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栾桂芝自述被绑架经过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七日】大冬会火炬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大学传递的前一天,即2008年12月23日,我去大法弟子袁玉芹家串门,下午3时左右有人敲门,袁开门后进来五、六个警察,其中有人进里屋翻东西,袁制止不让随便动,有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在哪住?再三追问我也不说,最后强行把我俩拉到派出所,出门时发现袁家门外还有好几个警察和两辆警车。

到新华路派出所后,有个警察认出我,这时一个警察来给我写笔录,他问我叫什么名?我说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我不告诉你,你好给我曝光啊!这时在电脑上查到了我的身份等资料,他又问我哪年生的?我说你电脑上不都有吗?他说:我在问你呢?我不吱声,他就说:你不说,把你衣服扒光了到外面冻,看你还说不说,等等。写完后让我签字,被我拒绝。

又一个警察往一块小板上写字,说是给补照像片,上写着新华路派出所,中间是我名字。我对这个警察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照什么像,我家有相机,想照回去自己照。听我这样说,他也知道我不会拿这牌子照的,就直接把相机对准我准备照。我来回走动躲闪,他也来回随我动,索性我面壁站那不动了,他也没照成。

接下来在妇婴保健院,警察要给我俩检查身体,我和袁不配合,警察就蒙骗说:检查一下吧,如有病就让你们回家了。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十多年了,没吃一片药,没上医院看过病,根本就没有病,用不着检查。因我俩始终不配合,他们达不到目的。这时其中一位警察拿钱小声说让大夫给开绿灯,此景被袁看到没做成,又把钱收回来。警察离开检察室用手机和上边联系汇报情况。

他们接到领导电话又去找那个值班大夫,叫我去检查身体,我没动,几个警察就上来拽我往检查室拖,我奋力挣脱,同时喊:法轮大法好!把住院患者都给喊出来了,警察二男二女加上值班大夫把我往检察室内的床上抬,我连踢带踹反迫害,从床上滚到地下,他们又把我抬上去。当时我穿羽绒服大衣,他们来不及打开大衣拉锁,为了扒我的裤子方便,直接把大衣往上翻,正好蒙在脸上,把我憋的差点背过气去,几经折腾我又从床上滚到地下,我抱住床腿不放,他们围着我继续作恶,这时我把放在检查室内医务人员用的一桶水给弄翻了,水洒了一地才罢休。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得到领导指示, 把我俩又送回派出所,我和袁在板凳上坐了一宿,第二天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