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迫害又添一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刊登的一则迫害讯息,阅后令人辛酸与不忍,更让人关注中共警察毫无人性的残暴恶行。该文提到,四川省彭山县法轮功学员邓建刚,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多次非法残酷迫害,现被关押在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同样因信仰法轮功的妻子姜献涛也被非法劳改,年幼的女儿只好辍学在家。

据报导,二零零一年一月邓建刚被关押在县看守所时,前国保大队队长肖德元对邓拳打脚踢、刑讯逼供,肖某直言不讳,要将他置于死地,不死也要脱一层皮。肖某歇斯底里的对邓建刚实施酷刑“苏秦背剑”,长达两个多小时,手铐齿压入双手背肉内,久久才被取下。肖某还用拳击打邓建刚的头、身,全力用脚踩他的双脚背,使他脚趾都紫黑了。

后来邓建刚被非法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八月该所恶警唆使犯人折磨他,造成邓建刚左肋第七、八、九、十等四根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体内体液渗出。伤后未愈期间,邓建刚每天被迫站、坐军姿累计数小时。因在绵阳住院期间他整日都被铐在床上,除随身携带的几件单衣外,所有衣服都丢失了。十一月底,正值下雨雪,一连十几二十天,邓建刚衣裤单薄的被迫站在寒风雨雪中。

恶徒的迫害并未因此而停歇。中队长赵瑜踩着邓建刚的腰脊处,猛力踩、揉他的双脚折磨,造成两大趾甲盖掉下,其它脚趾紫黑。还一日两针的连续两日给邓建刚注射不明药物,造成他双腿冰冷,腰肋以下僵直,不能转身,夜间不能用力,如同转筋一样难忍。就这样邓建刚又被超期关押了八个多月,恶警把所有犯罪证据都销毁,并作了假。比如将医院的诊断书、报告等都销毁,他们不但自己毁,还让医院作假。

邓建刚现在被关押在五马坪监狱的一监区,身体状况非常差,腰肋及下半身直至脚趾尖麻木胀痛,站着行走都不稳,移步困难,左侧更严重。遇见天气寒冷时更甚,耳鸣耳塞,视力模糊,看人及面目不清,只见人影。

邓建刚的悲惨遭遇并不是罕例,乃是广大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缩影,见证了中共的泯灭人性与残暴本质。长期关注迫害的读者会发现,每天明慧网都刊登了许多知情者提供的迫害讯息,范围遍及中国大陆各省份。中共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九年多来,采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在其纵容、包庇下,更施以“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残忍手段。截至目前,至少已有三千二百四十七名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被迫害致死,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遭受惨绝人寰的各种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

中共警察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电棍、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铁钉钉指甲缝、铁钳子拧肉、用钳子拔指甲、用针扎十指、鼻子点浓酸;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水;冬天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上百种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售牟利并焚尸灭迹。

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这些灭绝人性的逆天大恶,都有中共在背后撑腰与指使。从警察与暴徒的恶行,人们更看到了其背后的邪党魔性。

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的用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怵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二零零零年十月,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任犯人奸污凌辱;二零零四年五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所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些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例,已广为人知,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多行不义的中共已经时日无多。《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五千万人,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邪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那些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很快的也将面对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

中共迫害法轮功多年,恶贯满盈,许多人盲从附和与推波助流。古云善恶有报,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将罪责难逃。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历历在目,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若有不愿沦为中共陪葬品的官员与警察,尽早声明退党、与邪党划清界线,才是上上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