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悉尼电话小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五日】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正法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了,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何做好三件事,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直接关系到我们能否完成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师父在《谢谢众生的问候》中说:“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

在中共恶党的迫害和谎言中,大量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器官随时可能被活体摘取,生命时刻处在危急之中;还有成千上万的广大民众被谎言蒙蔽,面临被淘汰的危险。面对这种情况,我们的一个正念电话就能窒息魔鬼邪恶,营救我们的同修;一个真相的声音就能驱散中共邪党的迷雾,给可贵的中国人带来新的希望。下面我们分几部份把我们的修炼体会和大家一起分享。

一、走出自己证实法的路

记的第一次拿起电话,心跳的不行,听到对方拿起电话说:“你好!”我把背好的台词都忘光了,总算讲了一下自己打电话的目地,谁知对方听完了就说了一句:“我想你一定是个精神病。”就这样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一个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第二个星期还是一样,每天晚上我都很怕拿起电话,我开始怨自己不是打电话的料,怨电话不好,总之能怨的都怨了,直到第三个星期的一天有一个退队的。这一下好象什么都变了,我高兴的就象一个孩子在学校打了一百分一样,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打电话劝三退的路。

打电话也是一个向内找的过程,每一次打电话和同修交流,都发现自己在修炼上的不足。有时动心了,有时急躁了,有时不善了,我知道离真善忍标准相差很远。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有一次打电话是一位女士接的,我讲了打电话的目地,谁知对方说的比我还多,听她的话中她读过师父的书,被关押过,经历了很多。我们谈了大约三十分钟,我知道我讲的没有说服力,就这样结束了,放下电话,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知道我没学好法。

随着学法的加强,三退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了。有一次打电话是位男士接的。我先给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和法轮大法的美好,他同意三退,并问我:“李洪志大师在哪,他怎么来救度我们。”我告诉他:“我们都是学大法受益的,大法救了我们,师父教我懂得了真善忍,要按照这个标准去做个好人,更好的人。现在我把这个三退和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消息告诉你,这也许就是大师在救我们所有的有缘人吧!也许你把你的选择和你的受益,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也许你也在帮着师父救人呢。”这位男士非常兴奋的说:“我也想看《转法轮》这本书。”我听了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师父看我有了这颗心,就把有缘人引到我的跟前,我沐浴在师父的洪大佛恩中,我们是最幸福的生命。

我平时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我七岁的儿子。我打电话,他发正念,效果很好。特别是学校放假期间,同修的孩子来我家一周,我们每天早晨起来先炼功,然后抄写《洪吟》,背《洪吟》,出去玩的时候我们也背《洪吟》。晚上我们坐下来打电话,发正念。有时他们坚持发一个小时的正念,当我们听到对方说退,两个孩子就象得到世界上最好的礼物一样高兴;有时他们坐久了,就打打自己说恨自己的屁股为什么疼。孩子的正念是很有威力的,每次在他们的正念下都有好几个退的,我们也常常谈起打电话中的故事,整个家里充满了快乐!他们两个不仅是好朋友,遇到问题也相互提醒向内找。儿子在学校里还得了优秀学生的金牌。

二、救人、抢人就得有紧迫感

“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学习师尊近期几篇新经文,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我们都知道,大法弟子的主体在大陆,他们正在遭受着史无前例的迫害;现在的中国人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常人,他们是对大法寄予无限希望而下来的高层生命,来到世间转生到中国,但在中共恶党的谎言宣传中,多少人对造就他本源生命的宇宙大法造成误解,使得自己和对应世界中的无量众生面临着被毁灭的危险。为了救度可贵的中国人,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要充份利用所有的时间、精力和经济条件,全面的投入到讲清真相中去。如果我们做不好,就是对大法犯罪、对师父犯罪、对众生犯罪。

