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艰辛 一直有师父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看到明慧网刊登的《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启事》,泪水止不住的流……。我多么幸运,能够跟随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能够见证这万古不遇的最珍贵的一段历史,大法徒在怎样的空前魔难下,既修好自己又要慈悲的救度众生的经历。我要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体会,和同修分享一下十年来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心路历程。

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走到今天,每一个人都有一部修炼史。下面我把我的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请同修慈悲指正,共同提高。

得法

我是一名国有大中型企业员工,今年四十一岁。我很早就知道法轮功,当时的北京每天晚上到处都有很多人炼功,看到他们做第三套功法中冲灌的动作,自己既羡慕又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但总觉的自己孩子太小,没时间炼功,直到我妈在我姨家住了几天学了法,拿回一本《转法轮》,我看了一遍,我知道,这就是我生生世世等待的,找寻的,我知道我要跟师父回家了!从此我开始放下人世间所有执着的东西,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这是一九九九年五月。

当时,我只在外面炼了几次功,刚学会动作,迫害就开始了,所以邪恶不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在当地没有我认识的同修,我知道几个熟人以前炼过功,就去找他们切磋,可惜他们因为怕心不修了,甚至不敢说大法的事,说的都是常人的执着事。我辗转跟远在外省农村的亲戚联系上,去那里拿资料、学法、炼功,谈修炼体会,互相切磋,相互交流,每隔一个月去一次,一去三、四天,就这样走出一条修炼的路来。这条路一走就是六年。

学法

我的工作环境一直都有很多人,每天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得法后,我换成了一个非常悠闲、非常安静、独自一人的工作。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工作,我清楚的知道是师父改变了我的工作,也清楚的知道师父给我改变命运时给了别人好处。

我新的工作环境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所以我有很多时间学法,讲真相、劝三退、发正念在班上都能做。我每天上午学一讲《转法轮》后再干活,下午就学师父的后期讲法,我每次都是大声读法,有时读着读着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完全把自己溶于法中,有一种不能言表的玄妙和幸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很多法都能背下来了。最起码,当我遇到问题时,或看到同修过关时,能够想到或背出针对当时情况的师父的讲法。

证实法 讲真相 救众生

我丈夫和女儿非常支持我修炼,他们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事。他们认为在迫害这么严重、人的道德这么败坏的时候,我出污泥而不染,修心断欲去执着是最了不起的。所以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支持我;当我出去发资料,丈夫也和我一起去,说两个人去安全。

我们没有怕心,刚开始发完资料就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总结出一些经验,在什么墙上用什么笔写好。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我又打印了许多不干胶,上面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救度世人、法轮大法传遍天下”和“天灭中共、退党保命”这样的真相信息。

后来我们买了车,就开车去远处贴不干胶。别人看我们老开车出去遛弯,非常羡慕,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是在做什么,并且乐在其中。去内蒙古玩的时候,我们把不干胶贴在了大草原上;去爬山时,我们在沿路、甚至在最高处、最显眼处都贴上真相信息。我们越做越有经验,越没有怕心,就连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也能把不干胶贴出去。记得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我和丈夫去小区贴满了不干胶;第二天一早,警察挨个排查那些不走出来的学员时,我们就开车去了很远的地方贴。

自从师父肯定了在钱上写真相后,我花的钱基本上都写了真相信息。用真相币讲真相,不用投入资金,只须把该花的钱花出去就行了。我每月从银行取出几千块零钱,十块的,五块的,一块的,先把比较旧的钱洗干净、晒干、烫平、再写上真相(也可盖真相章或用打印机打印,网上有很多现成的版),钱上有破损的地方我都会用胶条粘好。花钱时基本都是零钱,买一样东西要去两、三个地方是常有的事。有时跟朋友或亲戚出去,他们买东西也用我的钱,回来再还给我。这些早已成了我讲真相的一部份,形成了机制,没有特意去发正念,救人用的,正念正行就行了。

关于发神韵光盘,想想自己真是悟性太差,看看师父讲了那么多关于神韵的法,但是,直到今年,明慧连续发了三个关于神韵光盘的制作、发放的通知,我才意识到神韵是师父救度众生的又一种方式,为师父的洪大慈悲和对众生无比珍惜泪流满面。我开始大量发神韵光盘,把光盘发给每一个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都是当面发出去的,一般拿到光盘的人都说谢谢。对于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学员,我就多给他们几张,让他们给自己的子女、亲戚、或朋友送去,发完再来我这里拿,引导他们走出来证实法。

