原来他采的草籽是做药的。我给他讲了真相,并送上真相资料。他不停的谢谢我……。

只要走出了第一步,就会发现讲真相真的并不难,明白了修炼人的责任,随时就会有有缘人走到你身前听真相,师父也会随时在身边保护你。有一次我到乡下去看一个同修,只知道大概地方,车子都开过了,我还没下车,这时,车里一个人突然开口,就在这里下车。我半信半疑的下了车,结果那个同修的家就在附近。我知道是伟大的师尊借那人的口在帮我呢。还有一次,我去发真相资料,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一直都很顺利,最后剩几份了,我想到前面那个村子去看看,突然脚下一个石子把脚绊一下,并把脚往后蹦,后来过去一看,那地方还不适合那时去发(当时是大白天),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和保护我呢。

二、在背法中精進

我学法的时候,不能静心,往往读完了一页,却不知道读的什么内容。为了学好法,在通读《转法轮》的情况下,每天坚持背法,哪怕每天只能背一小节,也坚持背。

背法的时候,有时静不下心来,一句话读了十几遍还在读,警醒过来后,一句话两遍就背下来了。由于要工作,要照顾孩子和老人,背一遍《转法轮》往往要几个月,故此仍坚持通读大法经书和经文,这样自己才不会掉队,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才能做好“三件事”。

回想这些年来走过的修炼路,遇事不向内找,小事就发脾气,特别是在对待丈夫(同修)的问题上,总是认为他不精進,(在被恶警迫害致残后,状态一直不好),对待他没有修炼人的善心和宽容心,总是用自己在法中悟到的去强求他,而不找自己的原因,也不是从法理上去帮助他共同提高。没能做到师父说的“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当我学会向内找,努力抑制自己易怒的心态后,发现他也能自己学好法,炼好功,并也能主动向人讲真相,并不是向我认为的那样一无是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