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岁老人关于诉江案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我是福建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今天听说江泽民被西班牙法庭起诉的消息,心情非常高兴,我觉得这是血债累累的江泽民罪有应得的报应。

大法开传,多少众生走进大法中来。在我修炼不长的时间里,我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通过炼功身体上出现了无病的状态,思想也得到了升华,好事争着做,坏事不沾边,家里人也很高兴。

可是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好功法却却招来共产邪党头子江泽民的嫉恨,发动全面残酷的镇压。他们伪造天安门自焚骗局来蒙骗全国人民、给法轮功抹黑。我在邪党开始镇压以后不久,就到省信访局讲真相,但是选出的代表都被公安绑架,我不是代表但是因为我出现在信访局,所以也被福建省安全厅特务绑架,对我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审问。他们威胁、恐吓我,要我供出所谓的“法轮功组织”,并承认真相传单是我发的,否则就要判我劳教、坐监狱,由我自己选择。我没有被他们吓倒,坚信正的一定会战胜邪的。后来他们见在我嘴里得不到什么东西,就找了个台阶下,叫我回家好好想想,想好了再作交代,要我和他们做朋友,言下之意是要我做特务内线。但这是白日做梦。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为了给大法讨个公道,我带了平时节约的一点钱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我看到不少法轮功学员打开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还有西方法轮功学员,但是他们都被警察推上警车,带走审问。天安门被江泽民一伙人当作了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学员的地方。

我也被抓到驻京办事处送回本地。回来后,我被单位罚款、退休金被降低,很多福利待遇都失去了。在苦难中,我的名字上了黑名单,电话遭监控,家四周经常有人盯梢,去哪里都有人跟踪,我失去了做人起码的自由权利。后来,单位和街道一伙人把我强行送进“转化班”进行所谓的“转化”。那里是中共邪党专门对大法学员进行洗脑的地方,他们胡说什么到北京上访是反国家、反党、是配合美帝国主义反华势力等等,一大堆帽子套在我们法轮功学员头上。精神上的压力、肉体上的痛苦,我们大法学员都遭遇过。我所熟悉的许多大法学员被劳教、判刑、送进精神病院,被殴打折磨,被注射药物。但是就是在这样的迫害中,我们每个大法学员都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对打我们的警察讲真相,想让恶警明白真相,慈悲于他们。

这十年走过来,人们以为法轮功现在没有被迫害了,其实这是善良的人们对共产党本质没有看透。就在最近,福建师范大学有三个女大法弟子(叶巧明、王秀琴、范可娟,均是师大退休教职员工家属或正式员工)又被福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周迅为首的一伙人绑架。他们非法入室绑人,还抢走电脑、手机等,行径和土匪有什么两样?现在还要非法要起诉这三个女大法弟子。我真的想问问江泽民、罗干这二个共产党头子:她们到底犯了什么罪?难道维护自己的信仰也有罪么?有罪的是你们这些国家黑社会头子!

好在公义自在人心,通过我们大法弟子的坚持不懈的努力讲真相,现在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开始出来为大法讨公道了。这次西班牙法庭起诉江泽民就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这说明江泽民之流的邪恶之首最终要被正义的法庭所审判,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老百姓都觉醒起来,退出中共邪党一切组织,彻底抛弃它,才能做自己真正的主人,把骑在中国人民头上的这个历史上最邪恶残忍的中共邪教彻底清除出神州大陆,绝不能让他们继续作恶了。

这是我这个87岁老人真心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