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就能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在《明慧网》上我经常看到同修在过生死关“病业”时,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突破的艰难。我也很有体会,在这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为互相鼓励,增强信师信法的信心,走好我们的每一步。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就是师父说的那种不好的人,在常人中为了名、利争争斗斗,吃不好、睡不好,不到四十岁就把身体搞垮了:子宫瘤、气管炎、贫血、高血压等都占上了,长年累月被“病”折磨的生不如死。单说“子宫瘤”,我被它折磨的常年有气无力,面色青黄,月经来时肚子痛的真是豆大的汗珠往下淌,药大把大把的吃效果不大,肚脐以下很大的一个大硬块,后经医生检查已经很严重了,必须马上手术,由于我对手术害怕,家庭还有债务,我不想给家庭雪上加霜了,活在世上太烦恼,不如一了百了,解除人生的痛苦。我丈夫硬给我买了一大包消炎药,准备让我吃完做手术。

第二天,在师父巧妙的安排下,一位陌生人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并送我一本《转法轮》。从那时起,我天天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再也没有身体不舒服和肚子痛的感觉。修炼了三个月后,来月经时又感觉身体不舒服,但没有以前那种“病”的感觉,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消业”。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给我通了一个细管道,把瘤子从另外空间抽走一部份,师父给我摘掉了病根,剩下一部份给我留下,这是师父给我提高心性用的。我今后的路,师父给我从新做了安排。从法理上知道这一点,所以肚脐下的大硬块我再也没拿它当回事。 可是,我做不好时,邪恶会借此机会迫害我。

前一阶段,在家庭中长期执著自我,就我的主意对,我说了算,容不下别人的缺点,不看别人的长处,膨胀了没修好的妒嫉心、争斗心等,已经被旧势力加大了的自私心,还不悟,讲清真相也不象以前那样身心投入,学法心也不静、炼功迷糊。求安逸心严重。师父说:“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转法轮》)我法学到这里时,知道师父在说我,也知道自己不对,心里很着急,可就是正念不起来,也正行不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现象。最后在师父保护下,我才获得了新生。

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份来月经时一直到四月份不停,流血很多,到最后的二十几天连血带肉往下掉,有时厕所的下水道都被它堵住。我三件事虽然还在做,但已经精疲力尽了。我向内找到了以上那么多执著,我才惊醒,就多学法,正念清除旧势力、邪党因素利用我形成的这些观念和业力干扰我做三件事。我要从行为上归正自己。但没有立即的作用。究竟原因在哪里?写到这里,我刚悟到,我发正念思想不纯净,是为了我身体不被迫害发正念,而不是因为邪恶和干扰我证实法的一切因素都应该清除。基点没站对。写到这里,我现在对修炼的“严肃”又加深了一层认识。到四月二十号左右,身体真支撑不住了,我终于躺下了,当时我身上的血也都流干了,我预感到要昏迷过去。但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决对不是“病”,是邪恶在给我制造“假相”,利用我的执著干扰我做三件事。

师父《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悟到,我们不承认它们的存在,所有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都没有资格在宇宙正法中立足。我虽然有没修去为私为我的执著,那是我这一阶段对修炼不严肃、不精進造成的;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会用大法归正好的,旧势力没有管我的理由,邪恶不配参与我的一切,它们只有被大法清除的份。我虽然生命在垂危中,关键时刻更不能放松主意识,用最大的努力不断发正念,集中念力把迫害我的邪恶生命彻底解体,并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让我清醒。别无所求,我相信自己一定会从这魔难中走出来。

我在心里背着法:“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洪吟》〈大觉〉)。背完后,我真的感到自己顶天立地,唯我独尊。我知道,这是我人这面的一个粒子同化了大法。对于生死我没有这个念头,也根本没有这个概念。我让家人把同修找来,把我协调的事和同修交待完了。同修看我“病业”假相严重,当天就找来几位同修和我一起发正念、学法,帮助我、鼓励我,整体配合,帮助我闯难关,他们连续几天都没放松。可我已经不清醒了,人和神的一面不能合一,已被旧势力因素间隔,表现上,发正念只记的正法口诀,学法眼花缭乱,大法书也不象原样(叙述不出来那种样),只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师父把法打到我脑中:“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 所以一旦大法弟子你修炼的路安排好了,基本上是谁也不能轻易动的,无论是好的坏的都对你无能为力。”(《二零零六年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就听师父的。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要正念闯关,我把它当成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在此我也谢谢帮我闯关的这些同修,没有她们的帮助和鼓励,我闯过来可能还要艰难一些。有一位同修昼夜陪伴着我八天,那时我已处于昏迷的状态,半清醒时她就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我昏昏沉沉上厕所时,我看到一个幽灵在走廊里顺着墙横走带我上厕所,我知道这是来取命的。我立即在心里念正法口诀,由于我在昏沉中,念力不大,没销毁它。当我从厕所出来,就休克了。这样出现两次,每次都是同修和我丈夫、女儿把我抬到床上,同修立即发正念,叫我丈夫、女儿念“法轮大法好”使我恢复了知觉。在同修精心的帮助下,我丈夫、女儿、和同修配合的很好。如果没有同修的帮助,在那时我的家人会心慌意乱、措手不及(他们还未修炼法轮功),有同修在场,家人的心都很稳定,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只管好好配合同修。

