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亲身经历看高智晟律师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近日看了高智晟律师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勾起了我对九年前的往事的回忆。对于过去遭受的非人待遇,形同一场噩梦,我不愿再去提它。然而持续九年,中共邪党的暴行不但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我深深地感到悲哀与愤怒。正如高律师在文章中所说的,暴徒在行凶后还说,“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

他们知道自己的恶行是见不得光的。正因为如此,我决定曝光邪恶。在那稍平静的心中重新找寻噩梦般的回忆。

九年前,法轮大法遭到江氏邪恶集团与中共邪党的邪恶镇压,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被抓被打,并被关押进了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经历了生与死的挣扎,经历了冰与火的魔炼。

在被抓进看守所后,我们在寒风中靠墙伫立,直到晚上。只因为不讲姓名,我被警察疯狂的拳打脚踢。脸被打肿得没有知觉。甚至下毒手用皮带勒紧我的脖子,直到皮带断掉……

后来被交给两个毫无人性的警察。他们冲上来不由分说,就用电棒电我的脸、嘴唇,甚至电我的腹部与下身。两根电警棍左右夹击,我感到脸上的肌肉直颤抖,被刀割一样的疼痛。看到高律师在文中讲到被四支电警棍电击,那种痛苦的感受不是我的两倍,应该是数倍。

那被电火烧的滋味太残酷了。那些邪恶警察对待法轮大法弟子就是用这种残酷的手段呀,逼迫其讲姓名地址,逼迫其放弃修炼

看看高智晟律师在文中提到的王姓头目说,“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唆,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的尸体都找不着。”

作为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作为九年前亲身经历过这些迫害的我,今天再听到这些话,感到非常的悲哀、愤怒!为什么这场迫害还在持续?还能在中国存在下去呢?中共邪党一天不除,这场迫害一天不会停止。

在我遭受电火烧仍不讲姓名的情况下,我被推进了牢房,遭受牢房里犯人的毒打,被逼迫喝尿,但在我严厉的呵斥下,犯人退缩了。倒让犯人见识了大法弟子“威武不能屈”的气概。

恶警与犯人往往是狼狈为奸的,他们看这个牢房的人不够恶,往往采取“换监”的手段。

当我换到另一个监室,遭受了用冰冷的水泼灌的痛苦。一进房间就被脱光衣服,在寒冷的数九隆冬,被数个犯人用冰冷的水泼灌,不让有喘息的机会,就感觉每一个细胞都是冰冷的。最终他们还是无能为力,无法知道我是哪里的。他们累了,就停下来了。那时我全身的骨骼、肌肉直颤抖,不由自主的颤动……

当我出狱时,那个打我的恶警说“出去后不要告诉别人”,这和高律师在文中讲到“在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复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多么相似啊!

可见恶人既知道这种恶行是惨不忍睹的,又害怕这种恶行暴露在阳光底下,所采取的威胁的手段。也可见他们是多么的恐惧!

希望大家看清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大家一起来揭露邪恶,让大家来看看中共邪党到底是什么货色。希望世人能够认真阅读《九评共产党》,那些对中共邪党还抱有幻想的人能早日清醒,早日退出中共邪党、共青团、少先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