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一名刚上大一的大法弟子。我把自己修炼中的粗浅体会写出来,目地只与同是大学生的同修交流,相对而言可能会更有针对性,让我们共同提高。师父说“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

我每天都在宿舍用电脑上明慧网,关于修炼中的切磋的文章我一篇不落的都看,受益颇深。有的同修可能会担心是否存在安全问题,室友看到会有什么反应等。因为上了大学的同修可能都知道大部份学校在入学初期会给新生灌输精神鸦片和邪党的歪理邪说,甚至诋毁大法等,因而大学生的思想可能要相对复杂些。所幸我的三位室友都明白真相,其中有一人我给了其破网软件和真相护身符。

我看明慧文章都是点开“今日文章快速浏览”来看的,整个版面都是字,室友一般各干各的不会理会对方在干什么,有时她们看到了我也并不在意,同时发出一念让她们不要产生不好的想法。环境是自己开创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自己有这个念头,端正了思想,师父看到了就会帮你。

不方便或者是外出的时候,我就用手机上动态网,输入动态网其中一个地址,一般可以用很久,手机封锁不象电脑。我的手机是国外多用的一个牌子,国内用的人较少,不是大陆行货,也许正因此使得它成为了我的好帮手,我用它来看师父的讲法,上动态网,基本上都很顺利。而我试过用同学的和亲戚的手机上,都不成功。

话说回来,每天看明慧(前提是保证学法的时间)或许感觉不到表面上有太大的变化,但你会发现心中踏实而祥和,如同自己与众多同修在一起,与师父在一起,心态纯净安宁,真的仿佛处身于一片净土之中。之前,母亲敦促我每天都要看明慧,我认为既然师父没有说过一定要看就无需过于重视,自己却宁愿上些常人的网站,现在想来真是心还在常人中,宁愿和常人沾边,还冠冕堂皇的以“师父没说”为借口掩盖自己的执着。即便难得的上了也只是走走过场,甚至有时潜藏着应付母亲的心理。我是对自己负责还是对母亲负责?现在不禁这样问自己。在此再次建议不重视看明慧的同修有条件一定要每天都看,前面虽然已有同修多次提醒,依然再提,是希望同修都能像我一样得到祥实和喜悦的感受。

大一时间比较空闲,公共课有一部份都是共产邪党的一些自欺欺人的歪理邪说,这种课程其中都贯穿着邪党因素在里头,我会尽量不上这种课,同学们也不喜欢上这种课。这些时间我可以趁着宿舍里没人自己安静的看书。

前些日子有一天早上梦到自己有一个小婴孩,很乖巧,在襁褓里不哭也不闹,当时我还是现实中的模样,那时自己也纳闷哪来的孩子,而父母却都不感到讶异。醒后还记得此梦,悟到是师父的点化,在鼓励弟子。

前天晚上出去买东西,为了贪图少几毛钱而没有买塑料袋,东西不多不少,有一个六连装的豆奶,拿着时不小心摔到地上去了,后来发现有一两瓶漏奶了,跌爆的。一路上都在滴,很不方便,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要去掉贪小便宜的心,这也是执着钱财。回到宿舍把漏瓶处理掉也就没什么了。如果是以前的我,会觉得本来想省几毛钱,却一下子没了几块钱,“亏了”,“早知道……”。现在会这样想有大部份原因是看了明慧,同修们的文章中都在时刻向内找,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但仍不失为一个提高,感谢师父。后来爬上床去打算看书,室友刚好在和我说话,我发念“别说了吧,我是炼功人,我要看书了”,室友果然闭口不再言语,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

昨天晚上,一同学在我宿舍,是我以前高中同学,现在是校友。她说到现在的官都要争第一个神位去拜,现在的佛都被人给亵渎的问题,我便和她说寺庙里都很乱,现在那些人的心太肮脏,没有神管,她表示赞同。后来她下楼去拿点东西,说拿完还要回来继续探讨,她感到对这些现象不满(那些人的求佛的心)。她出去后我感到一丝奇怪,她为什么会说起这个?而且从她以前来看,她是不信有神佛的。我便请求师父可以借这个机会让她明白更多,我觉得这个晚上她明白的一面出来了。高中的时候我和她讲过真相,师父的书和《九评》都给过,为此还“争辩”过,但那时感觉她很固执,没想她会有这样的转变。回来后她果然马上提到了法轮功的问题,但是不再是以前那种语气中带着不好的因素。她的父亲是我的老师,她说她的父亲告诉她大法不是她想的那样,她因此受到引导而有所转变,她告诉我现在她会保持中立,以后如果愿意她会找我了解更多的事情。我感到愉悦,师父真的在帮助我,只要我有了这个念头。我们交流了很多,我发现她真的比以前要客观并且不再偏执,起码她表示将来有可能的话她会尝试了解更多,对我的话也都表示了赞同。在她的转变中,她的父亲也是积了福的,虽然她的父亲不支持她去信些什么,但是要她在不知道一些真相的情况下不要妄下定论。我们聊了大概两个多小时,她走后我保持自己的心性不要产生欢喜心,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在鼓励我。

当自己状态好的时候,周围的环境真的会发生微妙的变化,于是我知道只要时刻都把自己放在法中,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师父一直在推动着我们。

有的时候也会心急,但心急对做事任何好处都没有,我们只需要平和的做好每一件事,在另外空间其实是轰轰烈烈的。我知道自己修得还有许多不足,但我只跟着师父走,绝不听旧势力的安排,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写了很多,都是一些琐事,我有时真切感受到与法同在的力量,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内心充满神圣的愉悦。感谢师父,感谢同修,给我机会,给我力量。

不当之处,恳请慈悲指出,谢谢你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