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失时机正念解体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零八年恶党奥运前夕,我地大法弟子遭到大面积迫害,我看到另外空间邪恶直奔我来,我停下手头所有事,开始集中学法清理邪恶。在感到自己力量不能破除邪恶时,我就给有联系的同修细述自己的状态,并与另一经常联系的同修约好,晚上把我家中所有做真相资料的器材运走,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顺利把真相资料和设备转移给前来接应的同修。

同修晚上如约前来运走了所有的物资。我回到家中把孩子送到公婆那里,嘱咐孩子不要自己回到家来,然后我开始集中精力学法清理邪恶。实际上,那时恶警已经盯了我七天了,因为几年来与我一直合作的一个同修,被恶警绑架后没有顶住压力,说出了在我家里做资料的事,邪恶为了在我家门口抓到其他同修,早就布置好了。但是奇的是,在这七天中我晚上还出去发资料,也没有其他同修来我家,还把家中物资转移给了同修,而这些他们竟然没看到。当他们非法涌入我家抄家时一无所获,问我怎么回事?我在心里感激师父慈悲呵护,同时不由的笑邪恶的愚蠢。

一、破除邪恶的阴谋

几个彪形大汉来势汹汹的把我绑到派出所,强制戴上手铐脚镣,把我铐在椅子上,轮番熬了我三天三夜,妄图从我这里得到其他大法弟子的线索,我不配合邪恶,他们没招了,就把他们自己编造的或者从其他妥协的同修那里得到的有关我跟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做的一些事说给我听,邪恶妄图从我这里打开抓到那几个同修的缺口。我在心里对另外空间的邪恶说:休想!那怎么可能呢?他们是这一方众生得救的命根子,那是师父的安排,谁动谁就犯了天法。我对恶警说:没有,我就是没有。我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觉的自己做了证实法的事炫耀的心,如果真没有的话,恶警又怎么问那些事情?我真的达到了法的标准了吗?我发现自己还真有觉的做了什么如何如何了不得的心,我赶紧在心里向师父认错。

在恶警熬到我第四天的时候,国外同修的电话打到了派出所及参与绑架我的那些警察那里,我知道我被迫害的消息已经上网了,同修一定在帮我发正念!警察们开始纳闷,问绑架我的消息是谁传出去的,他们自认为绑架我的过程计划的相当周密,怎么法轮功知道的这么快呢?他们问我法轮功有什么高科技?最后,警察看到我嘴紧,说:你不说我们可以让其他人说,零口供照样劳教你!

二、一遍遍背法、正念解体邪恶

第五天,那些恶警把我关進了看守所,在这期间他们拒绝向我家里透漏有关我的任何消息,我心里琢磨怎么才能让家里人知道我被绑架的消息?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助我!此后,恶人又非法提审了我几次。有一次提审我时,趁周围没人,我请一位看上去比较和善的警察,请他帮我告诉在公安局工作的堂姐自己被抓的事,他同意了。感谢这位警察事后真的给我堂姐打了电话,使我的家里人及时知道了我被抓的消息,在营救我的过程中使家里人争取到了时间。

我坐在看守所里,心里想:从迫害开始,家里人没过几天安心的日子,几年中,我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婚姻,最穷困的时候从父母那里背粮食吃,父母为此打过我,骂过我,头发都愁白了,哥哥们也不过问我了,这次家里人还会救我吗?

我想了一天,最后决定:不管怎样,这事我说了算,家里人必须想办法帮助我出去,他们将来的命运是与大法弟子联系在一起的,他们应该抓紧机会帮助我。我开始定下心来一遍遍背法,把自己所能熟记的《精進要旨》、《洪吟》和《转法轮》第一讲,翻来覆去的背,背完就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妄图迫害我的邪恶生命,清理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加持他们全力营救我出去。我在心里定了一条,把任何想迫害我的生命全部堵死,起正面作用的生命,自己将来一定给合理的安排,如果我自己做不到我会求师父帮助。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助自己出去,虽然我还不明白自己因为有什么执着被钻空子,但是我最终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对师父说自己还要出去救众生!

接下来的时间,我开始全天背法发正念,就是睡觉的时候都感觉自己在梦里背法,我明白自己能不能出去,取决于自己能多大成度上依靠法的威力解体迫害我的邪恶,这一点不能有指望的心,是要靠自己去做的。白天有时候自己犯困,马上有个声音提醒我赶紧背法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疯了,它们恶狠狠的骂我。这倒更让我明白了大法的威力和邪灵对大法的惧怕,我更增强了背法发正念的信心!我让自己整个人的思想和身体完全浸泡在法中,不让邪恶的任何思维插進来。但是由于人的眼睛被现实空间障碍,我不知道事情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只是,每天耳边都有个声音告诉我家里人谁谁,去哪里找谁营救我,国保大队的人对我什么态度,政法委的人对我什么态度。另外空间的生命好象开会一样每天在商讨对我如何如何,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真的,我所能做的就是一刻不停的背法、全力正念清理一切妄图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同时加持家人全力营救我。看守所那些与我关在一起的常人,都问我怎么了?整天就跟傻了样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

在这期间,有其他同修被关了進来,因为邪恶怕大家串通,往往不到一天就把同修们互相分开,大家能找到交流的机会很少,同修有绝食反抗的,有带着人心進来坐那里流泪的,我提醒同修精神起来,不管吃什么,吃饱了精力充足了背法发正念。

有一天看守所值勤的给我送来了换洗的衣服和洗刷用品,并告诉我孩子的爷爷奶奶给我存钱用的消息,这是我被绑架后第一次有家里人的消息,我想起了丈夫当初如何调动婆家的力量反对我修大法,要跟我离婚,自己又是以如何的宽容与耐心善待他们,劝他们三退自救,这还算是自迫害开始他们第一次支持我!

三、回家

到我被关押二十多天的时候,我加大力度正念清理邪恶,我听到邪恶开始求饶的声音,说三天后放我,求我不要再发正念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不为所动继续正念清理邪恶。

到了第二十八天的时候,我不由自主的问了自己一句:我能不能出去啊?旁边几个与我关在一起的常人说:我们都觉的你能出去,你那么善良,又没说出别人来,说不定哪会就叫你回家了!我笑着说:那我就回家!

第二天早饭后,我正坐在监室的板床沿上背法时,看守所值勤的来到门口喊我的名字,监室的人问我去哪里,执勤的警察说:还去哪里,回家啊!

我穿上自己的干净衣服,走出看守所那扇沉重的铁门。我顺着看守所长长的高墙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哥哥们开来了车站在大门口等我,泪水在我的心里喷涌而出,我笑着走向他们。回家路上,家里人谁都没有抱怨我,哥哥们说已经给我找好了一份很优裕的工作,过几天就可以上班了!

回到家,母亲照顾我体力恢复后,告诉营救我的全过程,妈妈说:我们这家人从地区到县市,不管官大官小,所有能认识、能找到,连砖头瓦块大的关系都用上了,我们大家对你算是尽全力了。

过了几天,我到新的单位报到上班后,又从新汇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