在劝退方面,家人亲戚退完后,就走亲访友,把身边的朋友及其家人都劝退了,很少有没退的。在这之后我一直没在单位和不太熟的人之间做三退,还是怕自己工作受影响,心想等师父的正法洪势做到这一步时,我打着横幅拿着纸笔在公司大门口劝退,说不定一天能劝退一千、八百人呢。这时,虽然每天也做“三件事”,但不面对面劝退,当时修炼状态并不好。向内找,发现这是隐藏的多么不好的“私”心啊!看看明慧网上同修每天出去对陌生人劝退几十人甚至上百人,跟他们相比,我多么惭愧呀!想想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我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突破!救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而我还在求安逸。不管我的工作多么安稳、生活多么安逸,这是我要的吗?师父给了我这么好的工作、生活条件是让我救人而不是让我现在如何更好的生活的,抓紧时间救人才是我们来时的史前大愿!

我每天不断学法、背《洪吟》、《洪吟二》、发正念,我开始跟同事、跟不熟悉的人讲真相,居然还都挺好劝的,他们说没想到在咱们公司还藏着你这么个人呢!来我这办事的人,给我单位送东西的商家,来领东西的同事,换了一拨又一拨人,我知道他们都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在市场卖东西的、卖菜的、收废品的、和修鞋的,我也不放过,也把真相告诉他们。劝退的人由陌生变成了朋友,有时还来我这聊。我知道是他们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救了。没退的人还躲着我走,生怕我再跟他说,甚至有人当着我的面说:“看你这人挺正常的怎么干这个呢?”我理解我们讲真相劝退救人的过程就好象过去修炼人云游的过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在做的过程中我们的很多心就会被修去。

就这样一路走来,在不知不觉中,我的“跳舞瘾”戒了,我爱玩、爱运动的执着没有了,从二零零三年我开始精進,到现在没有病业关。我丈夫多年的高血压好了,他在外边的应酬也少了,孩子考中学也没有象以前那样管,她居然考的还不错,也没生过病。跟我接触的同修都说我关小,没有病业关,有充份的时间学法,又有家人的支持,好修,只有我自己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来给我洗净的。

建立家庭资料点

由于我的家庭条件很好,家人也都支持大法,所以我每月都能为资料点付出很多钱,我们的资料一直都不缺。后来看《明慧周刊》,看到资料点同修的艰辛和不易,随着我们修炼,慈悲的容量越来越大,觉的这不是常人的买卖,我给你钱就心安理得拿资料,大家都在为救度众生尽心尽力,我们有条件也应该成立一个资料点,减少大资料点同修的负担。

有了这个想法就马上做,在大资料点同修的帮助下,买设备、买耗材,很容易的就成立了一个资料点,我们也开了一朵小花。现在我们的资料能提供给几个村的同修。

我一直认为自己的修炼没有一些同修那样轰轰烈烈,总觉的自己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还差的很远,总是学着《明慧周刊》同修怎么做自己就怎么做。后来一想,明慧网是全体大法弟子自己的网站,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维护;而且,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证实法的路是留给未来的,是给未来修炼人参照的,我有责任把我们现在同修的修炼状况反映出来,把自己过关中的状态,如何正念闯关写出来。给同样状态的同修参考、借鉴,也让同修慈悲指正,同时也告诉未来的世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怎样在魔难中救度他们的;写的过程也是净化自己,提高自己的过程。悟到了就赶快做,陆陆续续的开始向明慧网投稿。

过关

由于我刚得法,对法理解还很浅,迫害就开始了。九九年底,我像常人一样迷上了跳舞,虽然丈夫并不支持,但当时的他应酬很多,总是我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他有时平衡一下让我去。

时间长了,我和舞伴产生了感情,有点离不开的感觉。这事我一直都很后悔,但又不能自拔,师父说:“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在等着我,可我不能自拔,我深深悔恨自责。大法弟子现在都在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我却让师父如此痛心,我还说自己是修炼人,但是离开大法哪怕一天,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对我好,所有的钱都给我一个人我都不要,我觉得那不是我要的,那是无根的。我不能颓废,一定要过这一关。

