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江汉区洗脑班和戒毒所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我讲三退时被恶人告发,被绑架、非法关进妇教所后转到武汉江汉区洗脑班迫害。洗脑班的恶警屈某对我使用强制手段,指使打手强迫我听邪党的宪法,我说:“我没有违法,是邪党在违法,是你们在犯法,迫害法轮功是违背天意的。我告诉你们真相,不要继续迫害法轮功。如果不听,你们的未来就太危险了。”他们不但不听,一群人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用脚踢,抬到录音机前强迫我听磁带。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坚决维护大法,让录音机马上绞带。20多天后,录音机真的绞带坏掉。

后来,恶人叫我看邪悟者写的文章。我看了一遍,发现他们把师父的法都改动了。我对打手说,这些文章全是造谣,我不学。他们举手就打我。我被他们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几天几夜我被逼着不能睡觉,强迫转化。打手孙军、付某把笔从我手心抢去写骂师父的坏话,我伤心的大哭一场,瘦个子警察过来就打我耳光。参与迫害的还有雷秀兰、袁某、陈某、扬扬。

由于困魔干扰,加上无法学法,正念不强,在邪恶的花言巧语的欺骗中我走向邪悟。明白后我痛苦万分,感到愧对大法,愧对师父,想到这我马上口头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全部作废。恶人屈某气急败坏,扬言“我用锈刀子磨你”。三个月后,我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屈某等六人强行把我架到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

恶警强迫我奴役劳动,指使犯人给我加大定额,做不完不准睡觉,有时通宵不准睡觉。我被迫害的全身浮肿,恶警胡芳把我列为“重控对象”。他们强迫我拍照,我不配合。四个恶人把我按倒在地,照我的后背和下身。恶警胡芳扬言说,要把照片挂到大厅里出我的丑。

2008年1月14日下大雪。吸毒犯刘影叫我做手套。我说,我眼睛不好使做不了。我要上厕所时,她说你不劳动不准上厕所,两个犯人把门堵住2个多小时,我忍不住想从后边的门出去。一个犯人马上冲过来对我大打出手。在我喊“打人了”时,恶警胡芳用双手使劲卡住了我的喉咙,不准我喊,并叫人用铐子把我铐上。我说我要上厕所,胡芳丧心病狂的大叫“你来不及了?!尿到裤子里没有?!”然后当场拉下我的裤子。我感到受到极大的伤害,大哭起来。胡芳叫犯人用我的衣服、毛巾堵我的嘴。我咬紧牙,犯人用手抠我的嘴,毛巾上都是血。

恶警继续对我迫害。他们指使犯人在我的饭碗里丢指甲壳、头发、细铁丝等。

2008年5月23日,劳教所来了一个参观团(搞假相)。我想正好可以讲真相。我在窗前喊,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叫叶小芬。劳教所迫害我。犯人刘影冲上来一把卡住我的喉咙。我当时窒息倒地。醒后,犯人团团把我围住妄图对我下手,是师父保护我,使恶人的迫害未能得逞。

在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后,2008年8月26日我又再次被挟持到江汉区洗脑班。洗脑班恶徒对我打骂、冬天给我穿凉鞋。他们把男大法弟子的头打破,然后强迫吃药,否则就关在房中4、5个打手朝死里打。我大喊流氓打人。恶人赶紧把窗子关上怕人听见,并放邪党的造谣磁带。我坚决抵制。我请师父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全球公审江泽民!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江汉区法教班马上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恶人屈某叫来江汉区公安分局副大队长等七人对我劈头盖脸大打出手。他们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抓住我的衣服往地上拖,卡我的喉咙不准我喊。是师父的正法口诀在解体着他们背后的大量邪恶因素。恶人见我念正法口诀就怕。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洗脑班。亲人将我接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