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学法 我们平稳的走过来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我把这一年的修炼过程简单的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

我是1996年得法的,也算是老弟子了,在这12年的学法修炼中,不管风风雨雨做三件事从没间断过。可是也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尤其是自己的脾气不好,时不时的就忘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过后又后悔,师父一开始就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自己真的应该在这方面好好的修修自己了。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只有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自从学习了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我们意识到只有集体学法,才能相互提高,我们几个同修切磋了一下,并分头告诉了别的同修,我们的学法小组建立起来了,共10来个人,没有特殊的事,从没有人缺席,都觉的集体学法提高的快,三件事也做的好。

在集体学法中法理清晰,心性提高的很快,尤其是在去掉“怕心”上有了很大的突破,在邪党的奥运期间,那个“回光返照”的假相好象闹的很邪乎,邪党的小官们上门要身份证,我们村的十来个大法弟子谁也没有听从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没有一个交给他们身份证的,还给上门要身份证的讲了真相,一天村委会的一个人上门找我要身份证,正好我没有身份证,他不跟我说什么,找我丈夫,我说:“没在家。”他就要走,我知道他是想让我丈夫看着我,我赶紧把他让到屋里,让他坐下,祥和的跟他说话,这时正好我大儿子在家里,开始他不跟我提什么事,只是跟我儿子闲聊,我在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碍他得救的黑手烂鬼,一会他说到自己有血压高的毛病,就常服药,又说到电视里有一个老中医讲到这个问题了,我问他:“哪个台?”他问我:“你安了大锅(地面卫星接收装置)没有?”我说:“我的大锅让他们抄走了。”他就不答腔了,接着说:“那个老中医讲的挺好。”我接茬说:“讲的再好,也是讲的皮毛的东西,真正精华的东西他没有讲,这里要有个心法约束,有个道德,没有这个他讲的再好,也起不到去病的作用。”讲到这里,他就接着说:“觉的好就在家里炼……。”(这时村口已经搭上了窝棚,有村干部看着)

可是在集体学法中,我真的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人、抢人,是助师正法的,他来了就是来听真相的,就是有缘人,就给他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师父教我们遇事先考虑别人,又给他讲:“邪党抓好人,劳教、坐监狱、勒索而且是巨款,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触犯了天条,犯下滔天大罪。天灭中共是必然,赶紧退了你的党吧!别受中共牵连,保命要紧。”他高兴的说:“退了,退了,我知道法轮功传遍全世界。”又一个生命得救了,也证实了大法是救人的,没有一点是为己的。我们的学法小组在这期间一天也没停过,都是堂堂正正的,后来再没到哪个同修家要过身份证,直到现在也没上门干扰过哪个同修。

邪党的窝棚就在我家附近,我的大儿子说:“先别出去了,小册子也先别散发了,这窝棚就在咱这过道口附近。”我说;“别管了,我知道注意安全,等没有人管了再去讲真相再去发小册子,那还有用吗?你放心吧!”过了几天,他看没事,高兴的对我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儿子看到了听师父的话,真的是“柳暗花明”。

还有一次我跟丈夫在吃早饭的时候,他突然说了一些在邪党奥运期间不让我做三件事的话,说出的话非常的厉害,非常的难听(其实他是支持大法的,我知道他是害怕),我没动气。我笑着说:“你想着的吧!我浑身的病没有了,去年正月我的腿痛的一个月下不来床,没吃一分钱的药就好了,要不修大法说不定什么样呢?现在大法蒙难,法轮功学员受无理的打压,我躲起来,对吗?邪党犯下了滔天大罪,你想想,你阻拦我是不是站到了邪党一边,到天灭中共时你会怎么样?”这时他的脸色好象高兴的样子,众生明白了真相。

这都是集体学法,心性升华的结果,我们每个中午学法到三点,期间三个正点发正念,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的因素,没有了另外空间的邪灵烂鬼的操控,人敢对神怎么样?在今后的修炼中,遇到什么样的魔难一定用神念,决不用人念,遇事向内找,勇猛精進,跟师父回家。

层次所限,难免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