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進派出所监控镜头 无惊无险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师父说:“没有大法弟子的善就不是修炼人,大法弟子不能证实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恶时也是在挽救众生、圆满自己的世界。”(《精進要旨二》〈评“大法的威严”〉)每个同修都在救人的过程中魔炼着自己。我只是写出自己在修炼中见证了的师尊的步步呵护与大法的伟大、殊胜、神奇与美好。

最近,我地区发生大法弟子发送真相资料时,遭恶警绑架。全市大法弟子除发正念铲除邪恶和加持同修正念闯出魔窟外,每个人也都动起来了。主要是对警察,有找警察面对面劝善的,有做劝善资料的。我拿到了几封对公、检、法、“六一零”、等有关部门的信,当时想的就是快把真相资料送到位。

现在各派出所都安了监控摄像装置,资料送到位,好象多了点难度。可是,是我们修的那部份我们一定要修,该做的就要去做。师父说:“其实我说不厉害,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心对了,一切都对了。小摄像头,假相!

于是我和一位老同修商量,得快去!时间紧,我们要赶在他们加重迫害同修前,告诉警察真相!要制止他们继续犯罪。这样,我们发了正念:“此行去救人,一定要把资料送到位,要让警察明白真相,大法弟子发送真相资料是救人。没错。他们的迫害才是在犯罪。要让警察明白,不得再迫害大法弟子。让我们的好同修赶快回家。那么,邪恶不得干扰我们的行动,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关键时,敬请师尊指给我们最好的路,谢师恩。”

带好了给派出所所长和警员的劝善资料和信,俩老太太晚上六点多出发了。由于不是我们辖区的派出所,我也没来过这地方,但还好,同修还是经常来这边。不知道走了多远,同修说:“走过了。”那我们就往回走,回走不远,就到了。我一看,我乐了。这哪是走过了呀?这就是最好的走法啊!我明白这是师尊引我们最好的路啊。

原来,派出所坐落在一个封闭围墙的西北角,(就是说四面没死角)门朝北开。我们若正常从东走来就正好進了监控镜头圈,那么我们就会:要么送不到位,要么被监控摄像录下。可我们竟冥冥中不知所以的由西向东走来,我们明白是师父在帮我们。眼前是个最好的位置,这里停着两排警车,在门旁一个公告板的后面刚刚够过一个人的小径,直达到门旁,我赶紧隐了進去,同修在路对面正念加持我。公告板的侧影正好遮住了我,(监控摄像只能录下我的所有动作,却不知道我是谁。)这里是派出所监控镜头正下方唯一看似可见又不可见的地方。瞬间,我们在师父呵护下把真相资料平稳送到位了。

又一次,真相资料做好了,有写给某派出所的专题劝善信。内容是针对某区同修被非法迫害,马上到期,派出所不让家属接人,意图接手再迫害。时间急啊!这可是越早送到越好。(该派出所和我家不在一个区,我也不知道在哪,也不了解情况)

既然是专题劝善信,那么,信中专指的人就该尽早得到。我当时想的就是尽早送资料平稳到位。

我找同修合计,看他们准备怎么做,可他们六、七个人竟都没看见有这样的资料(我们资料出自一处)。师父的话在耳畔响起:“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我笑了。心想:谢谢师尊!谢谢师尊!快行动吧。派出所也安了监控摄像装置,没点难度咋修啊?那也不算数啊。

又是晚上六点多,和一个家人出发了(是家人不放心我一个老太太)。下车打听着,好歹找到了,我让家人远远的等着,因为我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了。

原来,它座西朝东,门前是南北大道,临街。大门口有两米多宽,一米多深的玻璃天井,门灯很亮,方圆十多米如白昼,清净的大道在灯下一览无遗。可我得与天井作零距离接触,也就是得走到监控镜头下才行。难了吧?不难!因为我走近了一看,我又乐了。就在我要去的地方有一张八开纸贴着,比我头高点,不偏不倚挡在我和监控镜头之间,我看不见镜头,当然镜头也看不到我了。原来师尊早有安排。我感觉到师父刚刚贴了那纸,站在一旁。谢谢师尊!就这样,资料作到尽早平稳到位。

在邪恶回光返照的今天两次闯镜头,无惊无险,可我却得到了魔炼。是伟大的师尊为了弟子的修炼,操尽了心,从好同修们做的轰轰烈烈到我这个做的平平凡凡,大大小小步步都凝聚着师尊的精心安排与呵护。谢谢师尊!

我悟到:修炼中凡事一定按师尊的法去正念正行!否则,大事小事也有漏。该我们做的事,我们一定要努力去做,不管大事小事。并且,在具体做事的过程中,每步都要认真去做好,该我们修的那部份我们一定要修。我们是修炼人,我们人的部份、神的部份的能力都发挥出来,再做不来的有师在有法在,这才行。

象我这样的历练,可能同修们做起来司空见惯,我也因此总提不起笔。可我又知道是不对的,所以我今天提笔了。因为,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见证了师尊的步步呵护与大法的神奇与美好,不证实出来,就不是大法弟子。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