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杜祥忠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高庄村民杜祥忠,男,四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后他身心受益。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九年多时间里,他多次遭非法关押、毒打,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勒索钱财达三万多元。

杜祥忠在得法前,患有胃病、心脏病、神经性头痛、失眠等多种疾病,身体状况极差,神经性头痛、失眠导致他的记忆力明显衰退,致使他洽谈业务时的订货合同书无法书写,直接影响他的工作业绩。为此他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在吃药不管用的情况下,无奈中他学起了气功,气功他练了很多种,但未能使他身体状况有所改变。这样的病痛折磨整整持续了二十年。

一九九七年一位朋友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他炼起了法轮功。法轮功教导修炼者按宇宙“真、善、忍”特性修炼,遇到矛盾找自己,凡事先考虑别人。修炼后,他严格按照《转法轮》中师父的要求去做。他的人生观完全改变了,性格更加乐观开朗,也不再为吃亏而耿耿于怀。他的言行中体现出“真善忍”的美好,得到村里、单位的认可,他是村里、单位公认的好人。以前,他身为一家之主,虽不至于有粗暴言行,却霸气十足;学法后他不再对家人发脾气,由事事有妻子伺候变得对妻子也体贴入微。

在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同时,杜祥忠所有的病症都在不知不觉中完全消失,他的体重由120斤增加到150斤,大法神奇的去病健身效果在他身上得以体现。因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多为他人着想的高尚品德,为他赢得了更多客户的信任及单位领导、同事们的认可,他的工作业绩突出,自学大法后他在单位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初遭迫害,遭非法关押、毒打

因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依法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法轮功的合法炼功权利上访,在九九年七月份杜祥忠等约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巨山乡政府二楼会议室,巨山乡派出所所长李东堂(现为蒙阴县水上治安大队长)与乡政府工作人员焦玉香等相互勾结,非法勒索每名法轮功学员五百元。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以焦玉香、姜良军为首的恶徒办起了巨山乡洗脑班,把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石绍香、马夫忠、刘汉存、张夫存、张明营、王在秀、熊子修、马吉友、张美兰、马夫高、公风英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中洗脑迫害: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材料;逼迫每个学员表态,说不学不炼大法了,逼迫学员骂师父和大法。其中对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尤为严重。每晚派打手看守,家人送去的饭也被打手占有。当时参与迫害的有姜良军(巨山乡副书记)、焦玉香、李太玉、高杰、张茂顺等。

大约在正月十二日晚上,焦玉香、姜良军先让打手们灌足酒,然后对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打手中高杰表现的最为凶狠,强迫已近六十岁的公方健坐在冰凉的水泥地面上,用竹竿抽打公方健的头,竹竿都抽打碎了,公方健在剧疼中发出声声惨叫。强迫已六十岁的公维精老人坐在水泥地面上,头上顶着一盛满水的碗,不准水洒出来。杜祥忠正被逼迫坐在二楼水泥地面上,高杰突然蹿上二楼,突然对杜祥忠当胸猛踹一脚,杜祥忠疼的满地打滚,差点背过气去。就这样公维精、公方健、杜祥忠、李宗平、曹金夫、卢传江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九天后,被巨山乡恶党政府每人勒索五千元。

依法进京上访遭电击

面对电视、广播、报纸铺天盖地的喧嚣及歇斯底里的揭批法轮功,杜祥忠作为一名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决定到北京向政府官员们讲清事实,让他们了解大法真相,为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他踏上进京的列车。

腊月二十二日上午,杜祥忠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被便衣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这里已关押了到北京证实法的几百名法轮功学员,有老人、有抱着几岁孩子的母亲。到了下午,天安门广场恶警想把法轮功学员转移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手挽手筑起人墙,恶警们一个也拉不出去,双方僵持了两个多小时。后来十几个警察手持橡皮棍没头没脸的照着法轮功学员乱打,几个学员被打的鼻口出血,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打得呕吐不止。就这样几百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带上车分到北京郊区看守所。

