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九年修炼中的几次闯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回想自己从得法到现在这九年多的时间,最大的感受就是师父对弟子的洪大慈悲,大法弟子们整体的力量,都在我过关、难时充份的体现出来。同时也感悟到修炼的路真的很窄,走偏一点都不行。

我九九年一月中旬得法。说起得法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我刚刚做完胃切除二分之一的手术不到二个月的时间,我女儿(当时未得法)在单位上班,有一位借调来帮忙的大法弟子把一个小录音机放在我女儿的办公桌上(因她的桌子旁有电源插座)开始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时我女儿扁桃体正发炎,嘴里含着药,手里不停的往微机里录入档案材料,耳朵也在有意无意的听着师父的讲法,不知不觉中一上午时间过去了。

到下班时间一看,竟然录入了十八份材料,还一点儿累的感觉都没有,这在平常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走在下班的路上,看到外面的景物都象新的一样,当时她就觉的太神奇了,赶快回家,把这么好的功法介绍给自己大病未愈的妈妈。

当时我家的邻居就是一名大法弟子,我听后赶快去邻居家借来了《转法轮》这本书,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当时就觉的师父怎么讲的这么有道理,后悔得法这么晚。我和女儿就这样一起得法了。

没过多久,师父就给我進行了一次大的净化身体:胃和腰胀痛的我满地打滚,汗水把衣服都浸透了,当时受亲情干扰,悟性差,没守住心性,结果被家人送進了医院,院方说是胃切除导致的后遗症:肠粘连和胆囊炎,说是等胃部刀口愈合好后还要做胆囊手术。我一听这还得了,住了一个星期我就出院了。回到家里,我继续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后悔这一关没过好。自此以后,除了胃部偶尔的不舒服外(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没承受住,师父给分开来往下消业),身体其它一切都正常,每年换季时都要头疼、咳嗽的老毛病再也没有了。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以后,同修们后来悟到应该讲真相,于是我就和同修们一起发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挂真相条幅,无论再冷的天,回来都是一身汗,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对我的加持与鼓励。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又与同修一起進京讲真相,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切顺利平安返回。

几年来我一直紧跟正法進程,同时又过了两次大的病业关和一次亲情关。大概是在二零零五年左右(具体时间记不太清了),我的胃部又突然开始疼痛起来,当时是在晚饭后,疼的我坐卧不安,但我仍在疼痛稍微轻些时发正念(虽然心里并不十分清楚是病业关,还是邪恶的迫害),一宿时好时坏。第二天周围的同修也都帮我发正念,一起学法,并鼓励我坚信师父,不承认邪恶迫害。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闯过了这一关。又过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的胃部又开始胀痛起来,排不出去、吐不出来,那个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当时我一人在家,顿时人心上来了:心里埋怨自己的女儿看我这个样子也不管我(其实女儿是打算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舞蹈班再回来照顾我),委屈的心上来了,随着女儿的关门声我放声大哭,此时胃部又开始胀痛,我转过头来一眼看到了摆在桌上的师父法像,心想:这不是有师父和我在一起吗?此念一出,感到胃里有东西往上返,我急忙对着地上放着的一个小桶,一大口黑黑的东西吐了出来,我用牙签挑起一点冲着光看是红色的,背着光就是黑色的,足有半桶(当时我已经有一天没吃饭了,胃里一点食物没有),吐出之后马上感到一身轻松,人立刻精神了,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从那以后,我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无论是去黑窝近距离发正念,还是营救同修,只要是正法中需要的项目,我一律积极配合完成,从不因为家里的事而耽误。

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七,我的二儿子因为车祸离开了人世,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我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我的儿子平时不反对大法,有时还帮着传递真相和资料,并且也退出了曾加入过的邪党组织。怎么可能出这种事呢?一时间浓浓的亲情笼罩着我,悲哭儿子的不幸,此时身边的同修又默默的安抚着我,用师父的法开启着我,使我一下清醒了过来,想起了师父的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转法轮》)我是修炼人,应该修去名利情,怎能陷入亲情之中不能自拔,我在心里问自己:你还修不修了?救度众生的事还做不做了?第三天早上我就起来炼功,当我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真是块料”,我为之一震,慈悲的师父又鼓励我了。当天我把来参加儿子悼念会的多年不易见到的儿子小时候的朋友劝了三退。

刚闯过这个亲情关,在利益上的关又摆在了面前,当时并未觉察。由于儿子生前借给了朋友十多万元钱,这下人没了,钱也没了。虽然他的朋友信誓旦旦的说过两天就把钱还回来,可是几个月过去了,也没见踪影,我开始坐不住了,就打电话开始要钱,刚开始还敷衍我几句,后来连电话也不接了。我心里这个愤愤不平,钻進了牛角尖里就是出不来,女儿不断的用师父的法理开导我,可我的状态还是时好时坏,一会儿放下了,一会儿又放不下,总是这样反复,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身体突然感到不适,浑身无力,从头到脚皮肤都变成黄色,连眼白都呈黄色,排出的尿象豆油的颜色一样(在常人看来就是急性黄胆性肝炎的症状)。此时我惊醒了,猛然意识到自己又错了,又陷入了利益当中了。

师父的法讲的那么明白:“但是我们作为炼功人,按理是由老师的法身在管的,别人想拿你的东西可拿不动。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转法轮》)我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这样不争气啊,还是自己平时法学的不扎实。女儿与我切磋,让我接受教训,摔倒了爬起来,并问我今天能不能去洗澡了,我很坚定的说:“能。”心想:我不承认邪恶迫害,有漏我会按我师父的法去归正。就这样三天后我恢复正常。

让我们在这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都严肃的对待修炼,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不负师恩。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