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营救同修,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刚刚進入二零零九年半个月,我市发生一起恶警入室绑架大法弟子案件,劫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两万元现金被洗劫一空,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直不准家人看望,恶警还扬言某某在什么地方居住,家里如何,列为重点等等。一时间当地环境很恐怖,被绑架同修的亲属也认为此案如何严重,对看人、要人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把怨气推到被绑架的亲人和周围同修身上。

针对邪恶的猖狂,亲属的不解,当地同修象以往一样,发正念,整理揭露材料上网曝光,同时在当地散发,向亲属讲真相,动员亲属看人、要人,并且陪同亲属一起到公安局,国保科负责人用惯用的手段威胁大法弟子,推脱亲属,十天过去没有任何消息,不断传出被绑架同修遭受酷刑迫害,看守所一直不许亲属看望,而且任何东西都不准送。

一直持续近十天,仍没有任何消息,眼看就来到大年三十,警察们即将放假,同修们心急如焚,如何营救。经过切磋,大家达成了曝光邪恶的共识,当场同修们共同想出了曝光邪恶的方法及曝光内容,如奉劝公安局国保大队某某某、“六一零”某某某立即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奉劝某某某、某某某不要步某某乡镇领导班子车祸恶报后尘,大过年了某某某、某某某又开始抓大法弟子等短语。会后同修各自挂条幅、用A4纸打印短语粘贴以及印制绑架真相材料,当晚镇内的同修几乎都动了起来,一夜之间,墙上贴的、树上挂的到处都是,而且真相材料送到各派出所、市委“六一零”、公安局、看守所、拘留所、各大浴场、旅店。就连当地国保科负责抓人的头头住宅门上也贴了一大张。

到了过年初七,同修交流,并与亲属沟通,当初八警察刚上班同修与亲属来到公安局,一警察说:瞧你们大过年搞的,把我们的名弄的到处都是,我们摘的条幅和材料一麻袋都没装下,家人都知道了,把我们看起来不让动,没办法只能在单位喝茶水。国保头上班后指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张曝光粘贴对同修亲属发一阵牢骚,并告诉亲属到某派出所要人,亲属来到派出所,一民警说:抓人的副所长有病年前住進医院,等他回来再办。亲属又找到正所长,与其讲真相。此时同修已被非法关押十七天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就被劳教了,同修在营救时顶住各种压力不放松,与亲属要人紧追不舍。

从初七晚上开始,有同修与周边农村同修交流,交流的题目是:营救同修,向内找,整体提高,围绕学法入心,四个整点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及散发真相材料。通过交流,同修找到了自己修炼的不足,天天学法,象完成任务一样,不能用法理指导修炼,凌晨正念突破的不好,不能坚持经常发,有时发正念出现昏昏欲睡或胡思乱想,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同时忽视了散发真相材料等等。认识到同修被绑架及迟迟营救不出来与整体有关,只有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发出的正念才有威力,邪恶自灭。交流两场之后,神韵光碟来了,我们交流的内容又增加了一项,广传神韵救度众生,交流前学习《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鼓掌)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通过交流同修认识到向世人推神韵光碟。在推广神韵光碟准备采取一些有效措施,到亲属家或世人家播放,有的面对面送光碟,并告诉世人看完或送给亲友或珍藏,如不想留下过几天来取,在取时顺便听反馈评价等,交流進行二十多个乡镇,每个乡镇一场或两场,每场二、三十人不等。

被绑架同修被非法关押大约一个月,身体被迫害出现严重病业,被送進当地医院抢救,同修不断的到医院看望,农村同修也不断的到医院近距离发正念,其他同修接力发正念和高密度发正念配合,开始警察戒备森严,不断威胁大法弟子,还闹一场恶作剧,一位常人家属有病住院,该常人不知住在哪个病房,于是急匆匆的挨个病房开门看,正巧来到关押同修的病房,警察怀疑是大法弟子,于是将该人抓捕,当住院的家人得知警察抓错人与其辩解,而且不依不饶时,警察没办法只好向人家赔礼道歉。最后,国保科的头求大法弟子不要再搞别的举动了,将其男同修以病保形式放回,女同修大约住院一周多点,在三月一日,也以病保形式放回。

此次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突破了历次营救的局限,整体配合向当地民众曝光当地邪恶,尤其是在行恶者的熟人中揭露恶行,制止了迫害,同时救度了行善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