杜祥忠等几十人被带到延庆看守所,十四个人被关在一间牢房里,根本没地方睡觉,杜祥忠只能天天晚上在靠门口的水泥地面上躺着。在延庆看守所恶警非法审讯杜祥忠时,用电棍电击杜祥忠三、四次,杜祥忠被电击的浑身无力、哆嗦麻木。几天后杜祥忠被蒙阴县国保大队恶警刘兆国劫持回蒙阴,身上的二、三百元钱也被刘兆国私吞。

被非法劫持到蒙阴县巨山乡派出所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县公安局两个五十多岁的恶警非法审讯杜祥忠。他们迫使杜祥忠坐在水泥地面上伸开腿,后来他们扒掉杜祥忠的大衣,用烧炉子用的火钩钩掉他的鞋子、袜子,逼迫杜祥忠说出和谁去的北京。杜祥忠拒绝回答,他们便用火钩用力钩杜祥忠的脚心,钩出了三个洞,鲜血往外淌。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九日杜祥忠被巨山派出所恶警送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县六一零洗脑班用酷刑洗脑

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几天后,在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九日被非法劫持到蒙阴县“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洗脑班。当时县六一零的恶人有李枝叶(原县政法委书记)、类延成(原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邢现英(原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焦玉香、方思民、王欣等,县六一零洗脑班还雇佣了社会上的小痞子做打手。

在县六一零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囚禁。室内除了铺在地上的草苫、大、小便用的桶、洗脸用的盆、吃饭用的碗之外别无他物。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单独关押,没有书看,没有人说话,百无聊赖,仅让睡四、五个小时的觉。院子里的小打手们就曾说:“要是这样被关在屋里,二个小时我就会疯的。”可见这种被单独囚禁的酷刑是何等残忍!可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头目类延成却把杜祥忠关押了整整一百零八天。恶人们就是以这种酷刑来消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让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杜祥忠除了遭受单独关押外,还要没几天就遭到一顿毒打。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日,原蒙阴县“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类延成非法审问杜祥忠进京的原因时,杜祥忠回答的不合他的口味,类延成气急败坏地说:给我掌嘴。王欣立即蹿上来,抡起胳膊、左右开弓打杜祥忠的脸,一姓王的恶人也蹿上来,俩人从屋的南面一直打到北面,直打的杜祥忠满嘴淌血才住手,然后扬长而去。

几天后王欣带着十几个打手到非法关押杜祥忠的房间,问杜祥忠还炼不炼?杜祥忠告诉他炼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能使人道德回升,为啥不炼?王欣听后不由分说让打手们对他拳打脚踢,后一人踩着他的头,其他人用橡皮棍砸他的臀部,恶人走后好长一段时间杜祥忠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臀部被打的紫黑,致使他十几天不能坐立。

一天中午,锁着的门打开了,进来了三、四个打手,二话没说,把杜祥忠摔在地上,用被子蒙住他的脸,用橡皮棍抽打他的全身,后再用脚踢,直打的杜祥忠昏死过去,他们又用凉水把他激醒。

一天晚上大概九点钟左右,类延成带着几个人来问杜祥忠对大法的认识,由于没得到令其满意的回答,类延成气急败坏地说:“来人,把他的上衣给我扒了。”杜祥忠只穿秋衣和单褂被拉到屋外,一只手被铐在地面上的钢筋上。当时的天很冷,气温在零下10 ℃左右。类延成说:“不转化就让他在外面冻着。”杜祥忠被铐在外面整整一夜,蹲不住了就只好坐在结着冰的地面上,他被冻的浑身打颤。天亮了,穿着大衣的小打手对杜祥忠说了一句话:“你是你师父的真修弟子。”

在六一零洗脑班被非法关押的一百零八天里,杜祥忠记不清遭受了多少次毒打。最后杜祥忠被非法勒索六千多元钱后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因公路边贴满了“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县六一零洗脑班恶人让杜祥忠去一趟。到了六一零洗脑班,县国保大队的恶警王伟和蹇家峰正等着杜祥忠。恶警王伟逼迫杜祥忠坐在水泥地上,让他伸直腿,用穿着皮鞋的脚踢他、踩他的腿。后来以“莫须有”的罪名逼迫杜祥忠交二百元罚款了事。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春天杜祥忠从单位被蒙阴镇政法委书记伊某某、巨山派出所副所长王业一非法绑架。当天下午,伊某某、王业一又带领十几个人到蒙阴镇高庄村非法抄家。当时家中无人,他们把大门撬开,用铁镐撬防盗门,把门别坏了,也没打开防盗门。不进屋他们不死心,他们就把窗子上的十二条钢筋撬开,砸碎窗玻璃钻进屋里抄家,又把防盗门从屋里撬开,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写字台被砸坏,录音机、珍贵的大法书籍被掠夺走,甚至连孩子的几十块钱的压岁钱也被拿走。一位邻居亲自目睹了这些政府人员的土匪行径后说:“就象土匪进家一样。”