几年来,每天少则一、两个小时,多则三、四个小时,百十多个号码打向中国大陆。我不注重对方的态度、口气,这对我都不起作用。我不执着于结果和三退人数,就想只要打就不会白做,每次讲真相都是对其身后邪恶的清除。平时我说不了多少话,可讲真相的时候就滔滔不绝。有的说:“你是法轮功,我给你报案。”我说:“你还会拿钱的吧?”对方说:“我不会。”是啊,我说:“你不会这样做的!我也不骗你,也不让你出钱出力。我拿自己的钱给你打国际电话。我坐这儿歇会儿不好吗?我拿这钱买什么东西吃不好?我干吗要给你打电话,不就因为咱们都是中国人吗,中国人都向着中国人啊,为你好吗?当你三退后,你就平安了。”我一般都问他,退不退,一般都退了。

现在只要打电话,三退的比较多,当然不退的人也大有人在。只要能拿起电话就能退,比如有一次我打电话打到一个老人家,我把真相讲完后,我就赶紧向老先生问入过党团队吗?老人说:“我是离休干部,我全都入过。”我就跟他说:“你身为共产党员,你更知道共产党的邪恶了吧,咱就说腐败这一条。现在的当官的哪有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当官就是为了捞钱,官当的越大贪的越多,很多高官都把老婆、孩子和钱转移到海外了。自己拿着护照准备随时大逃离。根本不顾老百姓的死活了,你说共产党多腐败,老百姓都没活路了。不能永远这样存在下去,人治不了天治,为自己平安无事,退出来吧!”老先生静静的听着。最后,他说:“你说的是事实,你给我退了吧。谢谢您!”

不仅是打电话,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任何事和人,如果我们心里时刻记着自己是在救人,而不是在仅仅做这些事,那我们就会利用一切形式更主动的去抓紧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

上麦当劳吃快餐。这里除了一个男孩和女孩外,基本都是西人。丢垃圾时走过去听听他们说话,啊,是中国人,行了!我于是就问到:“哎呀,小伙子,我给你说件事啊。”他说:什么事啊?我说:“你知道三退的事吗?”“不知道!”“知道大纪元报上登的三退吗?”我说:“你知道现在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命保平安!赶紧退出来,不退出来没命了,退出来好平安无事。你入过红领巾、共青团、共产党吗?” “我……红领巾、共青团。”我转过来问女孩:“你入过共青团、共产党吗?”女孩回答: 我入过红领巾和共青团。我说退了啊,退了好平安无事。你叫什么,起名叫某某。行不行?行。说话间两个人都退了。

尽管邪恶怕中国百姓知道真相,拼命封锁网络,媒体,但是真相还是通过海内外同修采用各种方式坚持不懈的传递了出去,使更多的中国民众通过我们的电话明白了真相,加入到三退大潮中,使更多众生从而得到救度,并且这些知道真相的民众又会把真相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起到一传十、十传百的作用。但我们深知真正救度世人的是师父和大法,我们只不过是通过电话把真相讲给了世人,让他们有机会选择自己的路,真正能否得救那还是由师父和大法来衡量。

三、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由于邪恶的干扰,电视、广播和网络被封锁,使大陆民众了解真相的渠道遭到破坏。在这特殊的历史关头,电话就是我们向大陆民众讲真相的法器。二年来,我们一直保持每周四晚上的集体学法、打电话及交流,在交流中提高。

记得有一次交流中,一位老阿姨讲了她在一次参加大法活动回来,又渴又饿,来到一个面包店,想买块面包充饥,当看到最便宜的面包都得一元钱时,忍了忍还是坚持到家。她说:“我真的不舍得花一元钱买面包,一元钱能打很多电话。”听的我好感动。记的有一次,我提供的号码都是手机号码,有的电话卡打手机很贵,打市内固定电话两三个打手机只能打一个。她找我要市内电话。我说没有。过了几天,她在交流中说:“我突然发现我对钱还存在着执着,觉得自己应该提高,既然想救人,就不能执着钱。当夜打手机讲真相就退了十一个,以后几天没有退的那么多。我体会师父奖励我做对了。”

还有一位阿姨不经意的讲了她一次去歌剧院发资料,女儿给的零花钱,大多用在打电话上,到了下午,同修问饿不饿买点东西吃吧!她说“不饿”,可是肚子已经在叫了。她说那时真的没钱买啊!听后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我知道这位阿姨一直坚持打电话都好几年了。

