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誉上搞臭”:农家妇女遭游街侮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大法弟子刘凤芝,女,五十三岁,河北迁安市扣庄乡东牛山村人。二零零一年在自家门口遭游行侮辱;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再遭绑架,遭恶警浦永来电昏死过去,躺在地上几个小时不会动弹,血压高二百七。

二零零一年春的一天上午,刘凤芝正在家里料理小卖部,迁安市烟草公司一行人来到她家,说是看看有没有卖那些不让卖的烟,就在屋里屋外的到处翻看,当看到她家有一本《转法轮》时,就问是谁学法轮功。就在当天下午,扣庄乡派出所恶警就闯入她家实施绑架,恶警让刘凤芝骂大法师父,刘凤芝正告他们:“我不会骂人,我妈没教过我骂人,骂人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没有道德的人才骂人呢。”

就这样,刘凤芝被劫持到扣庄乡派出所一宿,第二天就被非法关入迁安市看守所十二天,而后,又被劫持到原迁安镇刘季庄村东的洗脑班(专门用于非法囚禁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二天。

在看守所期间,刘凤芝被戴上手铐,被强行押上公开审判犯人的大汽车上,至少有三十辆车,从看守所出发,沿着刘凤芝所在的扣庄乡各个村庄及她自己本村游行,最后又到扣庄乡公审大会的台上站着,并给刘凤芝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自此,给刘凤芝名誉上造成很大的影响。致使后来孩子的婚事都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这就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恶毒的指令下的一个实例。

在此期间,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大法弟子李玉莲和刘秀英,她们在炼功时遭一姓杨的恶警用扫把打。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刘凤芝再遭绑架,被劫持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恶警强迫她们做奴工,包棉签,还给每人定量。强迫大法弟子说、写不愿意的事情。八个月后才回到家中。当时身上带的二百二十元钱也被迁安恶警指使的一女人抢走,刘凤芝曾经向恶警哈福龙索要,他谎称没看见。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国保大队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开着两辆没有牌子的灰白色的车,绑架了刘凤芝。刘凤芝遭到浦永来等人电棍电击迫害,电昏死过去,躺在地上几个小时不会动弹,血压高二百七。刘凤芝仍然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十四天的时间。到第十四天时,刘凤芝呕吐不止,约有半天的时间,血压再次升高,看守所不敢要人。最后,公安局向家人勒索五千元现金,才被放回家。

小议:一个五十多岁的农家妇女,一个普普通通的贤妻良母,只因为相信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做好人没有错,却多次遭中共恶警的绑架迫害,给本人及家人的身心都造成极大的伤害,使家人在极度恐慌中艰难度日。共产党标榜“为人民服务”、“和谐社会”,十年来,绑架迫害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这是为谁服的务?每个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象这样的家庭有千千万万,这样的社会又怎么谈的上“和谐”?谁是不和谐因素的制造者?很显然就是中共自己。真正的和谐社会是没有中共独裁的社会,那时善良的百姓才能拥有真正的自由、民主,最基本的人权才能得到保障。从中也能看出,对善良好人的迫害,必定是邪恶才能干的出来。惧怕已经步入老年人行列的普通农家妇女,这样的党还不邪吗?其实也凸显其存在的恐慌和危机。天灭中共,指日可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