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观众:在国内看不到的演出 【明慧网】

中国观众:在国内看不到的演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杨思源综合报道)尽管中共通过各种手段想要阻止神韵在海外的演出,特别是禁止中国人来看演出,但是在每次的演出中都会看到华人的身影。

在德国留学的石川先生(化名)就观看了神韵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在柏林的第二场演出。他表示自己是第一次看神韵:“以前只是听说过。其实,柏林的中国留学生都听说过神韵。但是据我所知,使馆通过它从上到下的系统向学生传话,让大家不要去看晚会。我今天看 了,觉得很好。小时候,在没有电视以前,我喜欢看书,看了很多古书。我经常想,那些中国传统故事演出来会是什么样子,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看到了。这是一台纯中国的节目,精神层面的东西比较多,没有改成外国的。”

他谈到从观众的反应中可以看出神韵所展现的中国传统文化也适合西方舞台:“从艺术上来说,这个演出非常成功,演员和观众之间有互动,观众的反响很热烈。从今天这种氛围可以看出,中国的传统文化,至少在形式上,和西方接上轨了。以前大家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否适应于西方的舞台还存有疑虑,今天我们可以确定中国传统文化是适于在西方舞台上演出的。通过观众的反响,观众和演员之间的互动,说明观众能看懂,有反应,而且观众很多。”

最令石川感慨的是,在中共党文化下的演出与此截然不同:“在(中国)国内,文艺演出实际不是一种娱乐,而是另一种在更大范围内的表演,所有的观众同时也是演员。表演的目的都是经过事先设定的,那就是通过这种文化,要把观众改造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中国,观众的心理非常值得研究,因为不管你是演节目的也好、看节目的也好,你都知道有一个党支部书记坐在观众席里。大家都养成了一个‘看支书’的习惯:演员除了看观众之外还要会看这个支部书记的眼神。观众也是一样,特别是那些所谓‘要求进步的’人,要一只眼睛看台上的演员,另一只眼睛看台下的书记。书记要是点头,就说明他认可了,大家可以鼓掌,他要是低着头不作声,谁也不叫好。

“有一个例子可以很好的解释这个问题:共产党以前有个纪律,党员脱离队伍一年以内的,经过审查可以归队,脱离队伍两年的,要重点审查。三年以上的就踢出去。现在还有类似的政策。在海外留学时间长的,回国后,国内要害部门不会要他。也就是说,一旦一个人脱离党文化的环境久了,它就会来审查你是否还保留了对那种党文化的认同。从这个角度来说,神韵演出对党文化的冲击非常大。”

石川感到神韵演出非常自然:“我原来没想到这个晚会中有西藏舞和蒙古舞。在大陆,一旦涉及西藏和蒙古文化,总是以民族团结为主题,并不是真正传播那里的文化。今天在这个晚会上,我没看到那种所谓‘民族团结’的字样,但是我实际上感受到这才是真正的民族团结,很自然。在国内,很多人看不到这样的节目。”

表现法轮功学员受中共迫害的节目给石川的印象也很深,因为他自己曾见过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我出国前,亲身经历过同学被抓走的场面。二零零零年底,我还亲眼看到一个住在我们宿舍楼的博士生被从楼上拖下来,抓走。他也是炼法轮功的。他买了一个复印机和一个打印机,经常打一些有关迫害的真相,拿出去散发,后来被发现了。系里本来想保护他,可是没保护成,还是被抓走了,从此就没消息了。”

“一九九九年夏天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我见过一个部队的连长,他是炼法轮功的,当时为了躲避抓捕,在我们学校的一个宿舍楼里躲了整整一个暑假,一直没出门。都是同学们掩护他,很多人轮着帮他买饭,他的要求很低,就是两个馒头,一包榨菜,他没出过楼,甚至没有离开过那个楼层。他每天等到夜里十二点, 学生都离开自习室后,他就睡在桌子底下,早上五点钟就起来。

“九九年的时候,很多硕士生和博士生都还是八九一代,他们经历过‘六四’的镇压, 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也有很多人出来保护学生,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是文革一代,体会过文革时的红色恐怖。今天,恐怕就不会再有那么多学生去保护受迫害的人,因为现在的人都变了,没有人心的人太多了,简直不可思议。学生也在倒退。

“法轮功学员在迫害面前一直不妥协,这一点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国内很多参加了迫害法轮功的人现在非常恐慌,而且迫害没有群众基础。”石川说。

他还表示神韵如果进入中国,会给中国人提供一个新的文化选项。因为神韵是真正的人在表演,而不是中共导演下的木偶般的演出:“现在大家对央视很反感。‘你才看央视呢’现在已经成了一句骂人的话。央视的质量越来越差,央视组织的春晚,要求的是政治正确,演员都成了戴着手铐跳舞的木偶,而今天在神韵晚会上我看到的不是木偶,而是活生生的人在跳舞。

“其实,那些戴着手铐跳舞的木偶并不是木偶,是被捆绑起来的人,或者说是兵马俑,里面是人,外面被涂上了泥。一旦泥被扒掉,人就会显露出来。一旦有了合适的气候条件,种子就会发芽。

“中国现在有十三亿人,我感觉其中有十二亿还处于兵马俑的状态,但是他们的眼睛会动,耳朵在听,和真正的兵马俑是不一样的。”石川分享着他的感想,也对未来充满希望。

从中国来德国工作的陈先生也在观赏神韵演出的观众中,他说,很高兴有缘在德国看到这么精彩的节目。他表示从小到大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演出,感觉很好。“现场那么多德国人,而且节目中掌声不断。去年本来想来,但是很遗憾错过了,今年来发现节目太精彩。现场乐队太气派了,如果明天不工作,我还来。明年我一定还来看演出,而且要买VIP(贵宾)票。”

他还告诉记者:“很多中国人不敢来,是因为中共太霸道了,并不是他们不想看,我相信,如果没有中共的控制,这样的演出如果在中国上演,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看。我今天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感谢神韵。”

来德国探亲的钟女士今年七十二岁了,她觉得神韵演出很完美,内容新颖,舞蹈跳得很好,节奏旋律优美。她认为这样的节目在国内看不到。

另一位高先生才来德国两天,他认为神韵演出从身段到艺术到表演都非常好。他说在国内看不到这样的演出,神韵艺术团所演绎出的中华民族的千古文化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