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六一零”头目杨玉林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杨玉林,男,四十八、九岁,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目,唐山市迁安强制洗脑班头子。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杨玉林一直在洗脑班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残忍,张口骂人,语言污秽。举手打人,所有进过洗脑班的大法弟子几乎都遭受过杨玉林的毒打、迫害。

杨玉林真正的单位应该是,迁安市市委某办公室的一名副主任。邪党迫害法轮功初期,自己向上级请调到洗脑班,妄图以此加官晋爵。但是至今没有达到目的。

一.迁安市洗脑班恶人恶行简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迁安市非法成立了洗脑班,在迁安镇刘季庄村东(已搬迁)。在洗脑班里,大法弟子被强制看诬陷大法的材料,恶警强迫写批判材料,不写这些就让在雪地里跑。洗脑班对外说是感化,其实是暴力加流氓行为。

首先是不给学员们饱饭吃,每天都得奴役劳动和所谓的训练。教练是特务连复员的刑警。他们强迫学员走鸭子步,两人互相背着,单腿、双腿蹦,还有老汉推车(实际就是在地上爬),在雪地里蹦爬,谁走不动就暴力加威胁。让学员从两米高的墙上往下跳。洗脑班对面就是住宅楼,很多人都看到了迫害的事实。

特务出身的恶警走了,又换上了孙刚、兰田,他们还是变着花样折磨人,他们一会儿让学员跑,一会儿让学员蛙跳,一会儿让学员背着40、50斤重的沙袋子围着院子跑。学员们是饥肠辘辘。一名男大法弟子还遭到政保科耿纪洋和浦永来的毒打,他们是拳打掌搧。

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气温高达38摄氏度以上,但洗脑班的恶徒还强迫大法弟子在烈日下跑步,而他们却在阴凉处坐着喝茶。大法弟子们跑得汗流满面,腿脚发软,有一名大法弟子实在跑不动了,就一瘸一拐地走,恶徒孙刚就让她站到楼前面对着太阳暴晒,稍后,二十几名大法弟子都停了下来,谁也不跑了。恶警张印树见此情景气急败坏,对大法弟子连推带打,最后恶徒无可奈何地说“都不跑就算了,都回屋去吧”。

洗脑班楼道的地上摆了一大排图板,上面都是诬蔑大法、栽赃陷害大法弟子、颠倒黑白的事件。他们的目的是用这些来迷惑学员。大法弟子却从中找到了很多疑点、漏洞,写成了文字材料澄清事实。邪恶头目一看就慌了阵脚,急忙用车把这些图板拉走了。

洗脑班的每个房间及楼道的墙上都贴了很多诽谤大法的标语。大法弟子把所有的标语全都揭下来撕毁了。几天以后,这帮恶徒才发现标语没了,就开始追查。市委610头目杨玉林伙同公安局政保科全体人员逐个审问。恶狠狠地说:“撕掉标语和发传单是一样的罪,都得劳教。我们查指纹去。”说完,拿起了从垃圾堆里拣回来的标语碎纸片走了。此事不了了之。

后来,恶警们就把十来个人锁在一个屋子里,上厕所也不让出去,就在屋里大小便。窗户用8号铁丝拧着,炎热的夏天屋里不通风,又臭又热。饭送的越来越少了,碗里的粥就几个米粒。有两个女学员被杨玉林、张印树揪下来很多头发,其中有一名女学员脑门处有核桃那么大一块头发被揪光。还有一名女学员被杨玉林打得眼底出血。

后来,洗脑班又搬迁至迁安市种子公司院内。

大楼的三层是洗脑班“办公”地点,从各单位抽调出来的专职人员。长期看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12人,分为三组,每组四人。杨玉林直接唆使手下的人:对待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放人,炼功就打,绝食就灌,为了“转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这些人的工资原单位照发,在洗脑班吃喝不掏钱,每月可拿360元的基础奖金,转化率高奖金可翻番。

四层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每人一个房间,室内一张床,一个马桶,门上有锁,为了24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照明灯昼夜长明。每天收取伙食费高达20元,而实际费用不足5元。室内安装一个小喇叭,不停地播放诽谤、诬蔑大法的东西。

“六一零”副主任杨玉林、洗脑班主要头目犯下重罪,十年来所有进过洗脑班的弟子几乎都遭受过他的毒打,凶狠无比,张嘴骂人时唾沫星子乱溅,说出的话下流肮脏,比泼妇还厉害。其人失控地作恶。他还经常指使其他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谩骂、侮辱。

二.以下为杨玉林十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具体事实,

1.郑爱华,女,六十岁左右,河北省迁安市迁安镇某村人。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彭明辉、王士武(遭恶报已死亡)将大法弟子郑爱华从家中绑架,随后强行送到迁安镇刘季庄村的洗脑班三个半月(一百零五天),当时六一零的头目是杨玉林和赵老二。

