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迫害阴影,回派出所办结婚证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二零零七年,我再婚,办理结婚证需要离婚证、户口本、身份证。当年,前夫以我炼法轮功为由,单方面提出和我离婚,在我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法院只给了我一份判决书,没有离婚证。两页判决书上写的全是我因为炼法轮功進京上访,在看守所带头绝食,又被非法劳教……,这份判决书将起到离婚证的作用。

一想到,我需要去户口所在地的公安分局、派出所(都曾经参与迫害我)去办理相关手续,内心不由自主的害怕,这害怕如影随形,因为我是老学员,碍于面子,怎么也不好意思与同修交流,心上总象压块大石头,觉的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一同修炼的丈夫也同我一样,内心忐忑不安,终于他忍不住去找学法小组的同修商量,大家都希望我们去补办结婚证,可是怕因此而遭迫害的心,使我寸步难行,办与不办,每天在心里翻腾。

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弟子:许多在北美的弟子未婚同居,甚至已经有了小孩儿,是否应该补办一下结婚证书?”“师:应该。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去修炼。咱们换句话讲,在中国过去人结婚要天地承认的,所以叫拜天地;要得到父母承认的,要拜父母。在西方社会要得到他们的主和神承认的,所以要上教堂向主发誓,主或神做你们的证婚,证实你们的结合”“ 当然,你们心里头想:我们虽然没办理手续,但是心里与行为上就象已经结婚了一样,有了孩子了,我们也不可能分开了。但是你们没有履行过手续,你觉的能够做到相互负责任,我说这一点不错,但是为什么不去办一下手续呢?最起码叫常人社会认为你们是合法夫妻。我想是这样的吧?”我下决心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势力。说也奇怪,念头一出,心一下不再杂乱,好象清可见底,思维就象一条线,笔直清晰,一点顾虑都没有。

几天后,我按计划返回阔别几年的老家(长春),踏上老家的土地,不禁想起当年屡次被迫害,全家被迫迁徙异乡,谁知今日为走正修炼的路,我又回到家乡。这块我曾经亲耳聆听师尊讲法的圣地。师尊啊:弟子,一定不辜负您的慈悲救度,一定走正修炼的路。

八点三十我与亲戚去市公安局。路上亲戚回忆说:“前年家里人替我办身份证时,不但没办成,而且还惹的公安局的人一再追问我的下落……”我平静的安抚亲戚:“这次,一定会顺利办成,谁也不敢找我的麻烦。”

到市公安局照完相片,办证员拿着我的户口本说:“你是××吗?”我说:“是。”办证员似乎若有所思的说:“你连第二代身份证都没有办过,你得回户口所在派出所。”我平静而又不容置疑的说:“现在就办吧,我没有时间来回跑呀。”她马上给我登记办理,并按我的要求先做出一张临时身份证。而后,我又拿离婚判决书回到户口所在派出所,想到去派出所,心头还是涌起一阵怕,不禁想起当年因進京上访在派出所经历的一幕幕,我请师尊加持(其实,从出发一直都很清楚的感受到师尊加持下的正念坚定的力量)。

到了派出所,来到办公大厅,我说明来意:再婚,办结婚证,需把户口本“已婚”一栏改为“离婚”。并递上“判决书”,户口本,办事员接过判决书,越看表情越阴,她看完后,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假装轻松的说:“得复印一份。”然后拿着我的判决书往里走。里边坐着一个身材魁梧黑胖的男警官,我让亲戚去复印,我留下来发正念窒息邪恶,就在办事员要将判决书递给男警官时,男警官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同时,大厅里又進来一帮人办事,办事员忙起来,边忙边用眼睛偷偷地观察我,我坚定的站在柜台边,发着正念,强大的正念抑制了瞬间涌上来的怕心。突然,一阵热流从头到脚,是师尊在加持我,我真感到顶天独尊,一点儿怕也没有了。我的亲戚复印回来了,正巧刚才那一帮人也办完事了,男警官还在眉飞色舞的话聊,女办事员边偷偷的观察我,边假装收拾柜台桌面,我平静、祥和的说:“请给我办理吧。”她马上走过来,象一切不曾发生一样,马上拿起我的户口本,改好,并盖上印,递给我,说:“可以了。”我接过来说:“谢谢。”

当天傍晚我就乘火车返回,下车后又与丈夫一同乘船回他山东家很顺利的办理了结婚证书。在买船票时,得知前两天因为风暴没起航,可是我们走到这一天风平浪静,我悟到:只要心性到位,走的正,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在关、难面前就看你敢不敢走过去,真的走过去,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回想办结婚证的过程,有同修集体正念配合的力量,也有因自己正念不足没做好的地方,如:没跟办事的警察讲真相,没把亲戚劝退。今天把这件事写出来,希望有和我相似经历的同修,能信师信法,严肃对待婚姻这件事,走好走正修炼的路。层次所限,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