在某地住的几位阿姨,她们打回拨电话,也是坚持几年了。当退的不理想时也主动与我们联系,一起交流,共同提高。我就是在这样的群体中修炼和升华,与其说我在协调,不如说我被这强大的正念所吸引。

在悉尼经常听到有人说做协调难,在这方面我们电话组倒没感觉。虽然我们电话组学员不多,坚持每周集体学法,打电话的人只有八、九人,大家都能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圆容集体,以法为大,以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为第一。有一位年轻的同修,是希望之声项目组的。虽说项目很忙,但是打电话也是好几年没间断过。每次遇到讲稿要更换时,只要说一声,不管多忙,从不抱怨,总是能及时的整理出来。使打电话的学员能及时跟上全球电话小组的進程。

为了能使全体悉尼学员参与到打电话促三退的项目中来,佛学会给了很大的支持,每次的集体学法交流时都请打电话多的同修交流体会,但有时也会遇到些难度,找不到人发言,包括我们自己,都不愿在大的场合发言,怕讲不好,怕被同修误解,怕丢面子等等的人心。后来在一次学法中学到师父在《致法国法会》中说:“这种时候要按照佛学会的统一安排做,无论个人认为怎样,都要放下心来配合。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认识到讲清真相才重要。”我们悟到:讲真相不仅要对常人讲,也要在同修之间讲。要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在多种场合与大家交流打电话的体会,以此带动更多的学员来参与,使大家在打电话中集体提高,集体升华。

四、整体配合,发挥电话在三退中的威力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天象变化越来越接近表面,救度众生就更显的突出和紧迫。我们电话组的学员都意识到,要想让更多的同修参与打电话促三退,就必须督促各炼功点的辅导员。通过各炼功点每周的学法,让辅导员主动组织同修们集体打电话。因为那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的形式和环境,我们要充份利用好这样的条件。

于是我们电话组的学员主动承担起了这个责任。每个星期一都参加辅导员的学法,并与大家交流。在法理上认识,打电话不仅在三退中发挥着作用,同时在我们做其它证实法的项目中也在起着很大的促進作用。当我们悉尼在神韵演出租场一事遇到阻力时,我们电话组学员就悟到:这与我们在促三退方面整体没有配合好有关,而被邪党背后的因素干扰。在这关键时期,电话组的责任重大,如何发挥好大法给予我们讲真相、去烂鬼、救众生的电话这一法器。于是我们不断的学法交流,从中悟到:神韵是师父亲自正法,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有在世间助师正法的使命和责任。在这件事上,不要等,不要靠佛学会及几个协调人,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修炼,威德的建立和自己的圆满都在其中,必须每个人自己来做才能得到。那么我们就在学员多的集体学法上及辅导员的学法上交流,在悉尼已有许多区建立了“退党点”,而对于一些不方便或没有条件去的同修,我们就与他们交流,在家里向国内打三退电话,也是一个最方便,最有效的“退党点”。因为拿起电话,在另外的空间就是一场正邪大战的开始,只要拨通了电话,对方听到了你讲的真相,哪怕只说一句、二句,那也起到了震慑邪恶,救度众生的作用。

几个人打,它的威力就小,如果大家能互相配合形成一个整体,形成一个巨大的正念之场,汇集到中国大陆去,不仅能铲除更多的邪恶对悉尼神韵演出租场地的干扰,同时也救度更多的主和王,同时也清了自己的空间场,如果每个人的空间场都很纯很干净,那我们悉尼整体修炼的场受到的干扰就少。那天在辅导员学法上交流后,向国内打三退电话号码各区辅导员拿走了三百多个。每次辅导员学法我们都参加并随身带上打电话的讲稿和号码,并主动分给他们。我们也与辅导员联系,带着电话组的同修到各炼功点现场打电话示范和交流,我们先后去了北区、西区、南区和中区的几个点。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佛学会及各辅导员的配合下,这几个区也都有了自己的电话小组。只要我们在学法中悟到了,想要去做,师父就会把一切安排好,把树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弟子。

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同修拿起电话与国内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挽救更多的众生,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发的史前大愿,才能对得起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