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盖真自焚、炒作假自焚

中共自曝本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海外诸多媒体都报道了二零零九年中共的人大会议首日十一点多钟的时候,天安门金水桥前面有一个西安的访民自焚的消息。自焚者是一个女的,三十岁左右。我感到刺眼的是“自焚”两个字,虽然这两个字很确切的记录了这条消息的内容,但是,这两个字最近几年在中国的滥用,特别是在北京的滥用,还是使我升起了对这两个字考证的念头。

上个月的央视大楼着火事件,民众普遍以“自焚”来称之。想想也很贴切,自家放烟花玩,结果把自家的大楼给点了。虽然民众于幸灾乐祸中表达了对一贯造假的央视的嘲弄,可是这是一种民意啊,更何况还有“玩火自焚”这句成语相佐证呢,你说央视不是“自焚”是什么?

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如果没有天大的冤屈,谁会走上上访的道路?上访不成以至于用“自焚”来表达自己的无限悲愤,怎不令人扼腕叹息?她的“自焚”是被逼无奈的一种抗议形式,人不绝望至死,谁愿走这样一条路?所以她的“自焚”委实是一种“被逼自焚”。

以假乱真,古已有之,现代科技的发展使得此项技能更加完善,特别是掌控了一切媒体资源的中共,要造起假来更是得心应手,而且天衣无缝。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那起构陷法轮功的“自焚”事件至今很多人记忆犹新。“自焚”时烧到什么程度?何人必死?何人喊口号?特写镜头怎么拍?中共都做了周密的安排。当然,“自焚”者被利用时肯定不能知道这些内容,他们只知道是演戏就足以了,至于火点起来后,就不是他们所能左右得了的了。所以确切地说,他们的那次“自焚”应该是“被焚”。

你看,“自焚”一词表达多少内容?这还只是就词义本身结合自焚对象来讲,那要是从媒体的态度上看呢,“自焚”所涉及到的人和事,必因中共的好恶不同而有相差万里的区别,表达出来的感情色彩更是绝对的鲜明。君不见天安门前的那场“被自焚”连播了多少天,而且在以后的若干年,每逢敏感节日还必定拿出来让民众温习,以加深对法轮功的诬陷;2009年元宵节央视“自焚”一下子烧了几十亿,有多台摄像机正在现场,而且烧了近六个小时,那壮观的景象,我们怎么在电视上看不到呢?这位西安访民的“被逼自焚”,天安门上的监视镜头也是全程记录了她“自焚”的全过程,但是和构陷法轮功的那场“被自焚”相比,绝对没有声音,也不会有远镜头、近镜头和特写镜头。央视敢放吗?它一方面怕老百姓通过这位女士的“自焚” 对比出来构陷法轮功的“被自焚”的真相,更主要的一方面是,这位女士的“自焚”是往中共脸上抹黑的,而不象那次“被自焚”是中共用来抹黑法轮功的。

噢,我明白了,所有的“自焚真相”只有在中共解体之后才能在中国大陆得到全部而真实的呈现,到那时也就没有“自焚”这样的事情了吧。