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比的幸福与快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得法的老弟子,未得法之前我的身体、家庭真是一团糟,回顾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也真是不能用现在的语言表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去了北京,当时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去北京就想起一滴海水的作用。回来后,有一天半夜一点多钟,他们又敲我家门,把丈夫和儿子吓了一跳。他们让我写保证,我就问他们:“你们让我保证什么?保证我不做好人做坏人吗?保证我不炼功继续吃药吗?保证我和丈夫打架生气家庭不和吗?我炼功又不伤害别人,为啥不让炼,为啥不让我做好人?”他们说我嘴硬,要带我走。我当时也不懂正念,我说:“为啥跟你们走,我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道路,我师父给了我这样的好身体为什么不好好炼功?我没修炼前,全身是病,现在我没见过师父的面,全身上下的病都好啦。你们说现在科学進步,但它看不好我的病。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做好人国家要管?我如果是你们的亲人,现在身体这么好,你们能不让我炼功吗?你们能说大法不好吗?”我给他们讲了两个多小时的真相,他们走时说大法好在家好好炼功,有一个警察还流下了眼泪。

后来我开了一个门市,凡是来这里买东西的人,我都要给他讲大法真相,警察、记者、老师、局长、学生,不管是什么职业,只要和我来往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好几年了,县公安局办公室的人员一直在我的门市采购物品,并让我立户记帐统一结算,因为他们觉的大法弟子靠得住,产品质量有保证,态度又好。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问世,开始劝三退,这比讲大法真相难,也把我给难住了。门市邪党东西很多,象国旗,队旗,团、队标等,怎么办?我炼功,家人不炼,我求师父加持,慢慢说服丈夫。丈夫很支持我炼功,看我很痛苦,当时就说“咱不要它”,就这样把几千元邪物全部销毁了,不让它存在世间继续毒害世人。从表面上虽经济有损失,可我们的门市业务非常好,人多的时候,全家四个人上手也忙不过来,真可谓“门庭若市”。

我讲真相劝三退,丈夫、儿子也很支持。丈夫当过局长,但他不走上层路线,看不惯邪党的弄虚作假,他第一个退了邪党组织,并叫儿子快退。丈夫考虑到安全,不叫我在门市发资料,告诉我只要不拿资料就嘴讲谁也不敢动你。儿子就帮助我避开丈夫发资料,还帮着做各种真相资料,帮我一夜夜的写大法标语,跟我出去贴。

儿子的一件小事使我很是感动。一次,儿子在门市帮我看摊,等买东西的人都走后,他告诉我:“刚才有个妇女领着一个念小学的孩子来买东西,可她偷偷的往兜里装了一把梳子,为了不让孩子从小就降低妈妈在心中的地位,也不能让孩子跟着学坏,我就没有揭穿,放她们走了。”

在当前利欲薰心的社会状况下,儿子能如此为别人着想,能如此善解恩怨,是大法的修炼环境改变了他,他虽还没有修炼,但“真善忍”的理念也经常在他的为人处事中显现,法轮大法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这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啊!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无比的幸福与快乐。

讲三退,刚一开始不敢讲,怕人说我们搞政治,但想到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与责任,我们必须去讲。刚讲的第一个是团员,很快就退了,我很高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开始顺利的讲三退,对像主要是学生和老师,还有校长和教育局的干部们,他们基本上办了三退。

大约是零六年,血旗挂在门市旁的局楼上,我就求师父加持发正念,第二天血旗都不见了。我欢喜心上来让邪恶钻了空子,把自己的左脚小骨崴了,不过七天基本好了,我一天也没有休息。

零七年底,儿子有了媳妇,我给她讲真相,她为了不让我生气,让我给她退了团。零八年奥运,单位天天造假,她和我生活在一个家里,发现我办事处处考虑别人,和她上班干的工作不是一回事儿,回家和我诚恳的说:“妈,我错了,我做了个大错事。我不是团员,上大学就入了邪党,您给我用大名退出邪党组织吧!”现在她也在和单位同事、同学讲大法真相。

我还有不少人心没有放下,我一定要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勇猛精進,走好师父安排好的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