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的点滴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走过这些年助师正法的路,总结一下我个人认识:做三件事时没有想自己,就没有了私,没有了怕,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念:怎么能救了对方,资料放什么地方世人容易拿到,减少资料损失。发资料时想有缘人能看到,无缘人看不到,被人撞到,心想看见就是他的福份,能拿起来看就救了他。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得法的,拿起这大法书就放不下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在大法中熔炼着自己,身心得到了健康与升华,家庭也和睦了。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疯狂迫害,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救度众生,我开始走上了证实大法的路。

师父叫我们弟子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干好工作,但工作不是修炼,可修炼的状态却能体现在工作中。这我深有体会,所以无论在哪里打工我时时告诫自己一定要正,这么多年讲真相我都以第一人称讲,告诉她们我是大法弟子,修炼法轮功

一次在医校大学打工,我干了几个月,可我周围的同事总换,我想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机会让她们明白真相,都是有缘人,来一个我就讲一个,有的看上去很和善我就单刀直入劝退,那段时间感觉自己升华很快,无论在心性,工作上都很得手,经理也明白真相,对员工说:“你们看王姐真象修炼人,工作认真,不干完活不走。”

我在二零零零年被邪恶迫害,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后,来到了现在这个城市,当时单位不给我开工资,我就四处打工,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严格要求自己,工作认真负责,与人为善,处处事事为他人着想,所以给他们讲真相基本很顺利。当然也有不顺当的时候,一天我给门卫王姐及她丈夫讲真相,他们都不接受,并恶狠狠问我:“你家住在哪?哪个单位的?”并且还骂骂咧咧,我知道是邪灵在控制她们,我立刻回工作室发正念。下班后与同修切磋,同修让我离开,认为很危险,我知道同修担心我的安全。

回家后我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了一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叫我们救度众生,做的是最神圣的事,天天发正念我都在想信师信法,真的做到了吗?真的坚信了吗?这里还有我没讲到位的呢,不能走。于是我便盘上腿开始发正念,脑子里想着她们二人的样子,当她们的样子没有了的时候我出了定。第二天上班我开门见山的对王姐说:“王姐昨天我哪做的不对了,您给我指出来,我师父说了遇事找自己,别人发生了矛盾都要找自己”等等一些话。她便笑着对我说:“没事。”然后就把话题转了。我一看不行,我得让她三退,就又说:“王姐,我真的是为你好,因为我认识了你,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得后悔,因为我没告诉你退出邪党组织这件事……退了吧,我给你起个名字。”她笑着说:“行”。后来她丈夫来了,但不敢看我,我又和他讲真相及三退的事,可惜他没退。真心希望他以后还能遇到其他同修与他讲真相,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二零零七年我在一食堂打工,在我去之前她们矛盾很大,我去之后,干工作不分份内份外的,把她们也带动起来了,谁也不计较干多干少了,拾到的瓶子啊,纸壳等东西卖的钱我一分也不要,在哪打工我也不要这些东西,我就要常人对大法的正念。周围的人说:“大姐,你真好”,我就告诉她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在哪都得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我给她们讲大法的神迹,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得平安的例子、讲邪党的谎言、自焚的真相,拿mp3给她们听(同修特选的常人听的部份)。她们中有悟性好的,我就给她听师父讲法。老李就是其中的一个,当她听到六、七讲时身体就有了变化。她常年吸烟、胸痛、咳嗽的很厉害,几天下来她胸不痛了,也不咳嗽了。其他人看到老李这一变化后,也很信服大法了。一天老李干活时不小心把胳膊闪了,不敢动了,就坐下来休息,一会的功夫,她就激动的来到我面前说:“真灵,真灵啊。”当时还有三个人跟我在一起,我们一起看着她,她把胳膊抬了起来,并说:“我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快救我,真的就不疼了。”我真为她高兴,她得到福报了。其他人一看是真的,就向我要《九评》、护身符、小册子,说是拿回去给家人看。她们明白真相后都非常支持我,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她们就提醒我,叫我快去打坐。

一天中午一男子走了進来,买了饭菜一口没吃坐在那,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我擦地从他身边经过,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嘴里起来一个象手指甲那么大的包,不能吃饭。我给他讲“三退”,给他看《九评》,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一切症状都可能会改变。第二天他又来买饭并坐在那吃起来,我走过去问他:“好了没有?”他笑着说:“好了。”说着又吃了几口饭给我看。和我一起干活的人一看就更相信大法了,我对她们说:“你们看我与他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就让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他的症状就消失了,你们也经常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

一天上早市买东西对方多给钱了,我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不能多占人家的,我师父不让。”他听到后大声说:“你能对我说真话,我也告诉你,你们的材料我看了,共产党可真坏,太狠了,害死那么多的好人,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听到这些我感觉很欣慰,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也是五十多岁的人,干起活来不比年轻人差,有的年轻人都干不过我,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好身体,让我以这种形势来证实法,救度这里的生命,所以很珍惜这机会,多救一个是一个,因为师父叫我们抢人,而旧势力在毁人,邪党在害人。大法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有师在有法在有正神在看护着我们,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

在一小区发资料时,一路都很顺利,小区里车很多,我就往车上放《九评》,前面一辆车内有两人正在看我发资料,当时我没有怕,就想:你们也是要救度的对象,就直奔他们走过去,把《九评》递给靠窗外坐着的人,他双手接了过去。里面的坐着的人一看也伸手向我要,我就给他一个光碟,他看了一眼,又伸手向我要,我又递上一本《九评》,他们俩看了起来。然后我就继续往其它车上放资料,放完所有车后我走出门卫室。当时我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在做我该做的。

写到这不是证实自己有多好,而是找自己的不足。做的顺的时候都是正念足,法学的多,充实了自己的思想,杂念就少,正念就起主导作用,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了恩师的呵护,我们寸步难行。师父叫我们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要做正,都要在法上,所以我们一定要精進,师父说我怎么我们就怎么做,因为师父让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好的。

一点粗浅认识,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