在洗脑班,杨玉林挑唆家人打她,并在旁边助威,喊打。郑爱华被打得休克昏死过去。后来,家人被勒索一千六百元后回家。

2.李凤珍,六十多岁,女,迁安市建昌营大郭庄人。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大法弟子李凤珍被建昌营派出所干警赵某和建昌营镇副镇长金士强受彭明辉指使,把李凤珍非法押送到洗脑班,李凤珍抵制迫害,开始绝食抗议,被恶人们灌了四、五次,牙被撬掉一颗,插管时就插进了气管,李凤珍被恶人们害得鼻嘴往外呛血沫子,医生说一个星期内都不行,已经有内伤了,恶徒杨玉林却说明天还接着灌。

二零零三年阴历四月十五日迁安国保大队(原政保科)又把李凤珍从弟弟家抓到洗脑班折磨。洗脑班恶头目杨玉林带三个人轮番毒打,鼻子、嘴鲜血直流,用皮带抽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淋,头发揪掉一撮撮的,到后来头发全部脱光。头和脸青肿,几天残酷的折磨,身体状况直下,绝食绝水请愿无条件释放,她的头胀胀的,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恶人还对她野蛮灌食六次,牙齿撬掉两颗。把李凤珍打躺在地,揪着头发再打,血流一地,头发揪掉一撮撮的,直打到三个人再也打不动才停手。李凤珍被打得血肉模糊。

洗脑班还对李凤珍野蛮灌食,每次灌半盆,肚子灌的鼓鼓的。最后一次灌食时,还没等拔灌食管,灌下去的东西全喷了出来,吓的他们都跑开了。杨玉林、彭明辉等恶人又谋划把李凤珍送开平劳教所,因劳教所不收,又把半死半活的李凤珍拉了回来。

回来几天后,血压突然升高、心脏衰竭、两眼失明、两耳失聪,这时张大夫着急了,紧急商量怕出人命,这才又把李凤珍送回家,回家三个月没下炕,四十七天没解过大便,小便失禁。吃不下东西,勉强进点食,就恶心、吐,直到现在走路还头重脚轻、身体打晃,视力减退恢复不到从前那样,远一点就看不清,大小便失禁,还是恶心、吐,头经常没有知觉,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靠丈夫帮助。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迁安市恶警浦永来、哈福龙、侯锡昌、胜某等六人驾驶无牌车,于十二点钟多闯到造纸厂平房区,翻墙潜入民宅,对一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非法搜查,一无所获后,绑架了串门的六旬法轮功学员李凤珍。六恶警将李凤珍劫持到洗脑班,洗脑班头子杨玉林上去就打李凤珍的嘴巴,李凤珍的三颗牙被打活动,当时嘴角就流出鲜血。杨玉林打完人就出去,一会儿又带二个人进来,三个人将李凤珍的两臂强拧到后面,为掩盖罪行粗暴擦去她嘴角的血迹。

3.周秀侠,女,四十岁左右,原迁安市食品公司肉联厂职工。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凌晨四点多钟,在去迁安市城内的长青小区发真相传单,发完一个单元后,从楼里走出来,刚要推着车子走,正好撞见邪恶“六一零”的头目杨玉林,杨玉林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自行车,周秀侠急转身就跑开了,杨玉林紧追在后面,他追不上周秀侠,就让给他家装修的小工帮着追。追上周秀侠后,一会儿,国保大队的彭明辉、浦永来等人就开着警车来了,又一次把周秀侠绑架到国保大队。

十三天后,周秀侠被非法劳教两年,关进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初才回到家中。

4.张立芹,女,四十五岁,迁安市杨团堡中学一名英语教师。恶党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后,还在给学生们上课的张立芹被绑架了,然后他们又到张老师的住处拿走大法书籍,屋里只剩下张老师两周岁的儿子,被吓得大哭。学校好心的老师只好把孩子送到二十里外的她姐姐家。

张老师被送到洗脑班后,受到非人的折磨。这还不算,最主要的一件事,张老师的丈夫从北京来到洗脑班看她,夫妻住在一起,一个月后,张立芹发现怀孕了,呕吐不止,只能喝点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邪恶的“六一零”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看电视,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将水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什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

那一年快到年底了,恶毒的杨玉林企图逼迫张立芹放弃自己的信仰,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两人一班,一班两个小时,轮番看着张立芹,张立芹一打瞌睡就打她嘴巴,这样的迫害长达四年之久。

三.杨玉林家庭情况

杨玉林,原籍河北省迁安市杨店子镇张官营村人(或附近村人)。现住在迁安市长青小区。妻子叫王悦荣,在迁安市购物中心三楼卖过服装,其妻子家住迁安市迁安镇建设村,丈人叫王帝,大舅哥王海丰,在迁安市建设银行上班,二舅哥王海江,在地税局上班。

杨玉林电话0315-7898663 办公室0315-7639612 手机13603153659(为从前的电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