我反复学法,我知道“学法不怠变在其中,坚信不动果正莲成。”(《洪吟二》<精進正悟>)我每次发正念都说;“不管我跟旧势力有什么约定都全部作废,跟旧势力一刀两断,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听从师父安排。”我坚决放下这段情,坚决割舍它,坚决不要它。当时我就好象有什么东西被割断了似的疼痛,所有的孤独向我袭来,我甚至能感觉到它在我心脏部位流泪、破碎到最后流血,甚至我都能听到它一滴一滴的流血,时快时慢,我感受着它的痛苦,体会着它的孤独,直到最后我终于分清了那不是我!我发正念解体它,不要它,清除它。对它说:你死了吧!到后来它真的死了。再以后,发现那个情也就不存在了,以前难以割舍的东西现在什么都不是了。有些事情都淡忘了,甚至都不记的了。

当然现在说起来容易,在当时的情况下,就需要有强大的正念,靠的是对师父无比坚定的信念。这个从旧势力中脱胎出来的过程,其实就是决裂人的过程,跟师父走的过程。旧势力强加的什么,我都不要,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听师父的话。师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三件事”),师父不让做什么就不做什么(执着人的东西)。

当我们在法中,心性提高上来了,达到了法对我们的要求时,师父什么都能给我们做。当我们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就不行。法是慈悲众生的,但威严同在。师父总得为未来考虑,为未来的新宇宙考虑,为新的大穹在未来永远的成住不灭考虑。

当然我在修炼中还遇到很多关:一次,有人莫名其妙的带着几个人来我班上骂我,说我跟她爸是邻居,我家空调碍他事,要我挪空调,如果不挪就把我的孩子怎样之类的威胁的话。当时我很害怕,虽然证实法时我没有怕心,但这事出来我很害怕,怕她把我孩子怎样,因为她以前经常在外面打架,后来又傍了一个大款,大款把她和她前夫都在我们公司弄成了管理干部,并且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当然师父说过不管现在常人社会怎样堕落我们都不管,那是以后的事情,不能和我们现在讲真相的事混在一起。可我没跟她有过矛盾,甚至连说话都很少,她却当众辱骂我、威胁我。

虽然知道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和常人有什么矛盾都是大法弟子的不对,百分之百,一定的。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执着心;但我还是感到非常委屈,心想,我没有得罪过的人这样欺负我。虽然知道“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可那几天我忍的特别难受,都要憋死了,当时另外空间的物质象山一样压着我,最后我把空调挪了。

当时就感觉从头顶象风箱似的呼呼往外排业,后来是一块一块的往外拱,有大块的、有小块的,最后变成一股烟排出去了,身体变的轻松起来,周围象山一样的物质也走了。我知道,过关时虽然表现出来是这样,但在另外空间师父给我们消下去很多。我忍了,心性提高了,后来就是师父给做的了。我们多么幸运,赶上了这万古机缘,以后只有勇猛精進,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走好以后的路。

我还遇到过一些没退的人给我举报,领导找我的麻烦,当时我就正念正行,用很强的正念对待邪恶,用很大的慈悲对待领导,当时就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向内找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

提高

我们过了很多关,心性也在不断提高。我们从一个执着名、利、情,业力满身的人,变成了一个修去名利情,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每一步都有师父的精心呵护。我们跟头把式的走到了今天,最后坚定的走在了神的路上,每一天都能体会到师父的无限慈悲。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当然在修炼的路上,还有一些小摩擦或不顺心的事,但都是对我们的心性来的,当我们的心性提高后,师父就给我们拿下去了不管遇到什么矛盾都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当然有些关来时,我们向内找、放下执着、提高心性后就能过去;有些关来时,我们就得挖到根处,从生命的最深处挖出来,去掉它、否定它、不承认它、不要它;有些关来时,就得放下对生命的执着,甚至放下生死才能过;有些关来时,甚至放下生死旧势力都不想让我们过;所以,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到了今天就得放下一切执着,放下生死,坚定的跟师父走,圆容师父所要的。师父早已给我们准备好了我们该有的一切,但是我们得走到那!

结束语

我们修炼没有榜样,由于我们来时发的愿不同,身上带的业力不同,所以,我们的关不同,走的路不同。但师父告诉我们:“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万事无执着,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在现实生活中,要放下所有的名、利、情,有的情看似放不下,甚至有的情放下后就好象没法活了,但是我们剜心透骨中割舍了,放下了,挣脱出来了,摆脱了旧势力的束缚,否定了旧势力安排,走了师父安排的路,你会发现原来自己如此轻松自在。放下多少师父就会给我们多少。我们放下的是人的东西,放下人的东西,才有神的东西。

同修们,让我们珍惜这万古机缘,这段历史永远都不会重来了啊!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关键时刻更多的证实法,更多的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