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提高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

一、放下对丈夫的情

我的丈夫从不认同大法到现在的不仅认同大法,而且自己出去讲真相,讲三退,帮助我和同修去买所用的耗材,只要是同修们的事,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忙,只是现在不学法。但平时的表现很好。对每一个同修都很热情。

有一位男同修因为技术上的问题需要帮助我和其他同修解决,所以这位同修在我们遇到问题时就得来我家,可是这位男同修一来他就醋劲很大,表现出很不放心我和那位男同修一起,脸色很不好看。他在家还好,在我和同修忙的过程中如果他有事出去了,那么同修走了之后他就要问这问那,很不高兴。刚开始的时候,我在心中还埋怨他:“你把大法弟子都当成什么人了?如果都象你想的那样,我们还算炼功人吗?那我们这些年不都白修了吗?”心中还挺气,还觉的自己的心态很正,是他无理取闹。因为有了第一次,所以同修再来的时候我就怕同修看到他的脸就会很不安。后来,我想:为什么他总是这样呢?为什么他对我这么不放心呢?不应该呀,因为他知道修炼人都应该是最正的呀!是不是我的问题呀?

通过向内找,原来这些问题都是我的执着心造成的。我发现我很不高兴丈夫同别的女人走的很近。特别是很轻浮的女人。我女儿课外乐器老师就同我丈夫很熟悉,因为每一次都是丈夫送女儿去上课,回来他就和我说他们聊的事。但在我听来有些事在他们之间就不应该聊的那么细。所以每次都要挖苦我丈夫几句。心里不高兴,醋劲很大。其实我丈夫以前是一个吃喝嫖赌无所不为的人。但从我修炼大法提高心性以后,他也逐渐知道了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造业以后是什么后果,所以在异性的交往上很自律,以前的坏毛病都改掉了。只不过他性格开朗,爱开玩笑,所以无论他走到哪里都很融洽。原来是我怕别的女人勾引他,还觉的丈夫是自己的,怕失去他,他就不会关心我们母女了,会失去现在幸福的生活。我还觉的是因为我的心放的很正了,他才会变的这么好,原来还有存在“根子”上的“私”。这情再不放,不但阻碍我,也会害了丈夫!还有每次同修打电话说要来,我就怕丈夫不高兴。这不是在求吗?我们既然心态很正,那为什么还要怕呢?“害怕也是执著心”(《悉尼法会讲法》)。我们就应该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上堂堂正正的证实法。当我找到自己的执着心,清除了我和他空间中那不正的生命后,同修再来的时候,丈夫就不再生气了,还给同修们做饭,和同修们说笑,表现更好了。

二、修去伪善

虽然知道应该抓住自己不正的一思一念,归正它,可是有时还是陷在变异观念中不自知。丈夫家在农村,共兄妹四人,除我家外,其他三人都很贫困。因为我家生活比他们都强一些,而且丈夫非常孝顺,所以每个人我们都力所能及的去帮他们,孝顺公婆。

但在我心里时不时的总觉的他们欠我们很多,觉的心里不平衡,总觉的公婆太偏心,认为我们俩好象有花不完的钱,不理解我们的苦,在我俩面前表现的贪得无厌,而对别的儿孙却很慷慨。我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对谁都要好,而且必须是真心的。所以这些想法都知道不是我自己,把这些心往下压,但过后还是往上返。我现在明白,其实我每次只是把这些不正压下去了,并没有在法中归正自己的思想,修去这些败物,所以总是觉的自己在这方面很努力,可是效果不大。想一想师父为我们为众生付出了那么多,都没有任何条件。而我在修炼的路上只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事,却总想求得别人的回报,别人的理解,别人的赞扬。这种表面很努力,但心里却放不下的物质,不是虚伪吗?那当然表现出来的善也是伪善了。妒嫉心,争斗心,表现的淋漓尽致。我发现了它们,那就绝不能让共产邪灵有机可乘。

现在我公婆家的所有人都知道大法好,做了三退。而且我每次去都带大法资料去发放。婆婆,弟媳,妹夫,丈夫都帮我和女儿出去发放,粘贴。众生能不能得救,才是我们应该时刻想着的大事。

三、修去掩盖与修饰

其实我是一个很不争气的大法弟子,但在同修得眼里我是一个很精進,法理比较清晰的同修。因为我有时很会修饰自己的不足。这些是党文化的变异因素。

例如:有时心态不好,不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不在法中归正自己,而是用常人的办法,用看电视忘却烦恼,放弃修心提高的机会。可想而知,电视对修炼人的干扰是相当大的。所以我看过电视后就会萎靡不振,状态很差。有时我正看电视,听见敲门声,我赶紧关掉电视,怕是同修来我家看到我看电视,有损我在她们心中的精進形象。这就是在掩盖不正,欺骗自己。我在用行为撒谎,修饰自己的形像就象是掩耳盗铃。在我们平时遇到的问题中,看似小事,其实在修炼的路上都是大事,都是一堵墙,一座山。我们要想跨过墙,翻过山,就得听师父的话,扎扎实实向内找,让自己的世界清新起来,那样众生才会得救。感觉当然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