我明白在这生死关头,思想更不能离开师父和大法。师父也不断的加持着我的正念。我再次上厕所时,家人想搀扶我,我说:我有师父管我,你们都放心别动,我不会有事的。同修也这样说。丈夫和女儿就放心没动。我下床往外走,就在心里不断背《洪吟二》〈师徒恩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当我在走廊又看到幽灵,我集中念力念“正法口诀”,瞬间把它销毁了。我只是在表面上做师父要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那时我很清醒,顺利的回到床上。家人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对师父更是坚信不移了,心情也放松了。

谈到这里我再说说我当时的情况,我听家人和同修说:我躺下的第二天就昏迷过去了,我的全身及面容象黄裱纸颜色(就是死人的颜色)舌根抽回去了,说不清话了,瞳孔扩散了,用尽力气睁开眼,看什么都模糊了,嘴里不断的往外流着臭味的粘液,丈夫不断的给我擦着。一看就是“死人样”,就剩一口微弱的气在喘着,这时我丈夫和女儿见此情况害怕了,都吓哭了,认为我过不去这一夜。尤其我丈夫说出了掏心窝的话,他对着我说:你可不能扔下我们不管,两年前我被火烧成那样(在单位为救别人冲入火中去关煤气罐闸被火烧)我都没扔下你,是你师父救了我,你可不能走,家里不能没有你(这些是他们告诉我的)。然后他们商量要把我送医院输他们的血抢救我,女儿也和她父亲说:为了我妈的身体,咱们经济再困难,也别疼钱。陪伴我的同修和我女儿说:上医院没用,从你妈的言行上她根本不认为她是病,你们看到了吧,她渴了拿起杯就喝,没在乎水是凉是热,还能自己去厕所,这象“病人”吗?你们放心,她会好的。他们的谈话,我迷迷糊糊听到了,越听越清楚,知道他们想把我送医院,想和他们说话没力气,心里在想,谁也不要把我送医院,我不是病,常人的血都带有业力,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血,我有师父在管我,只要我真修,师父给我的才是最好的。

因为我动的是纯净的正念,好象把他们抑制住了,谁也没有再提让我去医院的。这时我告诉我女儿说: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你们不懂我的情况,我心里怎么想的你大姨知道,我没力气和你们说,我不需要去医院,你们放心,我不是病,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在给我换血。这事听你大姨的。她会根据我心里想的去做。这位同修也根据我身体每天的变化情况,用心开导我丈夫和女儿,和他们证实大法的神奇和威力。

常人朋友来看我,都认为我活不了,并且也要强行把我送医院抢救。在此我想和同修说一说师父为了救度我真是用心良苦,在我昏迷的十几天中,每到关键时刻,需要我自己决定每次过关时,我能感受到师父在加持我,使我大脑立即清醒,让我用正念选择走好每一步。我虽然没力气说话,心想我只做师父要的,不符合法的我都不做。我发正念谁也不要有让我去医院的心,我很快就会好的。我从心灵深处知道我不会有事的,因为师父一直在保护我,现在就靠我的吃苦能力和忍耐能力。对我来说不能把提高心性的大好事推开,有师父在谁也不敢动我。

经过了十几天的承受,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很多同修的帮助、鼓励下,我闯过了生死关。回想那种痛苦、身体和精神的承受,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不可能走过来。

头脑清醒了,我每天撑着身体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炼功真是没力气,尽到我最大的努力,能炼多少就多少,无所求。有时人心上来,就容易放松自己,有一次炼功,炼到“冲灌”时,胳膊真抬不起来了,赶快歇回吧,这样太累了,就上床躺下了。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是谁让我躺下的?不就是形成懒惰的观念吗?怕吃苦,它不是我的善良本性,我不要它。心里是这样说了,还是不想起来继续炼。正念不足,求安逸心占了上风。睡了一觉,醒来后,真后悔,师父给我的生命是让我修炼的,我不严格要求自己怎么对的起师父?我一定要对自己的修炼负责,他牵扯到天体中众生得救的大事,我没有资格不精進。我对自己有了严格要求:每天必须增加炼功时间和动作(因当时一套功法做下来都很困难),坚持了将近一个月,才很吃力的把五套功法连贯做下来。

因为我当时脸色蜡黄,白天不想出门,晚上家人陪我出去走一会,走不到五十米全身就没力气了,就要晕倒,赶快停下歇会再走,我觉的这样不对,从表面现象说,是因为缺血,气血不够用。对修炼人来说,这种看法是不存在的,因为师父已经把我们的身体用高能量物质代替了,出现的一切都是为提高心性用的,需要我去正悟。想到这,我用行动来否定迫害,不让邪恶看我的笑话。天体中的众生在期盼我快恢复正常,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现在的身体就要在旧势力因素、邪恶面前证实法救众生,让旧势力因素、邪恶看到口服心服,彻底解体它们。

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因为我动的是正念,就我这样的身体不到二十天就能上楼发真相了。两个月后,我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肚子的大硬块没有了,新鲜的血液循环着,真的坏事变成了好事。这一切都离不开师父。

我身体恢复后,我想,我必须到当时来看我的朋友面前证实大法,到她们家时,她们感到很惊奇,她们告诉我:都认为我活不过来,真没想到的奇迹发生在你身上,而且恢复的这么快,你师父真是神。她们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奇迹,发自内心说“法轮大法好”。

同修们,我这个魔难虽然过来了,我体会到了修炼真的严肃,不管在多艰难时刻,都的全心全意信师信法,那是发自内心的,不能有半点含糊,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就会给我们最好的东西。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