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件事情体悟明法理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自己在修炼过程中,自认为能时时用法来指导自己修炼,可最近遇到的两件事情,我才认识到自己仍存在法理不明的地方,有些只限于口头上,并没有从思想中真正做到。

(1)对“真”的最新认识

在中国大陆,我可以说是一个知识份子,每年都要取得“继续专业学习”证明。今年我单位领导因为我搞个体生意,就中断我的继续再学习,报名时不让我知道。当我知道此事时,已经学习结束开始发证了。我亲戚知道后都说该领导最坏(此人多次整人,确属最坏中的一个)。当时我的思想翻腾着:如果我没有得到“继续专业学习证”可能不允许上岗,就等于失业了一样,也就什么都没有了……,此人真坏、真恶。

正当我有点愤愤不平时,立即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怎么能这样认识问题呢?应该用“真善忍”的法理来衡量这件事情。即使他对我不公,我也应该对他“善”,对他“忍”,这样我心里明白也能把握好,可怎么用“真”来衡量他呢?这时我糊涂了。难道他真是坏人吗?这是常人的认识啊!那时我无可奈何的想:“如果是我欠了他的,我就还了,也可能自己在这方面有执著心才遇到这样的事情;或许是自己不该得到这职称,那就不要了。”

当我有时间再想这件事时突然悟到:用宇宙特性来衡量,欠了他的我还给他,这不就是“真”吗?修去各种执著心,不也是“修真”吗?失去不该得到的东西,不同样是“修真”吗?此时我才对“真”有了新的认识。当我再学法时又悟到: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不就是“返本归真”吗?也是修真的表现,时时为真理(佛法)说话不就是说“真话”吗?放下私心,放弃自我,不也是归真吗?师父让我们讲真相,也是修真的过程。我们不讲真相,就没有修真,就不是“真善忍”法理指导下的大法弟子。看来我真的应该听师父的话,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一切。这时我觉的自己这颗心彻底的放下了。

明白法理后,心里好轻松。第二天朋友帮助我联系,告诉我可以破例继续专业学习。我再次悟到:当我们处于魔难之中时,一定要从法理上提高上来,达到标准了,一切都迎刃而解。

(2)看修路、明法理、去执著心

前一段时间,我家门前修路,为了多要钱,听说施工单位故意拖延时间,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不便利,周围的常人都非常不满。用法来衡量我很平静。当施工单位铺沥青路面时,看到过路的行人踩踏没修好的路面时,施工人员管也管不住。那时我心里开始愤愤不平了:这路面还没有修好,这么多人踩踏,路面不就破坏了吗?为什么不绕着走呢?特别是机动车在上面抢行时,好象我的心被车压了一样,特别心痛。当时都克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指责、辱骂、暴力等各种恶念不断往上返,我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心又暴露出来了。

师父讲过:“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我认识到:只有明白师父的法理,才能指导自己真正修炼。我想起了相生相克的法理,也许是相生相克的理才促成这样的状态,我为什么这样执著呢?我认识到这是中共长期绝对化的灌输的结果,要说好就全好,就不准说坏,要坏就全坏,中国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愿绝对化,原来自己仍存在中共的毒素。

我又想起师父讲的法,進一步认识到:鸟儿能在天上飞,鱼儿能在水中游,它们的生存状态是符合这一层法理的。鱼儿你不让它在水中生活行吗?不行,因为它就是那样的生命,所以才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人也是一样,他就那么高的心性,才出现那样的行为,你不让他那样做都很难。当明白这些法理后,我心中豁然开朗,那些不好的念头消失的无影无踪,明白师父的法理真清净。

通过这两件事情,我认识到:能找到执著心并努力克制它还不够,能明白高层次上的法理才是关键。当我们明白高层次上的法理后,我们那部份就同化法了,后天形成的观念和各种执著心还能存在吗?它自动就消失了。我觉的明白师父讲的法理最重要。

以上是个人层次的认识,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