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英国政府讲真相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

向内找,提高心性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收到了英国内政部给我的信。在信中又拒绝了我的从新申请庇护。我从第一次申请庇护迄今已走过了五个年头。对修炼人来说,没有偶然的事情。遇事向内找,我大约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在认真学法,反思自己。 我发现我至少有两个不到位:第一,个人修炼纯净的心不到位;第二,讲真相不到位。

先说第一个不到位,当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份我向内政部交上了从新申请的报告后,我感到我想拿英国居留的心彻底放了。可是给英国政府和人民讲真相却产生了极大的不耐烦的心。人中的理由是:我不会英文,困难太大了。表面上看我也在努力,如每星期发《大纪元时报》,做反迫害征签等,每次重大事情的出现也给议员写信讲真相,可是都流于形式,心不到位。修炼人做事与常人不同,是因为修炼人是用心(在不同层次的纯净的心)和正念在做,否则起不到救度众生应有的作用。另外,对于申请庇护这五年来生活上的艰辛,我没有真正把它当作修炼中的好事,而是一种无奈的、被动的承受。

第二,讲真相不到位。英国内政部拒绝我申请庇护的一个理由是,我不是法轮功的“领导人”,因此如果把我遣送回中国后,我在家里炼法轮功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这表明英国政府认为法轮功受到的迫害只是肉体上的被抓、被打或者是组织者和负责人才会被关注。事实上,中共迫害的是这个信仰,凡是信仰真善忍的人,它都要迫害,也并不单纯的局限于在哪炼功的问题。所以,每一个在中国境内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了迫害,至少在不能公开炼功的问题上是受到了迫害,更不用说其它更多方面的迫害了。

在“向内找”之后,我意识到,英国内政部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不清,实际上是因为我自己在这个问题上认识不清,从而没有有针对性的把真相讲清。其实,我从申请庇护一开始就有这个误区:我在中国没受到肉身的迫害,精神的压抑、心里的痛苦无凭无据的怎么能讲清楚呢?所以,我的两次申请报告中都没能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精神和肉体双重性的这个真相讲到位,没有做好。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正目地是从精神上控制中国人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大家讲真相的目地就是要救度更多的众生,而被毒害最严重的那就是中国人。”中国人是长期被中共操控毒害的。中共从教育体系到媒体宣传都用其党文化强行给中国人洗脑,这就是对中国人最大的迫害,是精神迫害。党文化使中国人完全丢弃了传统文化修养,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而法轮功倡导真善忍,启迪人的善念,回升人类的道德,这是令中共最害怕的。所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中国人迫害的延续和升级,是精神和肉体双重性的,其真正目地是想达到从精神上继续控制中国人,以维护其政权统治。

法轮功学员虽然受迫害,但我们知道了法理,我们明白了真相,我们通过修炼能提高心性,从而达到圆满,永远不受肉体之苦。在师父的教导下,我们在反迫害中向众生讲清了真相,使受到中共毒害的中国人和其他众生得救,师父将给我们以无上的荣耀。实际上,法轮功学员是这个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

什么样的人是真正受迫害的人?就是还在相信中共谎言的、至今还没有认清中共邪恶本质的人,包括被中共毒害严重的中国人和被欺骗的西方人。尤其是那些死心塌地跟中共捆在一起的既得利益者们,看起来他们在肉体上没有受到迫害,物质上还得到了好处,可是他们却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因为他们无法摆脱中共对其在精神上的控制,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根本没有认识,对大法没有正念。在中共解体时,他们面临的结果就是成为中共的陪葬品。换句话说,这是中共对他们最惨痛的迫害。从这个意义上,我進一步理解了师父讲的法:“……被毒害最严重的那就是中国人”。

利用这个机会進一步给政府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把这些事情的出现视为正好是讲真相的契机,正是讲真相的好机会。你平时去找人家讲真相没有理由,平白无故的去找谁还不愿意见你。”当同修知道了我又一次被拒之后与我交流,希望我能向内找,看自己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但也不要把这个事情单纯看成是个人修炼提高的问题,应该把它当成向英国政府進一步讲真相的一个契机,特别是应该利用这个机会進一步讲清中共通过迫害法轮功,企图在精神层面上控制中国人的真相。

在同修的鼓励下,我静下心来从新理顺了几年的修炼和证实法走过的路,写出了我的故事《我爱中国,可我现在不能回去》,以自己的经历重点谈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在西方,很多国家不是在追求民主、信仰自由、人权吗?这好象代表着现代社会的進步,可是呢,在利益的诱惑下,多少国家的政府对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邪恶流氓集团站出来说不?我们看到的是他们对一贯视为社会進步的人权、对信仰自由等等的许多方面被践踏,却不敢正视,在利益面前变的多么的苍白无力,都变的视而不见,不敢说话了。什么民主啊、信仰自由,在利益面前,人们极力推崇的这些东西一下子就变的一钱不值了。

“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更应该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世上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能够执著它。我们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即使我们现在用人权、用信仰自由等方面去讲清真相,也是为了救度众生而已。”

申请庇护就是用自己的故事向英国政府讲真相。在讲的过程中还要智慧去做。通过和同修的交流,大家认为,我们要遵照师父的法理,顺着常人的执著讲,选择切入点,就从目前令英国政府棘手的中国难民问题入手。这样我以个人的名义写信给英国首相布朗、内阁成员和所有的上、下议会议员,告诉他们中共迫害中国人和法轮功的实质,让他们明确中共即将解体这一事实,希望英国政府在这历史需要做出选择的关头摆正自己的位置。

一些议员们在收到我的信以后,回信表示他们对法轮功受到迫害的同情以及对中国人权的关心。一位议员在回信中说,“法轮功所受到的待遇使我感到了恐怖,我很同情你。……我同意你所关心的中国人权问题──不止是法轮功的问题,而是一系列的问题。我强烈的相信,宗教信仰自由是一个基本权利,是必须受到保护的。”

唐宁街十号给我回信写到,“首相让我感谢您最近的来信和附件。布朗先生非常感激您与他交流您的观点。他很有兴趣了解这些观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