杜祥忠再次被非法关押在县“六一零”洗脑班,恶警王伟非法审讯杜祥忠时,杜祥忠向他讲清大法的真相,王伟不但不接受,还气的暴跳如雷。当时杜祥忠已绝食反迫害三天了,王伟不顾及杜祥忠的身体虚弱,薅着他的头发贴在墙上,当胸几拳。后杜祥忠被转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杜祥忠被非法劳教两年。县国保大队恶警王伟、界牌派出所原所长石矿、野店派出所副所长王某等五人把杜祥忠和周立亮(蒙阴镇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王村劳教所企图关押,结果杜祥忠、周立亮查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杜祥忠又被带回县“六一零”洗脑班,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绝食的第四天下午,十几个打手架起杜祥忠塞进车内,拉到蒙阴县中医院强行灌食。在蒙阴县中医院七、八个人把他摁在床上,有摁头的、有摁胳膊的、有摁腿的,蒙阴县中医院的一名大夫从鼻子里、嘴里往胃里插管子,杜祥忠拒不配合。大夫拿来开口钳,只听“咔嚓”一声,杜祥忠的牙被撬掉一只,嘴里往外淌血。这次杜祥忠被关押四十多天后被非法勒索二万三千元后回到家中。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多钟,山东蒙阴县国保大队头目张咏,伙同恶警王伟,领着二十多个恶警破门而入。杜祥忠的家属高喊:“土匪来俺家了,快来看啊!……”。四邻都被喊来,目睹了恶警非法闯民宅、绑架好人的情景。杜祥忠夫妇都被绑架,家中只剩下十几岁的孩子。杜祥忠的妻子公凤英,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回到家中。恶警王伟等把杜祥忠铐在铁椅子非法审讯,杜祥忠不配合非法审讯。恶警王伟气急败坏,对杜祥忠大打出手,连打了他三拳。恶警王伟把杜祥忠身上的东西全部抢去,包括九十多元现金。

二十四日早上,县国保大队恶警刘兆国非法审讯杜祥忠,杜祥忠拒不配合。后县国保大队恶警刘兆国、王伟非法把杜祥忠送到县看守所关押。

在县看守所,县国保大队恶警王伟、姚兴东和一个很胖的恶警非法审讯杜祥忠。

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后,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号被非法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王村劳教所恶警指使邪悟者对杜祥忠实施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杜祥忠拒不配合恶人的任何要求。在一次恶人围着杜祥忠做洗脑工作时,杜祥忠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结果是高危期:血压高,脉跳超快。第二天又去检查,结果更严重。杜祥忠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拒绝到医院治疗。恶警问杜祥忠出了事谁负责,杜祥忠理直气壮的回答:“劳教所负责,我无罪,这是你们的迫害。”

劳教所恶警很害怕,催促蒙阴县“六一零”接杜祥忠,蒙阴县“六一零”怕承担责任不敢接,推给蒙阴镇“六一零”,蒙阴镇“六一零”也怕承担责任不敢接。劳教所更怕杜祥忠死在劳教所承担责任,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号赶紧派车把杜祥忠送回蒙阴镇“六一零”,并让其家人把他接回家。杜祥忠回家的当天奇迹般康复,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再次在他身上体现。

杜祥忠两次被非法劳教,在他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不计个人的安危,一心想着不明真相的世人。他破除中共恶党对他非法劳教的企图,回家后正常的工作、生活着,赡养着父母、尽着丈夫、父亲的责任。在屡次的高压迫害中,他还能和家人生活在一起真是不易。

在中共对法轮功九年多的迫害中,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长期流离失所、劳教、判刑,妻离子散,安居乐业的生活被打碎。请正义的人们关注这些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呵护善良,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