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是否定一切魔难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四十七岁,是九八年八月底有幸得法弟子,当时血压低、胃病、风湿性关节炎和皮肤病;修炼一段时间后,这些病不翼而飞了,全都好了。我感到了大法的神奇,我感谢恩师、感谢大法。

在这十年的风风雨雨,在魔难中、在复杂的修炼环境中,在邪恶迫害法轮功、干扰大法弟子的环境中,我虽然走过来了,可是在走的过程中,暴露许多自己的不足和执著心。在二零零零年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三年,因学法不深,抱着各种执著的人心,私心、怕心,在高压迫害下、在邪悟者的欺骗和谎言诱惑下邪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真感到无地自容,很羞愧。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掺不了一点假(指人心和观念),就象师父在《转法轮》讲的就象精密仪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个马上就坏了。在这里郑重向师父说我错了,只有我精進才能对得起伟大的师尊。

虽然我们有许多不足,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着我们。零七年的所谓“七·二零”那一天,天下着小雨,我正在上班,可我不知怎的就跑回家,(因上班地方离我家不远)回家后就叫我儿子赶快去交电话费,当时的情况儿子不去,我说不行,最后儿子没办法不高兴的去了,当时的时间是上午十点左右。我儿子走了不久,还不到十一点钟六、七个恶警开着警车和居委会的人非法敲门骚扰,因家没人,他们就在大门口守着,非法扰乱民心,因我的左邻右舍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是她们打电话通知我的,表面是她们在做,其实都是师父在保护我,邻居们只不过通过这件事在摆放他们一个好位置。

零八年的奥运会,邪党恐惧至极,对老百姓又采取种种限制与打压。我回老家讲真相,在回来买火车票时,快轮到我时,这趟车票卖完了,没办法,只好买晚上的车票了,到家是凌晨四点多钟,我回来后,才知道恶警头天下午又到我家非法骚扰。是师父再次又保护了我。经过同修们的发正念解体邪恶,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我安然无恙,感谢恩师的苦度。

其实我们每走一步时,师父都在身边看护着。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在做的过程中,我的体悟是很微妙的,用文字是表达不了的,因我识字不多,表达不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有一次早晨四点多钟,我出去贴不干胶,被治安人员看见,非法抓着我胳膊不放,他一嚷嚷,早上遛玩的人很多,都来看。当时的情景我也有点害怕,不正的念头在脑子一闪,正念就把它解体了。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抓我,有师父在我身边,谁也动不了我。我就大声的制止他说,你放开我,你不配抓我,他立即放开了手,还自语的说我不配,我不配,他拿起手机就打电话,我发了一念不让他打通,这也是在救度他。我就给围观得人讲真相,就离开了。当我走了很远时,他的电话还没打通。

我们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里不是讲我做的如何好,我们能做什么呢?什么也做不了,其实都是师父在做。这就看我们每当遇到魔难时的第一念是不是信师信法,信师信法是否定一切魔难的根本。每遇到问题都不是偶然,都要向内找,还有我要修去的人心和观念,提高上来,这就需要多学法,一切来源于法中,正念才能解体一切邪恶。

再次谢谢师尊的苦度,也谢谢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以上有写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