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小时候就喜欢看一些佛家故事,佛、菩萨的“慈悲”常常在我心底产生莫名的感动和向往。但是那时候,“慈悲”于我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读高中的时候,我住校。有一次,腿部的外伤伴随着一种莫名的疾病和高烧将我推入了痛苦的深渊,当一切过去以后,感觉就象是死过了一次。在极度的身心折磨和无助中,唯有从内心深处生出的一念能给我暂时的解脱:“从此以后,只有舍弃自我,完全为别人活着,才能彻底摆脱这世间无尽的痛苦。”从那时起,我隐隐觉的自己或许有些佛缘。

在大学里,我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大法。在读完《转法轮》的那一刻,我明白了这就是我生生世世的等待和此生的目地,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激动和兴奋久久不能平息。从那以后,谨遵师父的教诲,净化心灵、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成了我此生的目标。

在中共开始迫害大法之后,伴随着那血雨腥风,那惊涛骇浪,那生死考验,在维护正信,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真、善、忍”已经深深的溶入了我的生命中,在大法中修出的坚定和善念常常令我自己都会感动。

去年的一天,我在同修家里观看《2008年新唐人新年晚会》,当二胡《苦度》一曲奏起,圣者历尽艰险、普度众生的伟大慈悲随着那凄婉悲壮的旋律弥漫开来,我的身心仿佛都沐浴其中。瞬间,一种从未有过的、无比强烈的感受瞬间攫取了我的整个身心,这种感受从心灵的最深处奔涌而出,仿佛霎时充满了我生命的全部,以致身体的每个细胞。那是一种对芸芸众生无尽的悲悯、为众生得救随时准备舍尽一切的磐石般的坚定!泪水随之潸然而下。那一刻,我知道了为什么身边的同修们总有那流不完的泪水,为讲清真相前仆后继、无怨无悔;那一刻,我或许也明白了什么是永恒。

我有一个远房的小弟,去年和我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因为不太了解,小弟本来对法轮功有些反感。可是那一段时间他一见面就缠着我问法轮功的事情,也许是与我有缘,也许是对我高学历修炼法轮功好奇。于是我就给他讲起了中共如何栽赃抹黑、残酷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如何使人身心受益,大法弟子如何讲清真相、挽救众生。因为家庭的原因,小弟受社会的污染不深,相对比较纯洁,“真、善、忍”很快在他心中引起共鸣,但还是受中共媒体宣传的影响,担心我给他讲真相有某种的目地,直接将他的顾虑对我讲了出来。我看着他的眼睛,坦诚的给他讲了我对“慈悲”的理解和感受,然后告诉他:“当今社会假、恶、斗横行,人们很难相信世上还会有真正的善良。可是我告诉你:法轮大法造就的就是这样一群完全为着别人的人。”或许是被真正的打动了,几乎没有经过多少思考,他看着我说:“我明白了,法轮功真好,我也要跟你们炼功,我也要告诉亲戚法轮功好,我也要救他们。”从这简单的几句话中,我看到了生命得救的喜悦和激动。

可是,几天之后,小弟沮丧的找到我说:“我跟家里人说法轮功好,没有人理解我,连我那小外甥都笑话我。我的心很孤单,感觉只有和你们才能沟通。”我说:“是啊,释迦佛当年称现在的社会为‘十恶毒世’,就是指的人心险恶。人们心中多的是阴暗,少的是光明。当他快饿死的时候,你给他一个窝头,他都会说是毒药。”他默默的点点头。

当笔顿在这里的时候,掠过心头的,不是失望,因为在风雨飘摇中,已经见识了太多人性的丑陋;也不是怨恨,因为在痛苦磨难中,已经学会了理解;也不是愤怒,因为在学法修行中,已经磨去了心中的戾气;是悲哀,一种深深的悲哀……

在千载的轮回,万丈的红尘中,生命那纯洁的本性被尘封掩埋;在中共邪党搅起的腥风恶浪中,我们或许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血腥,太多的伤害,或许目睹了太多的虚伪,太多的邪恶,太多的无奈,或许不再相信世间还有真诚、善良、坚强和忍耐。但是,当“真、善、忍”的光辉普照大地,当来自苍穹的慈悲呼唤传到耳边,觉悟了的我们应该心怀慈悲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