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身边呵护着我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一年夏天的夜晚,我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就带上双面胶到小区去贴,路灯还很亮,我看到一辆摩托车过去了又回来了,我就离开这个小区到别的小区贴。谁曾想到别的小区停了一部车,有个人在讲:这么晚了,哪来的人呢?我一听,心想不能向前走了,就向左边走。正好有片树林,我没加思考的就進了树林。这时就又有部车开过来,我知道他看到了我。我想树林过去有座桥,就向西走。过桥后就感到我的胃在向上动。我认识到可能是师父点化我不能向西走。我就想再退回树林。当退到桥上时,看到西边来了个三轮摩托车,也看到了我。退回树林后,我拔了些青草坐下,这时我发现我穿的是短袖衣服。满脸胳膊都布满了蚊子,但不痛。我用手撸了一下,胳膊上的蚊子死了可没有血。这时我听到树林外面汽车声、说话声、手电光,我知道是警察包围了树林子。就听见警察说:碰脸的蚊子,我们都進不去了,他也不可能在树林子待得住。他们人挺多,还想守株待兔,等了一个多小时,可能警察不相信树林里有人,也没劲了,渐渐的汽车声、说话声都在减少,但还是有手电光在照。我就这样在树林子里坐了四个多小时。小树林也就是二百米长六十米宽,西边是小水沟。到天蒙蒙亮时,来了一群牛,我随着这群牛走出树林。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给我化解了这一魔难。我出来看时,北面停着一部车,车上有人;南面有三个青年穿着草绿色的衣服,在路边蹲着,看到我没吱声,可能因为我脸上、胳膊上没有被蚊子咬过的痕迹。我第二天照常上班,别人根本看不出我喂了一宿蚊子。炼功人都知道,这就是人体转化成神体的体现。

我和同修还三次经历了摩托车奇迹。

第一次,同修一晚骑摩托车带着我到边远农村散发真相资料,做完资料后准备离开,同修摩托车发动不着,因同修骑的是他弟弟的车,对这车不熟悉,只好让同修挂上挡,我推动摩托车三次,就发动起来了。可是车跑了七华里又熄火了,我只好继续推,可这一次怎么推也推不着了。我问了一个开车的司机,他讲前面五十米转弯处就有一家修摩托车的。我们把车推过去,修车人一下子就发动着了。原来是摩托车的电源开关没有打开。我和同修内心都非常激动,万分感激师父,我们没打开电源竟把车开了七里地,这是师父在呵护我们啊。

第二次,我和同修骑摩托车到乡镇散发真相资料,突然前胎破胎,可是抬头一看,不到二十米处就有个修车铺。我们很快补好了胎。哪有那么巧合的事,这又是师父在呵护我们。

第三次,我们去镇上散发资料归途中,忽然摩托车熄火了。晚上十二点多怎么办?正着急时,发现前面一百米处有灯光,过去一看是修汽车的。在那里换了个火花塞,车就好了。在那样偏僻的地区,在那样黑黑的夜晚,三次坏车都那么“巧”,那么神奇。我和同修内心真感到这真是师父在做,我们有这颗心,师父最后成就的是我们。

第三天,听一个做买卖的从家乡回来讲,学法轮功的在他家乡镇贴满了天灭中共和退党团队标语,每家还有《九评》和光盘。全乡镇都在议论纷纷,有的人感到震惊,讲共产党真的快完了。

那天归来的路上,同修看到五光十色的彩云飘过头。天虽冷,可是我们身体暖融融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