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旧势力安排的特务陷阱中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写在前面的话——也许有学员认为,“特务”只是人,一定漏洞百出,被特务欺骗的都是有问题的,真正的大法弟子谁也迷惑不了。是,从大的理上讲是这样的,就我们本市而言,从2004年至今被特务欺骗、出卖的同修达几十人,损失设备、资金无数。其中有些是老学员,长期从事资料点运作,也有的是我们地区的精英、协调人,经过生死考验的——“特务”的出现是旧势力针对我们整体的考验。希望所有看到此文的同修针对文中提到的问题看一看自己在这些方面是否有漏。

一、我从“特务”陷阱走出来的经历

前一段时间由于有漏,被特务欺骗,致使大法蒙受损失,没有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将这段经历写出来,以提醒处于类似情况的同修注意。

关于特务的表现,不想多提,这里只谈一下我走出旧势力安排的特务陷阱的过程。

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VCD出来后,我看了很震动。师父建议所有被怀疑的同修先不要参与具体项目,自己实修一段时间,改变一下学员对你的看法。当时我很信任“特务A”,并推荐他到我所在的公司上班。由于同修普遍认为他是特务,于是我自动断绝了与所有学员的接触,并接受学员建议,不再向“特务A”透露任何学员与大法的事情。

那一段时间很难熬,没有任何大法的消息,没有同修的声音,感觉很寂寞,有一次很想去一个同修那,他是做资料的,心想为了他的安全,还是不去为好,又很孤独,非常想去,心里交战了几个回合,最后决定不去。当晚炼静功,一坐就定下来了,整整一个小时腿一点不疼,此后好长时间,打坐腿都不疼。

也许是我把法摆在第一位,也许是我按照师父要求去做的原故,很快我在自己工作中发现了“特务A”是邪悟的公安内线。

师父在《清醒》中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能走出旧势力的陷阱。

被特务所迷惑原因有三:

1、长期以来与整体脱节。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们传功的方法,就是在炼功点上,或者是在传功场上可以给学员放录音、录像,然后由辅导员教他们炼功。可以按照座谈会这种形式,大家互相切磋,互相谈,互相讲,我们要求这样做。”因为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不是你改变常人,就是常人改变你,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就是这种集体学法的形式,这样提高起来更快,同时也不容易出问题。作为学员,一定不能脱离整体环境。

2、执著于自我,执著于超常的表现。

反映在:有在学员之上的心,佩服那些有超常表现的人,反感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觉的过去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执著于过去自己的表现,觉的自己了不起,听不進学员的建议,坚持自己。这其中还有一个很不好的思想,认为提建议的学员不如自己修的好,所以听不進别人的话。师父在讲法中曾谈到过“你要叫别人做好你得先做好”的问题,其实衡量一切的标准只有法,一个人曾经犯过错他可以提醒别人做好,而我总是以别的学员修炼状况来衡量他的话对错与否(再加上有在学员之上的心),从而更加坚持自己,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

3、有依赖心,独立性不强。

这里所指的“独立性”与上文的整体性(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并不矛盾,属于自己要修的一部份,家庭环境,自己的工作环境,这些都是自己要面对的,不能绕开的。这种依赖心表现在方方面面,包括做资料的同修依赖有技术的同修来解决问题,自己能做的这一部份没做,自己应该掌握的那一部份不愿意突破等等。

二、“特务”是旧势力针对我们整体的破坏

旧势力利用“特务”这种形式对大法的迫害,是对我们整体的考验,而非哪一个学员或哪几个学员,虽然特务锁定的目标(在一段时间之内)可能是某一个学员,但他是摸到了学员之间有漏、有间隙,他才敢、才有机会行恶。

在我与特务A接触的过程中,除了给予我很多具体的帮助外,特务A也一再的在我耳边说:某某某对你有看法,某某某要把你上网,某某某修的不行,同时也一再“鼓励”我:你修的好,比他们都强——制造我和学员之间的隔阂,好浑水摸鱼,一方面得到我的信任,同时强化学员之间的间隔,造成任何学员要我提防特务A的建议我都听不進去。特务A利用学员对我的信任继续从事他的特务勾当,出卖资料点,迫害同修。(文中提到的特务A在我耳边述说的情况并不是胡编的,那时我和学员间隔已经很大了。)

这里面反映一个问题,比如说当我们看到一个同修有问题时,不是面对面把问题说清楚、解决掉,而是背后议论,拉帮结伙(在这一个问题上),给他下结论,上网,让所有人知道,用外在压力强迫他改变;其实任何外在的强制方法改变不了人心,做法上还带有党文化的因素——用“斗”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那么,旧势力看到我们整体有漏,就安排“特务”这种方式来对我们整体進行“考验”。

学员之间看到一些问题,怕影响了整体,为了维护大法这都没错,为什么不能善意的指出来呢?师父在法中讲“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这决不是人的批评、指责所能达到的。

希望我们所有的学员形成一个很正的环境,通过自身的做好,来使那些做的不好的看到自己的不足,从而促使他变好,形成一个无漏的整体。使邪恶无空可钻,使特务无处遁形,没有容身之处,这才是大法弟子我们应该做的。

