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二劳教所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山东第二劳教所自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由王村搬到了章丘官庄,其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更加无耻下流。

现在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的是第七、第八大队,共关押大法弟子近二百八十人。每个大队又有十几个班。

劳教所平时严禁大法弟子串班,不准大法弟子之间交谈。即使到餐厅吃饭也得对号入座,吃饭时严禁谈话,有专门的普教人员值班监督,发现哪位大法弟子说话,回到宿舍就罚面壁一小时。

对拒不写“三书”的大法弟子,或者反复写“声明”所写所说背离大法的文字、言论作废的大法弟子,劳教所就实行严管,由专门的普教(包夹)跟着,无论干什么都必须先经过包夹的同意。这些大法弟子经常被罚面壁。王兆华、耿道虎、卢洪岳、郭嘉红、佟焕祥、张国栋、谢天佑、张兴河等大法弟子经常被罚坐硬板凳面壁,一坐就是六、七个小时,时不时的还有普教上来踹上一脚,吼一声:坐正了!

善良的老人王兆华已经六十多岁了,由于一直拒绝报数,经常被罚整宿坐板凳,第二天还得照常出工。王兆华遭受的迫害和欺辱让人惨不忍睹。这些残暴的普教打人不需要什么借口,有时老人在那儿老实巴交的面壁坐着,他们从后面上去就是几脚,这还算是好的,很多时候他们觉得打得不过瘾,还硌的手疼,就用木板条打老人,老人身上被打的到处是伤,头上、脸上经常看上去血迹斑斑。还有更下流的,许多人都曾亲眼看到过聂鹏、宋轻舟这两个邪恶之徒在大厅里让瘦弱的老人轮番背着他俩一圈一圈的转圈,而老人比他们爷爷的岁数都大!以此侮辱老人。

当然也有个别的,象看管公丕敬、刘文远的普教,有的临解教回家前抱着老人直哭,说:一生恐怕再也见不到这么好的人了。

劳教所的围墙有六米高,上面还有铁丝网。两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宿舍距离劳教所的围墙大约有九到十米远。宿舍原有几个大窗户,开始这些窗户是可以打开的,可后来都给钉死了,据说是怕大法弟子从墙外向大队宿舍投经文,说以前就曾经有人用自制的喇叭搁在劳教所的高墙上对着劳教所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

劳教所最怕的就是大法师父的讲法传进来。只要是大法师父一发表新的讲法,劳教所马上组织大搜查,让他们信得过的普教犯对大法弟子一个一个的挨个搜身,把袜子都给扒下来抖搂抖搂。至于说大法弟子的衣物、包裹,更是时不时的被清查。所方编造的理由称作“安全检查”。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谁赶上接见,那这些恶警恨不得连内衣都给你脱下来检查。

对于实在“转化”不了的,恶警就把这部份大法弟子单独关押到其他普教队。七大队劫持的大法弟子刘万杰、八大队劫持的任怀强、郭嘉红就被弄到其它大队去了。

劳教所的恶警为了得到额外的钱财、奖金,到处去联系手工活,例如淄博同越电子的线圈加工,海尔的电机缠线,还有什么装铅笔和各种线束,给玻璃杯粘花等等,都是利润特别低,在社会上没人干的,都弄到劳教所来,把大法弟子当作奴工强制大法弟子超时超强度的去干。敛财成了现在恶警行恶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