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北讲真相之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丈夫的老家在大西北一个偏远的山村。丈夫姓杨,他的家族是人们广为传颂的杨家将后代。当然这是我修大法后知道的。也记不清是那一朝代兵荒马乱时,先祖从山西的杨家庄(老槐树)闯到了西北落脚。

临近二零零九年的大年,丈夫的老母病危,我与他一同回到了他阔别多年的西北老家。我总觉的那里的人与我有很大的缘份。救度那一方众生是我这次远行的最大心愿,也是我此行的目地。我带来了一些《九评共产党》、二零零八年神韵巡演光碟,在MP4上已下载了贵州平塘县掌布乡“亡党石”录相,还带来一些新的年历和真相小册子、真相纸币等等。

那里的农民生活不富裕,收入低微,除了农产品几乎没有其它经济来源。听当地农民讲,去年一斤棉花只卖到二元钱,连成本都赚不回来。所以有的人家供不起孩子上学。原来村子有一所不错的小学校,而现在早已关门。既然如此,谁还愿意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呢,所以大部份年轻人都到外面打工挣油盐钱去了。老一代人说:再过几年这地都得荒了。

村子里大部份人家姓杨。由于临近过年,我和丈夫就自然的逐家逐户拜访,讲真相劝三退。村里的老支书这几年搞风水算卦之类的事,被邪党除名了。我送给他神韵光盘,让他反复看了“亡党石”录相,给他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盛况,也讲了自己十几年的修炼体会,劝其发表声明退出了邪党组织。

村里的老百姓都本份,我把“亡党石”录相放给他们看,效果非常好。其实今天的农民没人相信共产邪党,他们清楚邪党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有八十多人退出邪党组织。没有参加过任何组织的人,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位不识字的老人拿来一张纸让我给他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教他念。有一小伙子听到我告诉他的真相时气愤的说:本来我就不想入它那个什么党,可上面非让我入,每年还得交党费。现在邪党为了自己的表面壮大,竟逐级向下分配名额,变相的逼人入这个邪党。不用说,农村更是必须完成邪党下达的数量指标。

邪党还要把可怜的农民分成等级,成份高一点的人家的子女连上好学校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一位姓马的村民说,就因为他家成份不好,虽然小时候成绩很好,但不许他上中学,当时也不允许他加入邪党团组织。这种屈辱阴影蒙在他心头一辈子。一位姓吕的村民说,共产党整人太邪,他的父亲仅当了八个月的会计,文化大革命差点被整死,成天挨批斗,还要送劳教。这位老人还健在,已经八十多岁。岁月的艰难在老人双眼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现在的农民不仅贫穷而且负担重。尽管说减了不少苛捐杂税,可羊毛出在羊身上,农用物资大幅度的涨价,医疗费用高的吓人。重负下的农民显的麻木了。有几户农民家中竟然还挂着邪党党魁画像。我告诉他们邪党夺权几十年专横跋扈,把农民沦为下等公民,随意盘剥。现在天要灭这邪党,把这党魁邪灵挂在家中只能带来晦气。他们明白后把邪灵清除了,画像全部烧掉了。

婆母心里装着“法轮大法好”离开了人世。我想她一定会去一个好地方。在安葬婆母那天,我又劝四十人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中有干部、教师,也有学生等。说来奇巧,那天突然从某市来了六位年轻人。我赶快给他们讲“三退”真相,看“亡党石”录像,他们说经常接到海外打来的真相电话,也能看到大法弟子发的真相资料。他们都非常喜欢听大法的故事,也相信大法好,有的人还叫我给他们示范盘腿打坐的动作。六人全部退出邪党组织。他们在这里仅呆了不到二个小时,好象专门来听真相的。听了,退了,走了。

是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慈悲的师父不舍得落下一个有缘人。我作为师父的弟子,在我自己的修炼过程中容汇了救度众生、解体邪恶与旧因素干扰的使命。我一定要做好,圆容师父所要的。

安葬婆母那一天,还请了几位风水阴阳先生,这些人竟然也是邪党成员。我劝他们退出邪党,正合他们心意,他们早就想退了。告诉他们大法真相,他们听了都非常高兴。

丈夫的一位战友从县城来了,一连看了两遍《九评》,感慨地说:《九评》把邪党的老底全部揭出来了。写《九评》的人一定非常了解共党底细。他全家人及亲朋好友二十几人全部退出邪党组织。

这次回家,丈夫自己的(堂)兄弟姐妹共计五十多人退出邪党组织。他的舅舅是老干部,七十多岁,邪党成员,看了“亡党石”深有感触的说: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打压法轮功,最终把自己打倒了。

在劝退过程中我发现中学生受邪党毒害最深。现在的孩子很聪明,可一提起法轮功,他们脑子里全是邪党的东西。我耐心的讲了大法洪传世界,全世界都说好;天安门自焚的漏洞百出等,总算给一个孩子讲明白,退了。另一个孩子说:老师说入团有好处。我只好说:我给你悄悄退掉,让神保佑你,学习好、身体好,不要告诉老师。他高兴的说:好!谢谢!

师父正法已近尾声,救人紧迫。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实践中我觉的,只有放下人的各种观念和障碍,带着洪大的慈悲和正念,才能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