三、关于“善待”特务的问题

看了《对澳洲学员讲法》后,有同修认为对特务要善,不能推开他,把他推向反面。我同意这种认识,但有几点提醒同修要注意的:

1、大法弟子的善并不等于对邪恶的纵容

在我和特务接触的过程中,曾花5000元买了一辆电摩托送给他,在他没工作时每月给他几百元钱,平常总是往他家送一些吃的用的,特务A在接受这些钱物时并不推让,并暗示这是为大法做贡献,积功德,还一再表示他曾为大法做了很多事,保护了很多学员,暗示他能力很强,但经济条件很差,很需要钱……。而在出卖同修和资料点上,特务A决不会因此人给他钱而心慈手软,网开一面。

当我把《对澳洲学员讲法》给特务A看,并劝他不要找学员要钱,不要与学员接触,不要打听资料点,踏踏实实的修。特务A向我认错,并向我借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回去“研究”,看完后他说:建议学员都看《对澳洲学员讲法》讲法。此后,特务A继续与学员联络,继续他的“特务”工作。

对于从事“特务”这种下贱职业的人,其表面和内心世界反差极大,往往深藏不露,善于说谎,利用人性中的善良的一面不择手段达到自己的目地,利用学员的“善”来敛财和出卖同修,破坏大法。

我个人认为对于特务的将来有两种趋势:一是在大法的感召下走回来,改邪归正;另一种是继续被邪恶控制,一味的行恶。所以,我们可以从法理上尽量帮助其走回正路,但在安全问题上和钱物上要特别注意,不让邪恶钻大法弟子“善”的空子。

师父在讲法中也讲过:“可是我也知道,师父一再给机会的同时,还有几个拿师父的一再慈悲当儿戏的人一直在干着出卖自己良心、出卖大法弟子的特务勾当不悟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给邪恶提供所谓的情报,行为上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在神的眼里看已经无法偿还。这种参与对正法干扰的行为是直接在参与这场迫害了,后果与中国的那个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集团是一样的。现在我对这些人已无法可讲,刚才我讲的也不包括这种人。我讲到这里刚才有一个神说,看来他们只有准备后事的机会了。”(《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在与“特务”接触的过程中,注意自己和其他学员的安全

怀疑或确定某人是特务后,就别让他再接触新的学员,不让他有新线索。在取得我的信任后,特务A迅速掌握了我的地址、电话,家人,工作单位,直系亲属(对大法的态度),我的喜好、缺点,我经常去的地方,与我走得近的同修及他们的情况(做资料与否,精進成度,受没受过迫害),甚至于一些少有人知的细节。特务A是公安内线,所以他一定会处心积虑来收集这些情报的,同时利用同修之间的信任来打听大法的动向和重大事件。例如奥运前夕,特务A曾向我询问是否有同修去北京或与境外媒体联系等。对于有心想帮助“特务”改邪归正的同修,一定要谨慎行事,注意自己和其他学员的安全。

3、注意不被邪悟者带动

能够做公安内线,以学员身份打入资料点破坏大法的,大多是邪悟人员(以前学过法轮功,后来入了歪门的),这类人有两大害处:一是破坏资料点;二是破坏学员正信。这些充当公安内线的邪悟者多被邪灵附体控制,表现上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服气,从不看自己,而且这些邪悟者都是很有能力的,在学员中表现很突出的(与旧势力的情况基本类似),有些人还有“功能”(其实大都是业力和污七八糟的邪灵附体所造成的)。我接触的特务A就是。

关键是这类人不好鉴别,他们背后有邪灵因素,隐藏的很深。

以我自己为例,由于平时学法抓的很紧,《转法轮》、经文一遍遍的看,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都不落的做,特务A平时很少和我在法理上交流(因为他一说就露馅,那边的邪灵心里有数),他只是从行为上“引导”,告诉你怎么做资料,怎么做好工作,怎么处理家庭关系,并经常吹嘘他的“正法事迹”。一旦你接受了,认为他修的好,下一步他就从“法”上跟你来一点(和师父讲法不一样的),就那么一点,你听進去了,他再来一点儿。如果你指出他在法上的认识不对,他就一言不发,足见其狡诈(表面不发生冲突,内心强硬固守他那个东西)。当我思考他的问题时,脑子里以前接受的那部份(特务A的“正法事迹”、工作中的优秀表现、给予我的帮助)就起作用,最后不了了之。

为什么自己学法那么长时间了,还会被邪悟者所骗,因为邪悟者确实有他背后的邪灵因素,一旦有人心有执著,邪恶就会钻空子,你觉的他这句话对,符合了你,他背后的邪灵就能干扰到你。所以对待这类人,最好先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灵因素,再从法理上论证。

综上所述,以下几类学员注意不要与“特务”接触;因为他们是特务下手的“目标”:

1、身负重任的:做资料、搞技术、有具体项目的(这些本来就是公安内线侦查的重点)
2、与学员接触广的:协调人,资料传递人员(特务最喜欢利用学员对学员的信任摸情报)
3、和整体联系少的、出来晚的、新学员、特殊情况走入大法的、有执著心(长期不去)的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